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青紅燈邊的小蜜蜂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青紅燈邊的小蜜蜂
幕僚之路〈第32回〉 青紅燈邊的小蜜蜂 發文時間: 2015/1/27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4,000+

賣場的演講,因為開始被驅趕,眼看是難以為繼了。但也不能再回頭走「挨戶拜訪」的老路,不只是因為那樣的方式效率不夠,心情也變了。自從在賣場演講後,我逐漸的減少了挨戶拜訪的頻率,最後則停止了挨戶拜訪。要再重啟那個心情,其實也有困難。

不過回頭想想,我為什麼沒有想到改去菜市場演講呢?可見人的思考還是有盲點的,菜市場的人潮不輸賣場,為什麼沒有選菜市場,我也想不起來了。也許我當時也閃過這個念頭,但覺得不可行就放棄了,也許,我從來沒想過。

 不論如何,我得想個「新方法」,另找有人潮又不會被驅趕的地方繼續演講。

這個「美好的演講地」是哪裡呢?

答案是:十字路口。

剛開始,我就是站在十字路邊,用小蜜蜂自顧自的講,但坦白說,效果奇差。幾天後,我的腦袋裡忽然靈光乍現:「紅燈亮時,所有的車輛都要停下,我就走到路中間、站在車陣的前方演講,效果應該不錯吧。」

但想歸想,要跨出那一步,還是需要勇氣,我不知道駕駛人和機車騎士們會怎麼想?而重要路口也常有交通警察在巡,我也不知道交警會不會來勸止我?

「不試怎知效果呢?」就像我幾個月前,我咬牙走進第一間民家拜票一樣,我也鼓起勇氣,在紅燈亮時,走到車陣前方,開始演講。

我發現,這是我採用過的選舉方法中,最有效的一種。

在大型路口,紅綠燈約60秒甚至到1分半左右。如果是60秒的街口,我等於講1分鐘(紅燈),可以休息1分鐘(綠燈)。嗓子與體力都可以獲得調節。而一小時,我可以講30場,如果一天講8小時,我等於一天就辦了240場的小型演講。夠酷吧!

我最喜歡的路口就是民族與九如路口,那裡的車流量非大,民眾騎摩托車從市區往郊區方向進三民區時,得穿過一個地下道,出地下道是一個斜坡道,而紅燈時,我只要站在車陣前,就等於站在制高的坡頂,所有在等紅燈的機車騎士都看得到我。

那是個大路口,一次紅燈,通常就會有上百輛的機車停等,一天200場,就等於向2萬人演講。當然,裡面的騎士並不全是三民區的選民。

而我也拿到了一些訣竅,比方說,國台語雙聲快速的問候,問候完就大方走進車陣和騎士握手,在交叉向車道變黃燈時,就慢慢退回路邊,喝水補充流失的汗水,再等待下一次紅燈。

我的主訴求對象是機車騎士,因為我的小蜜蜂的分貝數不夠,開車的人只能看到我,卻聽不到我的聲音。

這種方式,我可以明顯的感受到效果,因為,有時我演講完,騎士車陣裡甚至會響起掌聲,也會有機車騎士停靠在路邊幫我加油打氣。還有看我天天在那裡演講的騎士,特地帶飲料來慰勞我。

我後來歸納了一下,騎士們其實也聽不清楚我講了什麼,不到1分鐘能講什麼呢?他們看到的是勇氣與氣勢,會覺得有勇氣走進車陣演講很了不起。甚至我本來擔心交警會來勸止我,我發現,他們非但不會阻止我,還有交警會幫我加油打氣。

而這也是真的,因為,要走進那車陣裡演講,確實要鼓起很大的勇氣。

然而,如果以為,我就此一帆風順,那就錯了。這樣的演講方式,後來還是面臨了很嚴酷的挑戰。那就是,我知道十字路口是個宣傳的好地點,別的候選人也知道,當然,他們並不像我這樣在十字路口的車陣裡演講,而是派出宣傳車大街小巷的跑。

這些俗稱「戰車」的選舉宣傳車,擴音器功率比我大數十倍,如果那些宣傳車也停在十字路口和我對拚,我的小蜜蜂就只好舉白旗投降了,根本難以對抗。通常我都會摸摸鼻子,到其他的街口碰運氣。心裡總會不住嘀咕:「那些宣傳車真令人討厭!」

我曾經試著不理會那些宣傳車,繼續站在原處演講,心想,讓騎士看得到我就好,不需要聽到我講什麼也無所謂。但一來,其他的宣傳車的擴音會分去騎士的心,二來,我會不由自主地提高音量演講,聲音整個啞掉,第二天就「燒聲」變成了大啞巴。

而愈到後期,效果好、車流量大的街口,有些宣傳車就乾脆停著播送宣傳帶。這樣的情形,讓我困擾不已。我被迫被擠到一些中流量,甚至小流量的十字路口去演講,這樣子的效果,當然差很多。

某一天,我騎著摩托車來到了大順路和一條小街道的交叉口,車流與行人雖然不多,但我想這一帶我比較少來,應該加強宣傳,而這裡不是重要的街口,受戰車干擾的機會也相對較小。就拿起小蜜蜂站在路口對著過往行人和車輛,自顧自地演講。

運氣還不錯,賣力宣講了半個多小時,都沒遇到大分貝的宣傳車。正暗自慶幸時,一台「戰車」從遠方緩緩開來,我一直祈禱它別停下來,趕快開過路口!小蜜蜂的「嗡嗡嗡」可敵不過大戰車的「轟轟轟」哩!

無奈天不從人願,那台「戰車」還是停了下來。

它就停在我的斜對角街口,我本已打算舉白旗投降,另尋街口演講,但此時戰車的擴音廣播卻消音了。雖然覺得有點怪,但想想,這台戰車只要不擴音,對我就沒影響,便繼續拿著小蜜蜂演講。

講了幾分鐘左右,坐在戰車上的運將打開了車門,是一位皮膚黝黑、身材結實魁梧、穿著黑色背心的彪形大漢,他先在車邊站了一會,接下來就以「對角線」的路徑,以一種高雄人特有的豪邁,大喇喇地穿越十字路口,筆直地朝著我走了過來。

看到運將宛如三國時期蜀國大將張飛一般威風凜凜地走近我,我嚇了一大跳,不由得放下了小蜜蜂,左看右看,我身邊沒其他人,以運將的行徑方向來看,他擺明是衝著我來的。

「我剛才是不是說了什麼話,得罪了他?」念頭還沒轉完,運將已經站在我的眼前。

他瞪著有如羚羊的大環眼看著我,接著豎起大拇指對我說:「少年ㄟ!我佩服你,我每天開宣傳車在路上走,都會看到你站在路口演講。太陽這麼大,不管路人是多是少,你還是很賣力的在演講,你實在很有勇氣,我這張票一定會投給你的!加油!」然後他伸出厚實的手掌一把拉住我的手,使力地握著。等我回神說謝謝時,他已經轉身又以「對角線」走法,朝著他的宣傳車走去。

運將把宣傳車開走,搖下車窗向我揮手,他重新把擴音廣播打開來,只聽見擴音器傳來:「打拚為地方!建設靠○○!請支持○號,○○○--」廣播聲漸漸遠去,終於消失在大順路的另一頭。

我呆呆地站在原處忘了演講。

第一次覺得,宣傳車的廣播聲並沒那麼令人討厭。

(本文同步刊登於羅智強《強星人報》臉書粉絲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