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給黃意秋奶奶的信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給黃意秋奶奶的信
幕僚之路〈第25回〉 給黃意秋奶奶的信 發文時間: 2015/1/20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3,550+

在進到我參選高雄市議員的故事前,我想先將時間快轉到四年後,我寫給一位義工奶奶的信,從這封信開始倒著說我參選市議員的故事。

這信是我在2002年,高雄市議員敗選後四年寫的,收信人黃意秋奶奶是當時一個非常支持我的長輩。她以80多歲的高齡,卻總是跑在第一線的幫助我、支持我、鼓勵我,我常覺得,雖然我沒選上市議員,但這些長輩和朋友的熱情相待,卻是我一輩子難忘的收獲。

黃奶奶:

好久不見,先祝您新年快樂。

這封信,大概是這六、七年來,我第一次用「手」寫信,然後到郵局,買附郵的信封裝好,把信用「寄」的寄出去。自從電子信箱出現以後,自己幾乎很少在「紙」上寫東西,所以真的要提筆用「寫」的,我還真已經寫不太出來了。於是我決定還是先在電腦上把草稿打好,然後再把它謄寫在信紙上。不用電腦印出來的原因,因為我知道您不喜歡冷冰冰的電腦字,用筆一字一字的刻畫的舊方法,代表您一直惦在心裡的舊感情。

前二天打電話給您,您說每次經過民族路橋時,您都會想起我。我不禁回想起四年前選議員的時候,每天站在路橋頭,拿著小擴音器,宣揚著自己的競選理念,一天可以就站在烈日下,站足、講足八小時,有一次為了吸引媒體採訪,自己更是站足了12個小時,結束後回到辦公室,聲音與體力都全部報廢。其實現在的我,反而已經沒有那樣的勇氣了,有時回到高雄,和雪玲在路邊的小吃攤吃東西時,一晃神,就會浮出個幻影,彷佛看到遠方有一個穿著紅背心的年輕小伙子,孤伶伶一個人沿著街走來,堆著笑容挨戶的走來,到了小吃攤時,也不管客人的眼神是冷是熱,逕自的伸出手來,遞出名片說:「您好,我叫羅智強,年底要參選高雄市議員,請您支持。」我常在想,如果四年後的我,此時此刻遇到四年前的我,當現在這個我握住當時那個我的手時,我的心裡作何感想。我想我會有滿腹的心疼與不捨吧。

當我作這樣想時,其實我才能體會黃奶奶您當時對待我的心情。也是一樣的心疼與不捨吧,我想。

有件事我一直放在心上,有一段時間,因為我拿不出競選經費,也堅持不設競選總部、不插旗也不設宣傳車,一些高雄的朋友對此很不諒解,認為我是選假的,要我退選。那時的我真的非常低潮,幫我渡過那次低潮的,除了蜻蜓乾媽以外還有二個人,一個是您,一個是毛姐。您那時對我淡淡的說了一句話:「別灰心,黃奶奶支持你。」其實,那時也好像只有您肯為我說句話。因為您知道,我不是選假的,我只是有我自己堅持的方法,我的皮膚曬傷、聲音瘖啞、腳上起泡,這些都不是假的。而這些您都知道。錦上添花是人之常情,我很感謝您在我最艱困的時候,給了我最寶貴的雪中之炭。

後來,迫於大家要看到錢才能安心的顧慮,我只好向毛姐借錢,我記得毛姐很打趣的說:「強強,其實我滿好奇,你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向我開口。」我開口50萬,毛姐二話不說就問我,什麼時候要。但我答說不急。有毛姐的背書,大家的異議才平息。還好,也許是自己街走的真的很勤,風聲慢慢傳開,所以大家也開始體諒我的選舉作法,不再給我壓力,當壓力解除時,我就跑去找毛姐說,錢我不需要借了,毛姐當時還笑笑的說「別的候選人惟恐錢借的不夠多,你這小子倒是反其道而行。」

不過有時候,黃奶奶也真的很頑固,像有時候,您不管手上的舊疾,就是要幫我走街拜票,擋也擋不住,雖然我知道您很硬朗,但總是不免擔心走街實在太過辛苦,怕累壞了您。還記得您跟我說,有選民跟您說:「老奶奶,您真疼孫子,這麼辛苦的幫他走街拜票。」其實,那些選民都不知道我和您並沒有血緣關係,您就是這麼的有愛心,可以為了一個非親非故的年輕人,出錢出力熱心的支持,不顧自己80多歲的高齡,也要和我站在第一線做最辛苦的選舉工作,就好像我是您的親孫子一樣。

還有一件事,也是我常掛在心上的,我知道您自己的經濟也不算富裕,但有時您對我的出手實在太大方了些,加上您個性總是很堅持,決定的事就不容改變。但選舉完後,有幾次去探望您,您卻堅持我不可以帶禮物去送您,想想您為我做的那麼多,再想想我能為您做的事,卻是一件也沒有,真的是很心虛,我想,我能做的,只有學著您的愛心,在我有機會幫助別人時,也要記得去幫助別人。

選舉後,我考上了政大法研所,在台北讀書這幾年,我常常會想到選舉那時候的事,我很欣慰自己曾走過那一段路,因為走過那一段路,所以我可以感受到很多很多的人間情分,但要我再走一遍,再選一次,我恐怕已沒有那個勇氣了,倒不是因為身體上的辛苦,而是我常會覺得自己欠下了許多一輩子都還不起的情分,蜻蜓乾媽為我做了那麼多,我什麼也沒她做過,二年前她過世了,我也再沒機會為她做些什麼。毛姐和劉哥、姚老師、楊老師、荊溪老師、瓦斯筒還有黃奶奶您,在情分的這層關係上,一直都只有一個單向的關係存在,就是你們不斷的幫助我,但我卻無法為你們做一點點的回報,這個情分的債,真的是很重很重的。

昨天和哥哥聊到您,哥哥說,他真的很佩服您,您的人生觀是最值得人效法的,立身以正、不歧不求、盡心竭力、服務人群。我知道您現在還是很活躍的在參與一些社會工作,我有時真的很好奇,為什麼您有那麼多源源不絕的意志力,去做那麼多的事?現在我慢慢的發現,我想您那份充沛的力量的源頭,應該是您源源不絕的愛心吧。很愛寫小說的哥哥,甚至說,也許他應該把您的事蹟,寫成一部小說,如果可能,我想,那一定會是一部很捧的小說吧。

最後,我要堅持一件事,請您務必要為我做到,不要回信給我,因為我知道您的手很不方便,寫字對您而言是很重的負擔,您可以打電話給我,隨時都可以。

很羨慕您總是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很充實,您永遠是個守護大家的長青樹,祝您

新年快樂

智強 謹上 2002.12.27

(本文同步刊登於羅智強《強星人報》臉書粉絲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