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走進迷網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走進迷網
幕僚之路〈第39回〉 走進迷網 發文時間: 2015/2/3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2,900+

開票結束後近一個禮拜的時間,我完全提不起勁,大多時候就是在租屋處昏睡著。

選舉結果揭曉、確定敗選的第二天,我也曾想過「謝票」這件事。

「雖然選輸了,但我應該還是要向三民區的選民們道聲謝吧。」

雖然心裡有這個念頭,但要怎麼「謝票」,我卻完全沒個譜。

別的候選人,不管勝選、敗選,通常都是租個宣傳車,自己站在宣傳車上,大街小巷巡個三天。「多謝!多謝!」喊得震天大響,這樣差不多就算意思到了。

我呢?選戰時就不打算、也租不起宣傳車的我,難道反而在選舉結束後才去租宣傳車嗎?想想也覺得奇怪,這顯然是不通的方法。

於是,我想到適用於我的情形的唯一謝票法。

「既然選戰剛開始,我是挨家挨戶的拜票,那麼選戰結束,我也就挨家挨戶的謝票吧。」

「也許,就以謝票,做為四年後再度參選的開始吧!」憑著這個念頭,選後的第三天,我換了輕裝,拿著選舉期間的名片,準備要再度「走街謝票」。

但彷彿回到原點一樣,就像一開始想挨戶拜票時,我曾站在街邊三天跨不出去。此時,想謝票的我,站在街邊一個多小時,百念交錯,比起當初剛起步拜票時,我更提不出勇氣走進民家。我放棄了。

「我要和選民說什麼呢?選戰已經結束了啊!」心中盡裡一團茫然猶疑佔據,我不知道如何面對選民。

而更重要的是,我的力量已經在選戰時耗盡了,選後的我,只剩下一個空殼,完全沒有鬥志,也無法再重燃心中的戰火。身體裡、靈魂裡只剩下一股澈底的疲憊,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我也想過搬回基隆,爸媽也很關心選後的我的狀態,但我總有一種不知如何面對爸媽的猶豫,便托詞說高雄還有事要處理,暫時無法回去。實際上,我根本無事可做。

選舉的夥伴也累了,大家一哄而散,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課題要面對,不可能一直以我為中心,無止盡地陪伴著我,我又回到孤獨一人的狀態,一個人獨自面對空白的未來。

選後,時間多到我不知如何排遣,除了昏睡,我好像也沒其他的事可做,而投入選戰一年多的我也真的太累了,累壓的睡意像海嘯般狂暴地襲來,我整個人陷入沉睡的黑洞。

就這樣狂睡了近一個禮拜,有一天傍晚,我心血來潮決定騎摩托車出門走走,在大街小巷漫無目的閒晃。騎經七賢路附近時,我經過了選舉時和小虫子一起玩《星海爭霸》的網咖。

腦袋裡忽然浮起了那一天和小虫子痛快淋漓玩線上遊戲的快感。但我沒把車停下來,而又繼續騎了一小段路,這時另一間店面很簡陋的網咖出現在眼前,我減緩車速,停下摩托車,向店內探頭張望,這是一間只有不到20個座位的小網咖,生意普普,大約坐了六、七成滿。

上次和小虫子去的網咖是採包台付費制,而這家是採投幣制,不會有人來招呼我,我覺得比較安心。印象中,投十元可以玩半小時還是一小時。幾乎所有客人都在玩《星海爭霸》。

我選了一個座位坐定,先投了十元試玩。我沒有連線和其他人對戰,先從《星海爭霸》單機任務開始玩起,透過單機任務,先練習神族、人族、蟲族三個種族的指令操作、科技樹、兵種屬性。

反正已無事可做的我,立刻陷入著迷的狀態,付費時間快用盡時,就繼續投幣再玩,零錢用完了,就到櫃台兌幣再投,就這樣,我從傍晚玩到深夜,又從深夜玩到清晨,那個投幣口,好像一個擺渡口,當我一個錢幣一個錢幣投進機器,付了渡資,就一點一滴的把真實人生,擺渡到虛擬戰場。

隔天下午,我再度光臨同一家網咖,一樣玩到隔日的清晨。第三天、第四天皆復如此。

不知不覺中迅速地向虛擬世界投降,速度快到我都來不及意識到我的沉迷就已經完全陷入,還來不及思索,就走到難以自拔的程度。

接著,我在網咖沉迷了9個月的時間,差點走不出來,一直到陰錯陽差的考上法研所北上報到,才離開網咖。這一段故事,在《走出迷網》這本書裡有比較詳細完整的敘述,所以在《幕僚之路》我將用幾個章回簡單帶過。

(本回部分文章摘自羅智強著作《走出迷網》一書)

(本文同步刊登於羅智強《強星人報》臉書粉絲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