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被偷四輛摩托車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被偷四輛摩托車
幕僚之路〈第36回〉 被偷四輛摩托車 發文時間: 2015/1/31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3,450+

參選高雄市議員那一段時間,大家猜猜,我「最大」的競選支出是什麼?

答案是:摩托車。

半年多走街拜票與街頭演講,我竟然被偷了四輛摩托車,這是讓我最困擾與火大的事。

「走街拜票曬太陽打不倒我,但我的摩托車一直被偷,就可以讓我破產了!」我苦笑著對朋友們說。

第一輛到第三輛我買的都是不到二萬元的中古小綿羊,但這樣子還是有人要偷。第四輛最傷,那是義工黃奶奶知道我摩托車被偷後,把剛買給孫子的,市價大約五、六萬的全新摩托車借給我。

我本來一直推遲,但黃奶奶就是堅持。

「你就先用,等買了摩托車再還我就好了。」

我不好一直拒絕她的好意,心想就先暫借一段時間,等買了摩托車後再還黃奶奶。

為怕被偷,我還買了二個大鎖,停車時必將前後輪都各掛一個大鎖,這樣子增加小偷偷車的難度。

結果,我借車的隔天,有一次臨停在速食店,排個隊買個外帶午餐,我心想,只是買個午餐,一下子就好,所以沒鎖大鎖,只是熄火鎖上龍頭鎖而已。但我買好午餐一出速食店,就發現摩托車的龍頭鎖被破壞了,無奈之餘,只有請摩托車行來修車,這下我可寸步不敢離開摩托車,等到車行的人到了時,師父告訴我,只要再晚30秒,這台車就會被偷了。

也因此,黃奶奶借我的這台新車,反而讓我有很大的心理壓力,但一則我實不知如何說服黃奶奶接受我還車,二則那時我太忙,在念頭的掙扎中,暫時放下了此事。

也因此,悲劇還是發生了,過沒幾天,即便我前後都加了大鎖,摩托車還是被偷了。這可真讓我欲哭無淚,這一台摩托車的價值加起來可以抵我前面三輛中古小綿羊啊!

而且我知道黃奶奶的個性,她一定不會要我還車的,我索性不告訴她摩托車掉了的事,就直接買了一台新車牽去還黃奶奶,也同時再買一台不到一萬塊的破車代步。

為什麼我的車老是被偷?也有義工認為我被盯上,是有對手在整我。但一則這終究是猜想,畢竟也沒有證據;二則,我想也不太可能,因為當時大概沒有人會把我這「超級弱勢」的候選人當「對手」吧!

這四台被偷的車,選舉結束後找回了一輛,是我第一台被偷的中古小綿羊,但已經差不多像是一塊廢鐵,也不能騎了。

我被偷四輛摩托車這件事,還上了電視新聞,選舉期間,加起來我大概上了三次電視新聞,二次是電視來訪我在街頭演講,一次就是摩托車被偷。

選舉期間,意想不到的事還有很多。

還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時隔多年,我就讓這件事「局部解密」。

當我宣布要以無黨籍參選市議員時,某市長選舉陣營的人約我見面。

見了面後先閒話家常,不久後切入了正題,對方來人忽然對我說:「你怎不考慮參選市長呢?」

我也是一楞,但很快大概就了解他的用意,我的背景屬性,多得一票,就等於是那位市長候選人的對手會少一票。但我真沒想到,他們會想到找我。

而大家要不要再猜猜,我怎麼回答呢?

我回答:「啊?可是參選市長好像要滿30歲,我還不到啊!」

我們的談話很快結束,要不是來人不知有此規定,要就是他以為我已滿30歲。

這則趣聞,請不要「對號入座」,第一,別問我是「那個陣營」?第二,這件事也許那個陣營的市長候選人並不知道,或者並未授權,純粹只是來人來探我的意願而已,可能性有很多,我也沒有去細問細究,但總之,是那一次選舉過程中,一個有趣的插曲。

在街頭演講拜票時,我也會遇到一些其他的政治人物,有一次,我在街頭演講時,忽然有一台箱型車在我邊上停下,車門打開,走出的是民進黨的立委朱星羽,他趨前和我握手,說了幾句加油打氣的話,然後就上車離開,朱星羽在當時的民進黨算是戰將型的立委,多年後,我在報上看到他往生的新聞,想起來的不是他在問政上發生的一些事,而是他從箱型車走出時的樣子。

(本文同步刊登於羅智強《強星人報》臉書粉絲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