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不意外的敗選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不意外的敗選
幕僚之路〈第37回〉 不意外的敗選 發文時間: 2015/2/1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3,900+

「3234」

所有的旅程,都有終點站。對我來說,參選高雄市三民區市議員這一場唐吉訶德式的選戰之旅,終點站是這個數字。

這一場選舉,我最後得了3234票,在高雄市,要當選市議員大約需要一萬票。我的票數離當選還差了約7千票。

半年多窩在地下電台主持節目,四個月挨家挨戶拜訪,三個月站在街頭演講…3234票。

曾在路上被陌生人羞辱、被一群醉漢拉著要我陪他們喝酒、有選民好心的送切好的冰涼水果為我降暑、也有歐巴桑騎著腳踏車在我身邊要我加油,說他們一家都會投我…3234票。

當看到這最後的票數,我其實並沒有意識到「敗選」二字,也許在我心目中,我只是不談「敗選」這二個字,但對這個結果早就心知肚明吧。

不只是我心知肚明,我的朋友、支持者,好像也沒有人因為這個結果感到太過難過。

一位高雄在地的朋友還很興奮的告訴我,因為我,他贏了一個賭。

他有一位在高雄長期跑地方政治新聞的記者朋友,記者知道他支持我,便和他打賭,賭我絕對不會拿超過一千票。他非常不服氣,就和那位記者嗆聲,要拿一萬元對賭,賭我一定可以超過一千票。結果我拿了三千多票,記者心甘情願的付了一萬元,付錢時還說:「心服口服,這年輕人這種選法還可以拿3000票,不容易!」

朋友笑著給我取了一個「羅三千」的綽號。

儘管這位朋友熱情相挺,但「超過一千票」已經是他信心的極限,他和記者堵的並不是我會赢,顯然他也沒看好我會當選。

既然從不看好我當選,為什麼還那麼熱心的支持我呢?

而把票投給我的3234位高雄選民,他們投給我時,認為我會當選嗎?如果他們也不認為我會當選,為什麼要把票投給我呢?

那時候的我,真的很感動,好像再辛苦都值得。這讓我想到那位宣傳車運匠,類似的高雄人的坦率熱情,我在大街小巷都時時遇到,這也是支持我一路辛苦撐持的最大力量之一。

因此,雖然最後,在市議員的競選中我落選了,我並沒有意識到「失敗」這一件事,如果失敗從一開始就不讓人意外,又如何能算是失敗呢?反而,我心裡充滿了感謝,畢竟,我身邊的朋友、投票給我的選民,從一開始就沒有義務、也不是為了利益來支持我這一個「不可能勝選的小夥子」。當這群人明知我無法當選還投票給我,那比預期我會當選而投票給我,情更深、義更重,不是嗎?還有什麼可怨的呢?

但是,我仍然受到了打擊,打擊我的並不是「落選」這件事,而是一個龐大的「茫然」開始蔓延、佔據了自己。

我說過,敗選後,第一件浮上我腦袋的事並不是「敗選」。那我第一個想到的是什麼事呢?第一個浮上心頭的聲音是:「然後呢?我接下來該怎麼辦?」

為了這一場選舉,我幾乎是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在搏鬥。

從清晨起床,就一路拜票、演講到晚上,晚上回家,也要把握時間透過網路宣傳自己,在各個交友網站遊走,看看可不可以多認識一些高雄在地的選民,爭取支持。多拉一票算一票。

每天大睡不到5個小時,沒有平日與假日之別,日復一日、天天如此。對一個沒有任何像樣資源的年輕人,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的掏挖自己,擠壓自己,從自己有限的腦力、體力上,多榨一分算一分。

為了這一場不可能的選戰,我幾幾乎乎把自己完全掏空了、擠乾了。當我不斷拿鞭子鞭策自己,保持著跑百米的力度衝刺選舉,我不只把全部的力量放在選舉,也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選舉。因此,我從來沒有問過自己一個問題:

「越過這場選舉的終點線後,我該怎麼辦?」

這一個在選戰過程中我從不曾問過自己的問題,在選戰終點,忽然變成一個像聖母峰一樣巍峨的巨人站在面前,凜凜然地瞪視我、質問我:「然後呢?下一步呢?你接下來要怎麼辦?」

要繼續在地方經營四年,準備下一場選舉嗎?四年,對年輕的我來說,實在太漫長了,這四年,我要靠什麼營生呢?而再經營四年,我就能勝選嗎?如果還是選不上呢?我第一次選舉可以不抱勝負之心,第二次選舉還是這樣嗎?

找工作?我要找什麼工作呢?工作說要找就找得嗎?我突然間不知道自己的興趣在哪裡,因為,不知道自己未來的目標在那裡。

有公務員任用資格的我,要申請重回公家單位嗎?當然回鍋當公務員也是一個選項,可是我放不下面子問題,不甘願就這麼回頭。倒不是認為公家單位不好,而是自己當初決絕地離開,想要出來闖蕩,現在敗選了,若選擇回去,等於是承認自己的失敗。總有一種「不想認輸」的念頭在腦子裡打轉。

如果是現在的自己,會覺得人生本來就是起起伏伏的,一時的輸贏其實沒有什麼了不起。但那時年輕的我,骨子裡有一種固執的牛勁,雖然不是真那麼排斥重回公家單位,但只要心中浮起要「認輸」的選擇壓力,就會化成一種遲疑與猶豫,難以做決定,就讓自己停在原地。

更深層的原因是,我覺得自己「空掉了」。

我能怎麼辦呢?我的氣力,在這場選戰中,已經全數用盡了啊!不只是體力上的用盡,更是精神上與意志力上的用盡。

好多自我質疑的聲音在心中翻騰著。

「下一步是什麼?」

「我沒有下一步,不只是沒有想過下一步,而是根本沒有下一步!」

不要說沒有去想敗選以後怎麼樣,我也沒有去想勝選以後怎麼樣,只是勝選的話,一個市議員的新人生就會隨之開展,下一步什麼在某種程度上是理所當然的。但敗選就不一樣了,敗選面對的是一堵空白之牆,牆上什麼都沒有,沒有任何對未來的提示,但這牆卻結結實實地擋在你的面前、封住你的路。

我這時才意識到,敗選雖不意外,但我並沒有做好準備,去面對這並不意外的敗選。

我就被這個「不意外的敗選」卡住了,進退無據、不知所措。

一種形單影隻的孤獨感壓著自己,突然發現:世界雖大,卻找不到可以安頓自己那顆徬徨之心的庇護所。我不再忙碌,時間多到用不完,卻找不到一件可以讓我做的事情。

我。完。全。卡。住。了。

就在人生最脆弱的時候,心魔已像夜燈照射下的暗影,悄悄地搭上了我的足踝,伺機而動。

現實世界的地基開始動搖,地面碎開了一道通往虛擬世界的無底裂口,而我卻像個夢遊者,晃顛顛地站在裂口的邊緣,左足已然凌空,只要把腳掌再往下探一些,我就將掉入深淵。

(本回部分文章摘自羅智強著作《走出迷網》一書)

(本文同步刊登於羅智強《強星人報》臉書粉絲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