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氣宗與劍宗的交鋒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氣宗與劍宗的交鋒
幕僚之路〈第23回〉 氣宗與劍宗的交鋒 發文時間: 2015/1/18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4,500+

在進到回返高雄主持地下電台這段往事前,我想先叉到另一個牽動後來人生方向的一件事:成立辯論協會。而讓我先從12年前,我寫的一篇讀者投書開始說這回的故事。

這篇讀者投書,刊於2002年11月10日的《中國時報》,評論的是當年的台北市長辯論,馬英九與李應元。文章有點長,我只引前面的一部分。

《一場氣宗與劍宗的交鋒》

◎羅智強(作者為中華演說與辯論協會理事長)

這是一場精采的辯論,筆者謹就策略攻防分階段略做剖析:

第一階段申論,是海與針的交手。

馬英九打「海的戰略」,在空間的軸向上,鉅細靡遺的針對各種市政問題,配合國內外的統計數據與評鑑全方位論述,把以上的市政議題區劃成過去與未來二個塊區,以展示成績並勾勒台北願景。這樣的廣面戰法,目的是托襯馬市長對市政嫻熟認真的專業形象。李應元則打「針的戰略」,空間軸線主打建設,時間軸線主打未來的願景勾勒,將市政議題聚焦在三個是巨蛋、輕軌電車與機場遷建三個議題。但李也開了一個次戰場,例舉風災等特殊事件,突顯馬效率與應變力的不足。

一方面由於馬基於執政者優勢對市政確較嫻熟,因此馬英九想突顯專業形象的目標相當程度被滿足。反觀李,申論的戰略目標似不明顯,想傳達馬的應變力與效率不足的例舉也不夠強烈,說服力較不足。

第二階段媒體提問,是氣宗與劍宗的交手。

在應答調性上,馬言必稱證據必求依據,應答上也較具體,馬以理性論述為基調,這個基調對專業形象的營造有加成的效果。李則採感性語言,擅長將市政主張圖象化,輕鬆的導引市民進入他的市政想像中,也因這種軟式訴求,使李在辯論中表現較多的幽默與機智。

馬之證引主張較具體確實,以氣宗出發,其技講實,李則以機智風趣和圖象化的說述方式應之,從劍宗出發,其技講巧。馬因對媒體提問的回答較具體,也強調引證,有專業加分效果。但李也表現出馬所不及的彈性,尤其當李是媒體提問的後位答詢者時,李會較注意馬在前回答的邏輯疏漏,加以駁擊,反應力較勝一籌。

……

好的,文章先看到這裡,我繼續說故事。

雖然在公家單位服務了二年,但24歲那年在地下電台工作的記憶仍未褪去,我對參與政治、參與公共事務的想法並沒有在公務員的生活中被消磨掉。

因此,那時候我雖然在公家單位工作,當個基層公務員,除了工作以外,還同時在準備研究所和托福考試,已經是忙得像陀螺團團轉的我,還號召了一群辯論的同好,花了三個月的籌備時間,成立了「中華演說與辯論協會」,出任理事長,當時的我,26歲。我也許是當時最年輕的全國性社團理事長吧。

為什麼會想要成立辯論協會?這和大學時參加辯論社有關。大學時我主修企管,但我常說,我大學四年讀的是辯論系而不是企管系。我用在正課的時間,大概不及於用在準備辯論時間的十分之一,只要遇有比賽,為了準備比賽常得徹夜苦讀資料、和隊友沙盤推演並模擬對陣,以致於白天無法出席正課,蹺課變成常事,這樣的學習狀況,課業成績自然不甚了了。

我還記得,因為我蹺課蹺太凶,有一次在上課時,被一門課的老師點名,叫我上台解題,我當然解不出來,楞在當場,老師冷冷的說:「你當然解不出來,因為你根本沒上過幾次課,你以後不用再來了。」

但這世界有趣之處也在此,畢業多年後,我在高雄參選高雄市議員,竟巧遇當年當我的老師,他就住在我的選區,而他對我也印象深刻(雖然我們很有默契的不提我被當的糗事),我向老師拜票,這位老師也熱情的告訴我:「沒問題,我們全家都投你,加油!」

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另一種「相逢一笑泯恩仇」?

雖然熱衷辯論,但我算不上是辯論高手,我在區域性的比賽拿下過一些團體與個人的獎項,但夢寐以求的全國性大型指標賽,卻從未得獎。事實上,當時辯論賽的大獎幾乎都是由有法政科系的北部大學囊括,中山大學位在南部,辯論資源與比賽機會相對有限,當時又沒有法政科系,我們年年參加各項大賽,卻年年鎩羽。

履戰履敗,卻履敗履戰,我對辯論的熱情並沒有被一次一次的敗戰澆㴧,我就是對辯論有很大的熱情,喜歡為了一個公共議題,不眠不休查找資料,和隊友交鋒觀念,一起四方參加比賽的感覺。

甚至因為意識到南部大學太少,辯論機會不夠,我還連絡南部的六所大學院校,成立了「南區大學辯論聯盟」,每年舉辦比賽,切磋辯論。

即便畢業離開學校,我還是會抽空指導中山大學的辯論隊,有時也會指導一些高中學校參加比賽。也因為對辯論的熱情持續不退,考上公務員後,仍在公忙之餘,連絡同好,成立辯論協會。

當時倒也沒想太多,只是單純想延續對辯論的興趣與熱情,但擔任理事長的這段經歷,後來卻啟動了許多我意想不到連鎖反應。

首先,從小就喜歡寫作的我,後來就常常以中華演說與辯論協會理事長的頭銜到處投書,投書投久了,後來每逢選舉辯論,報社都會固定向我邀稿,我變成了「選舉辯論專家」。

因為在報紙上經常可以看到我的名字,我開始接到了一些各式各樣的演講的邀約。包括如何演講、如何辯論、如何溝通、如何談判、如何寫作,甚至還有時間管理等五花八門各式各樣不同的演講題目。

記得有一次,我應邀演講,我一到演講會場,主辦人嚇了一大跳。

「哇,天啊!你怎麼這麼年輕?看起來像大學生,我常在報紙看到你的文章,那筆鋒看起來像50歲的人啊!」主辦人一臉驚訝地說。

26歲就掛著理事長的頭銜,加上我本來就有點娃娃臉,常常會讓第一次見到我的人,產生很大的「落差感」。我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頭理事長,常常讓很多人跌破眼鏡,嚇一大跳。

除了演講邀約外,輔仁大學也因此聘我去學校擔任兼任講師教授辯論學與談判學,讓我有了教職的歷練。

還有一些不同的刊物來向我邀稿,我開始有機會寫一些散文練筆。

甚至,也因此,和馬團隊有了一些初步的接觸,因為他們也看了我的文章,對我產生了興趣。這也是我加入馬團隊最初的淵源,但這已是後面的故事了。

而現在,再讓回到27歲那年,我離開公平會正處於徬徨時,再度接到邀請,要我重返高雄,擔任地下電台台長的故事。

(本文同步刊登於羅智強《強星人報》臉書粉絲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