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首部曲終回──新旅程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首部曲終回──新旅程
幕僚之路〈第46回〉 首部曲終回──新旅程 發文時間: 2015/2/10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3,800+

在馬英九當選國民黨主席之前,因為參與一些活動,我開始和當時馬團隊的一些幕僚有了互動,但算起來,互動只是點到為止,並不算頻密。第一次建立較多的互動,是在2005年底接下了國民黨青年團籌備會發言人一職。

馬英九當選黨主席後發表了一個黨務的政見,就是要籌組「國民黨青年團」。我應邀加入了青年團籌備會,並成為籌備會發言人。那是一個臨時性的義務職,我又是個工作彈性的SOHO族,所以我也沒想太多,覺得是個頗為新鮮有趣的嘗試,就答應接下青年團籌備會的發言人。

有一次,我問當時主責國民黨青年團籌備會工作的青年幕僚,問他,當時為什麼會想到找我當發言人。

他的回答倒讓我頗為噴飯,他說:「你看起來像個小白兔,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我倒沒想過,我給他的第一印象是這樣。

他看我笑了出來,也不忘補充,說幾次接觸的感覺,覺得我的表達能力不錯,有論述能力,加上沒有太多舊的利益糾葛牽扯,覺得我會比較有外拓的能力。

當然,比起他後來的「補充」,我比較相信他第一時間的回答。

除了擔任發言人外,也負責一部分規章建置的工作,雖然是個無給職的義務工作,其實也相當的忙碌,我大約是2005年底接任青年團籌備會,一直到隔年的3月29日青年團選出第一屆總團長,正式成立後,卸下發言人的職務。

這第一次的發言人經驗,其實真的發言機會並不多,而且和馬英九主席的互動其實也很有限,但這確實是一個很棒的磨練,對於如何和媒體溝通、主持記者會、建立新聞論述、回應媒體提名、掌握議題發聲以及建立團隊默契,都給我一些「初階」的學習機會。

這大約三、四個月的義務發言人經驗,至少讓我後來接任馬英九競選辦公室發言人時,不是「從零開始」。當然,這二個發言人職位不論工作的壓力、負擔或挑戰,是不能相提併論的。

2006年3月29日,青年節當天,國民黨青年團正式成立,青年團籌備會當天解散,我也同步解除了籌備會發言人的身分。

卸下了發言人後,我繼續回到SOHO族的生活,不管是和國民黨或馬團隊,其實差不多處在接近平行線的模式,沒有太多的互動與活動參與。反倒是,當時有一些朋友想到籌組新的政黨,大家還很認真的交換了許多意見,但這件事的難度甚高,所以也一直只是停在「討論階段」。

直到2007年,大約是農歷年前,馬英九宣布參選2008年總統,在大年初三左右,我忽然接到來自馬團隊幕僚的一通電話,從卸下青年團籌備會發言人後,我和大家的互動並不多,從參與度上來說,和人間蒸發也差不多,我本以為,那是老朋友的一個拜年的問候,畢竟大家在青年團籌備時,一起奮鬥了三、四個月。

但對方簡單問候、互道新年如意後,就開門見山的問我:「有沒有意願擔任馬英九的競選辦公室發言人?」

當時,我其實是傻住的,因為,我左想右想,也想不出找我當發言人的理由,青年團籌備工作都過了快一年,我本來想,那個義務職的工作結束後,和國民黨的關係也差不多是這樣了。卻沒想到在一年後,會被徵詢擔任發言人。

不知道為什麼,我第一時間的回答卻是婉謝。因為那時候,腦袋裡想到的是,我正在和一些朋友商量組黨的事,這樣會不會對不起大家。

但掛上電話後,心中似乎又有點後悔,覺得應該是個不錯的機會,可以有更多的政治發揮與政治歷練。而且,我在理念上也認同馬英九,實在沒什麼道理拒絕這個邀約。

接著我打電話給幾個討論組黨的朋友,其實也差不多三、四個人而已。朋友們都說,我們也還只是在紙上談兵的階段,這事一方面難,二方面也不急,我根不不用在意。如果這樣的機會自己有意願嘗試,就大方接受吧。

可是那時候我已經回絕了,也不好又打電話回頭說自己想過以後,又覺得想試試,也只能把此事擱下。

但因為我沒說婉謝的理由,對方以為我是顧慮陳長文老師的感覺,所以改打電話去向陳老師「借將」,和陳老師商量後,我決定接受,答應出任馬英九競選辦公室的發言人。

一個新的旅程,就在前方。

幕僚路首部曲完。

(本文同步刊登於羅智強《強星人報》臉書粉絲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