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參選三條件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參選三條件
幕僚之路〈第27回〉 參選三條件 發文時間: 2015/1/22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3,450+

「人生的每一個段落,都是因果相循的。」

一段因,造就一段果,而果又化成因,造就了下一個果,就這麼循環不息。

當我和青年朋友座談,談及參與政治工作的過往時,我常舉參選高雄市議員這件事當做例子。我會問在場的聽眾,覺得「參選高雄市議員」需要什麼條件? 

「要有家世,至少家裡要很有錢!」

「要有人脈,地方關係要很深厚!」

「要有黨派,因為無黨籍很難選!」

這是聽眾們最常提到的三個條件。

只不過,這三個條件我都不具備!

先看第一個條件:「要有家世,至少家裡要很有錢!」

我的父親是個靠勞力換取溫飽的工人,年輕時就到處打零工,賺取微薄薪資,後來應徵上了基隆碼頭裝卸工人的工作,我的母親則是位刻苦勤儉的傳統女性,一邊在家照顧子女,一邊四處承接家庭手工以貼補家用。

這就是我的「家世」。

我決定參選高雄市議員時,父親那時罹患第二、三期胃癌,將全胃切除,還在癌後復健中,體力大不如前,已從碼頭工作退休。父親雖然反對我選高雄市議員,但從我對「參選省議員」的執著,以及堅持離開公務員的鐵飯碗工作,經過了這些事,父親知道,我不再是小時候那個父母親說什麼都順從的小兒子了。我有強烈的主見,想做的事就會執著的去做,他知道他攔阻不了我。

即便無奈、也無法理解,疼愛兒子甚於一切的父親還是從他並不豐厚、準備用來養老的退休金中拿出20萬元,幫助兒子去圓那個他無法理解的「夢想」。

父親的養老本20萬,加上我工作二年存款的20萬,再加上一些長輩、親朋好友捐助了20多萬,大約60多萬元,就是我參選高雄市議員的全部競選經費,這些經費,除了要支應我的生活費外,還包括要繳交的「競選保證金」20萬元,還好後來我的得票數過了門檻,保證金拿回來了。

第二個條件:「豐沛人脈,地方關係要很深厚!」

這個條件我也不具備。父親雖然是在「碼頭」工作,但卻是在「基隆港」,而非在「高雄港」工作。我是在基隆雨港長大的「基隆囡仔」,國小、國中、高中都在基隆就讀,在基隆度過我的童年與青少年歲月,同學朋友絕大多數都在基隆。換言之,我等於是從台灣頭跑到台灣尾參選市議員。我和高雄最主要淵源,就是我在高雄讀過四年的中山大學,以及二次在高雄主持地下電台,加起來不到一年的時間。這樣的年輕人,在高雄能有什麼樣的「人脈」?能有如何深厚的「地方關係」呢?

我的選區是「三民區」,還記得,參選之初曾試算一下我在三民區認識多少人?一雙手、十根手指勾著數,竟算不到十個人,雖然真的開始地毯式拜票後,還是發現原來有一些朋友住三民區,特別是有一些住在三民區的聽眾認得我,而我不知道。

而我,就這麼傻傻地「撩落去」。

第三個條件:「要有黨派,因為無黨籍很難選!」

這個條件我還是不具備。我是以無黨籍身分參選。

當大家得知我是在那樣的條件下參選的,大多數人都會不可思議地說:「你這樣怎麼選?根本選不上嘛!」

我總是笑笑的回答:「法律又沒規定選不上就不能選!」

但不管從那個角度來說,一個沒家世、沒財力、沒人脈又沒黨派的年輕人,怎麼會想去選舉?

這就和另一個按鈕有關了:失戀。

27歲那一年,離開公家單位之後,我失戀了,深陷情傷的我,鎮日像遊魂一樣渾渾噩噩。對一個年輕人來說,情關常常是最難過的人生關卡。

在感情上比較容易鑽牛角尖的我,和女友分手後,就陷入低潮,走不出來。

直到我接下邀請,到高雄接手地下電台當台長。

我當時心裡已打定主意,如果我同意了這項邀約,等於給自己訂下一個新目標:「在一年後參選高雄市議員。」

一來,我本來就對政治工作有熱情、興趣,二來,辭去正職後就掉入情傷的我,幾乎失去了所有的動力,什麼事都做不了。

「我還能有什麼損失呢?」

「剛好就這樣,全心全力為選市議員打拚吧!一則試著追求原本就藏在心裡,但不敢去追的夢想,一則讓自己完全的忙碌,這樣也許可以忘分手的創傷。」

想定後,我答應了邀約,啟程前往高雄,主持地下電台,接著投入這一場幾乎毫無籌碼、也沒有勝算的選戰。

附註:《27回》以下各回的若干內容,我收錄在《走出迷網》這本書,但走出迷網的主題側重在我後來沉迷網咖,迷上線上遊戲以及慢慢走出的故事,選舉部分,只是簡單帶過,在《幕僚路》系列裡,這一部分的故事,我會用比較詳細的方式回憶重溯。

(本文同步刊登於羅智強《強星人報》臉書粉絲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