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理念漸遠的恩師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理念漸遠的恩師
幕僚之路〈第26回〉 理念漸遠的恩師 發文時間: 2015/1/21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3,800+

一直在掙扎,要不要寫姚立明老師,但在我的從政之路上,他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貴人,雖然,姚老師後來和我的理念漸行漸遠,他批馬總統甚重,而我是馬總統的幕僚,也不方便再有太密的互動。除了逢年過節,有時會以學生身分致上問候祝福外,我和姚老師也只能變成二條平行線。是但在情感上,我永遠記得他和他的夫人楊芳玲老師以前對我的照顧與指導。

當然,我也知道,這個園地裡的很多朋友並不認同姚老師,但對我來說,我確實欠他一份情。

可是,他現在已成鄉民偶像,政論節目的戰神,而我,卻遭各方圍剿,境遇之別,也是我猶豫要不要提他的原因,甚至,在幕僚路的前幾回中,我或以不具名的方式帶過,或者略過和他有關的故事。可是幾經思考,在我的這一路故事裡,姚老師曾經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我好像,也不能完全的略過他。

如果要我說,除了父母家人外,對我影響最深的三個人,我會說那就是,馬英九總統、陳長文老師和姚立明老師。還有第四位,但我知道他不喜歡我提到他,就略過不提。

我和馬總統的互動故事,大家不算陌生,陳長文老師,我在後面的幕僚路中會提到,因為故事到目前為止,陳老師在我的人生故事裡還沒登場。

而姚老師,則是我從政的「啟蒙老師」,是這三個貴人中在我人生故事裡最早登場的,我在幕僚路前面的章回裡,簡單帶過我到地下電台當主持人,以及被重新找回地下電台當台長的故事。這二次,找我的,不是別人,就是姚老師。我也當過他的助理一段時間。而他找我的原因是,我在中山大學打辯論時,姚老師曾指導我們幾次,而我也修過他的夫人楊芳玲老師的幾門課,所以,他們夫妻對我很熟悉,我畢業後,仍保持往來。

當我的「省議員選舉夢」畫上句點時,我向姚老師提及此事,他二話不說,就要我下高雄去主持地下電台。我當時是個剛退伍、沒有任何工作經驗的毛頭小夥子,而那個電台對當時新黨在高雄的發聲又是如此重要,他竟毫不猶豫的委給我這個任務,也可以看出姚老師個性裡大開大闔的那一面。

現在回頭想想,他怎麼會敢把一個那麼重要的電台,放手給我去全權負責?而且,只有我一個人,校長兼撞鐘去從主持到行政,管理所有事?我也不是很理解。

但這個經驗,對我非常非常的重要,雖然期間不長,卻讓我吸收了很多也很大的養分,也幫我的世界打開了一扇完全不同的窗。建立我對選舉、媒體、群眾、主持節目的初步認識。

所以,我真正跨進政治世界的引路人,就是姚老師。

從這次台北市長的選舉來說,曾當過選戰幕僚,協助馬總統參與二次總統大選的我必須說,姚老師的策略是非常成功的,而我也毫不意外他的成功。因為,我知道他一直是一個邏輯理路清晰、策略判斷精準、意志力強悍堅定的人。

當媒體揭露姚立明是柯文哲的競選總幹事,有些嘲笑意見傳出時,我也曾對藍軍的朋友提醒過,不要小看姚老師,我對他算相當認識,他是個非常聰明、有能力的人。在選戰的過程中,我刻意不和姚老師連絡,免得造成彼此的困擾。

第一次下高雄主持地下電台時,姚老師對我可說是完全的信任,百分之百放手我處理電台的所有事情,我印象中,他幾乎沒有對我下過什麼指令,大部分的事,幾乎都是我說了算。他是個不太注重細節,但在大方向上拿揑很清楚的人,因為他的充分信任,與完全的授權,我在電台主持的那一段時間,可以充分的發揮,是很痛快淋漓的經驗。只是那時,姚老師其實很忙,對我幾乎是放牛吃草,我和姚老師直接相處互動的時間並不多。

有比較多的相處機會,反而是在第二次南下主持電台,以及參選高雄市議員時,1998年他以無黨籍參選高雄市北區的立法委員選舉,而我則以無黨籍參選高雄市三民區市議員的選舉。毫無參選經驗的我一開始,是陪著他挨家挨戶的拜訪選民。

我記得,當我陪他拜訪選民大概一個多禮拜左右,姚老師忽然對我說:「好了,你可以單飛了,你一直跟著我,選民永遠只認得我,而不會認得你,雖然我多了一個助手比較方便,但是,對你的選舉是一點幫助都沒有!」

他說得完全正確,於是,我就展開了長達半年,一個人挨家挨戶拜票的唐吉訶德之旅。

他也教了我一些與選民互動的基本功,但真正的眉角,我還是得靠自己一點一點的去摸索、學習。他喜歡衡論時局,特別喜歡談兩岸關係,總是滔滔不絕,邏輯清晰、條理分明的他,也教會了我許多分析時事、政局的觀點與理路。

嚴格說起來,姚老師前段的從政路也不算順遂,當過一屆立法委員,之後就一直以在野身分從事政治運動。但他對政治那種不熄滅的熱情,絕不言輸,從不認敗,這一點是讓我印象深刻的。所以,他今天擁有的勝利者冠冕,我覺得那是他用快20年不放棄的堅持贏來的。

我也知道,在過去這幾個月我捲入的風暴中,姚老師在政論節目上有時會幫我說一些話,有時也會對我有一些責備。對我來說,那是很複雜的感受。

但回頭想想,人生,就是揉在這許許多多複雜的人情糾葛裡難以釐清,也就是一門功課,不是嗎?

即便理念已不同了,我還是祝福姚老師與楊老師。

我把姚老師的故事集中在這回,概要的說完後,接下來的故事,我會略過姚老師的部分,而事實上,接下來的故事,和姚老師的關係也變少了,特別是在高雄市議員選舉結束,我到台北讀書後,另一條人生故事線就此展開。

(本文同步刊登於羅智強《強星人報》臉書粉絲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