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成長與分配不均
首頁 > 人物 > 張安平台北 > 成長與分配不均
成長與分配不均 發文時間: 2015/2/4   文 / 張安平台北 瀏覽數 / 12,700+

三位一體(Trinity)原是基督教的名詞,意思是聖父、聖子和聖靈。現代的三位一體是民主制度、資本主義和個人主義。資本主義和民主制度允許每個人善用自己的能力,但同時容忍不同個人在價值觀與選擇上有其差異。兩者也都沒有對社會強行加諸意識形態或道德、宗教價值的束縛。資本主義讓不同文化和宗教溝通並縮小彼此的差異。從宏觀層面看,資本主義中國際貿易自由的擴大,因互惠的貿易,讓國家之間的衝突減少。在微觀角度上,個人的私利是市場活動的驅動力。

法國啟蒙時代的哲學家伏爾泰(Voltaire)認為,商業提供了一種手段,讓不同背景的人可以合作並互相幫助。伏爾泰和蘇格蘭哲學家大衛.休謨(David Hume)也說,人類文明是藝術和科學共同組成的,因之可以從尋求科技進展中追求社會更大的福祉。然而,18世紀的瑞士裔哲學家盧梭(Rousseau)卻主張,物質進步增加了人的不平等,也破壞了原本社會中的美德。因為科學和知識的傳播是不均勻的,從而會導致社會更加不平等。在過去的30年裡,由於科學呈現跳躍式的成長,影響所及使盧梭的觀點開始主導了社會觀感。的確,資本主義是以個人私利為基礎的,但它也是以自尊為基礎的。美國前聯準會主席格林斯潘(Greenspan)曾經指出,誠實和值得信任是資本主義最基本的美德。它要求每個人都要用合乎道德的方法去過生活,而不是靠邪惡的手段。非常重要的一點是要認知,這兩種制度都是建立在尊重人類自主性和個人尊嚴的基本原則上。不幸的是,巧取豪奪,和只想追求最大量金錢的做法已經成為資本主義唯一受到人注目的一面。但重要的是,資本主義和基督教新教徒所主張的工作倫理是齊頭並進的。

本文的主題是成長和分配不均。最直截了當的說法是,社會不應該為了成長而犧牲平等與正義。但如果這個主題變成生存和分配不均,可能的回答方法或許會完全不同。人類最基本的本能是求生存。事實上,對於所有的生命,最重要的本能就是自我生存。只有在此一目的達成後,人們才會開始照顧自己的同類。所以,平等對生存而言,它的重要性是次要的。平等也可以說是在富裕的時代中的一種奢侈品。但21世紀中可能的極度不平等仍然會導致世界的不穩定,而且可能要付出昂貴的代價。一世紀時希臘作家普魯塔克(Plutarch)曾經寫道:「富人與窮人之間的貧富不均,是所有共和國最古老也最致命的弊病。」諾亞.韋伯斯特(Noah Webster)也說:「摧毀古代共和國的原因有很多;但就羅馬言,最主要的原因是巨大的財富不均。」在21世紀的世界中,分配不均是在增加當中,但是否會像「過去吞噬未來(The past devours the future)」那樣糟糕?這是值得商榷的。不過,某種形式的累進所得稅和資本利得稅是必要的。只是這裡有個但書,台灣今天並沒有課徵資本利得稅。某些形式的繼承和贈與稅也是必需的配套措施,它也可以說是一種財富資產稅。不過,極端形式的累進稅則不應予以考慮。

歷史是人類文化和社會發展的重要參考依據。從最遠古的歷史開始,也就是在1萬2千年前,當人類第一次走出狩獵-採集生活方式,並開始組成農業社會的時候。人類的第一個村莊、第一個政府、第一個社會乃至某種程度上第一個宗教的結構,都是建立在食物的生產和分配上。因此,不能單純只看等式一邊的分配面,而不考慮另一邊的社會生產面會如何受到影響。

21世紀人類的社會和制度的成功,已經到達了所有人類歷史的一個巔峰,而且仍然在進步中。這個成功所遵循的準則是「機會均等和不平等的結果」。正是因為有不平等的結果,才會成為社會中主要的驅動力。根據亞里斯多德的原則,社會中的每一個人都應該有機會發揮自己最大的能力,但這並不意味著平等的結果。

平等的機會指的是:

(1)每一個人都獲得公平正義。當然,正義是一個碩大的話題,因為這可以從邁克爾.桑德爾(Michael Sandel) 在哈佛開的「正義」課程中看出。

(2)教育和培訓機會均等。

(3)獲得類似水準的醫療照顧。

(4)每個人都能夠取得基本的日常生活的必需品。

當然,完美的機會均等是很難達成的,而每個人對機會均等的定義都不相同。不過,我相信就像20世紀哲學家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 在「無知的帷幕(Veil of Ignorance)」一書中所主張的,要用不看自己的性別、財富、種族和親子關係…等背景的人,來選擇一個公正的社會。在理想狀況下,這個規範可讓個人在選擇時拋棄偏見,從而保證規則的公平性。他對「差別原則(Difference Principle)」的信念也同樣地重要,即責任和負擔應根據能力去分擔,利益應根據需求去分配。羅爾斯派的哲學可以成為公平社會的基礎規範,因為羅爾斯並不主張所有的結果都差不多相似。但是,藉使用懲罰性的稅收來達到人人平等的結果,會破壞人民對未來熱切的期望,以及勤勞的習慣。

試想一下,一個像「憤怒鳥」或「壓糖果」的網路遊戲如果對最高分數加以限制,一旦玩家達到了這個分數,每當他或她獲得更多積分時,遊戲就會開始扣分,你認為玩家會買多少份這種遊戲呢?或因為有人得了一個C,學校會把一個A+級生扣分嗎?人不是天生平等的,只要看看身高和體重的差異就知道。但是這並不表示,每個人沒有在起跑點上平等的權利。20世紀初教皇利奧十三世(Pope Leo XIII)曾經說過:「人的能力、技術、健康和實力是不同的;所以財富不均是條件不平等之下必然的結果。這種不平等對個人或社會並沒有非常的不利。」亞里斯多德也指出,「試圖讓不公平的事物一律平等,是最糟糕的一種平等。」

在科學、音樂、藝術、文學或在任何其它領域,永遠有最高的1%的佼佼者。也永遠是這些人在創造世界突破性的發展。其實也就是人類的DNA中的些微改變造成了人類的進化。所以,也就是這些少數的1%的人將會繼續改變社會的未來。任何用過分懲罰性方式去分配,是會影響人類的本能的。但社會仍然有責任必須去照顧和支持每一個人的基本需求。

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曾經說過,資本主義先天的罪惡是人們可以不平等地分享福利;而社會主義的美德卻是大家都要平均分擔痛苦。」即使資本主義有它所有的弊病,它仍然是在過去數百年裡最能改善地球上數十億人類生活的制度。

總之,平等權利和平等機會是一個「公正」社會的必備特質。根據羅爾斯的原則,累進稅率也是必要的,但絕不能無限上綱到懲罰的地步,這就是說總體有效稅率不應超過50%。畢竟我們大多數的人不是為政府工作的。資本利得稅,包括不動產交易利得稅也應該課徵。當然這種新的稅收將會對台灣市場產生重大的影響,但它可以透過一個妥善設計的時間表來漸近實施。比如說以十年為期,逐年讓稅負平均增加,所以每一年的影響就不會太大。繼承和贈與稅也應納入考慮。財富無限積累的問題應該是不會在世界上發生的,因為財星雜誌500大企業(Fortune 500) 的平均壽命也只不過是75年。大部分的財富最後都會隨時間消失。中國也有句古話:「富不過三代」。看看一些曾經是美國歷史上最富有的人,像安德魯.卡內基(Andrew Carnegie)、范德比爾特(Cornelius Vanderbilt)和約翰.阿斯特(John Astor),他們的財富於今何在?之所以歐洲「祖傳財產 (old money)」階級依然存在,可能是因為歐洲社會的歷史貴族結構所導致。最後但同樣重要的是,任何懲罰性的稅制如果會影響到企業精神以及實現偉大夢想的渴望,都不應該被實施。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