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醫師太過勞,醫病品質怎能好?
首頁 > 人物 > 魏 崢台北 > 醫師太過勞,醫病品質怎能好?
醫師太過勞,醫病品質怎能好? 發文時間: 2015/3/2   文 / 魏 崢台北 瀏覽數 / 12,450+

外科醫師的夢魘,是既定的手術一枱接著一枱,由白晝開到日暮,結束一天冗長的開刀行程,離開了手術室,卻告訴你急診室送來一位請求你幫他緊急動刀的患者。

急性A型主動脈剝離,是極具生命危險的急性病症,好發於主動脈弓與昇主動脈等部位,大多由高血壓造成血管內層破裂,血液滲透至血管壁內外層間,也因此它又稱為夾層瘤,若經確診應儘快進行手術治療,因為外層非常脆弱,一旦破裂病人會在極短時間裡大量出血死亡,這對心臟外科醫師而言,是高困難度的手術,須要豐富經驗的醫師才能順利執行。但外科醫師也是人,不是鐵打的身子,可以不停地運轉。

外科醫師長時間人力不足,經常超時工作,而台灣目前勞動基準法卻不適用於醫師。有數據顯示:交通意外中約20%是睡眠問題造成,研究結果發現,司機於清晨2點至5點從事駕駛行為,其危險性高達 5.6 倍,由於睡眠不足會影響腦部的功能,有礙正常的判斷力,「想睡」更是增加8倍交通意外風險的原因。但諷刺的是,在各大醫院許多醫師每天都進行著這樣司空見慣的搏命演出,尤其心臟外科,辛勤工作一整天,才回到家卻又被叫回來進行些要命不能等的冗長手術。

我們的醫護人員不但每天要在睡眠不足的狀況下,處理病況嚴重的患者,更糟的是病情發展一旦不順利,還要飽受訴訟或被起訴的威脅。根據法務部公佈資料:民國100年台灣有10位醫師被判刑,而台灣醫師被刑事起訴,以人口比例計算,是日本的13倍,美國的四百倍。由於台灣醫師動輒被以刑事起訴,因此是全世界被判刑機率最高的,荒謬是負責照護獲英國《經濟學人》雜誌「世界健康評比」第二名的台灣醫師,竟淪為「高犯罪率」的行業。

筆者行醫40年,暗自慶幸未被病患告過,但幾年前卻首次收到十多年前由我開刀救過命患者的訴訟狀,病人術後恢復狀況一直良好,我不解為何告我,病人卻回答:他缺錢,而具知名度的我,應該比較有錢。即便最後勝訴,還是一肚子氣,因為種種顢頇無理的訴訟案件,令不少忙於臨床工作的醫師要長時間花費心力上法院,準備答辯狀,怎麼不令人灰心喪志,打擊著為醫者的信念。現在碰到狀況危急或家屬要求不合理的病例,很多醫師已不再將救命做為首要考量,而會瞻前顧後,築起防護牆,以避免不必要的糾紛。

就好比急診室裡那位急性A型主動脈瘤患者,確實需要緊急手術,自己雖有把握幫她完成手術,但當天已體力透支,超時工作,在趕往急診室途中,心裡正斟酌將與患者溝通,是否讓自己先好好休息,隔天一早再為她進行手術之際,突然聽到「救命菩薩」的喊叫聲,我抬起頭、停下腳步,發現立於走廊人群中有一名曾由我開刀的老病人正對著自己鞠躬。

老人家的舉動鼓舞著我,決定立即為患者進行手術,手術也一如預期順利,除了成就感之外,更有著一種莫名的感動,是這份力量讓醫護人員繼續堅守在崗位上努力工作。但長期不友善的醫療環境以及健保對手術的不公平給付,讓年青一輩的醫師將需要多付心力的外科視為畏途,造成外科醫師培訓的嚴重斷層,真是令人擔憂。

老人家適時的一句話改變了決定,讓病人避免漫漫長夜主動脈可能破裂喪命的風險,但這位老人家卻沒機會知道,他才是救了這位病患的「菩薩」。醫師的本業就是救治病人,在工作之餘,靜下心思來想,「菩薩」這稱號不免過於沈重而承受不起,醫師充其量只是須要吃、喝、充足睡眠才有氣力救治人命的「泥」菩薩,而不是供在廟裡,不需吃、喝、睡覺的木雕神像。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