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不該是包袱的美好時代
首頁 > 人物 > 蘇麗媚台北 > 不該是包袱的美好時代
不該是包袱的美好時代 發文時間: 2015/3/17   文 / 蘇麗媚台北 瀏覽數 / 17,850+

2014聖誕節前夕,想著該為二個兒子,準備什麼樣的聖誕禮物,努力在網上搜尋著,突然,有段文字跳進眼前⋯

在高樓的縫隙之間,我們已遺忘大自然的壯麗,背著壓力,呼吸著污染,我們已久未墮入養育人類的天地諸神的懷抱⋯「以立國際服務的尼泊爾計畫志工旅行」成為我的選擇。

原來以為,這十天的旅程對從小養尊處優的他們來說會很難熬,也擔心他們會不會時時刻刻想家。但這趟旅行回來之後,兒子用一些在旅行中留下的印象和觀察,寫了一篇英文作文的家庭作業,他興高采烈的跟我說,雖然拼錯了一堆單字,卻拿了滿分,因為老師非常稱讚他的想法;二兄弟也在我們家開始推動:不用塑膠,保護環境的生活⋯。我這才發現這趟尼泊爾的旅程,帶給他們的不是煎熬,而是正向的能量與轉變。

以立國際服務,2010年1月在台灣成立的社會企業;英文名稱ELIV,為「Empowering Lives through Innovative Volunteerism」的縮寫,透過「接力賽式」的國際志工模式,推動台灣青年到海外服務弱勢社群,探討國際議題,體驗異國文化與創造改變。創辦人陳聖凱,在我面前是位總笑得靦腆又彬彬有禮的大男孩,但一談到創業,他那股堅定與衝勁油然而生。

2008年他參與了若水國際的菲律賓志工團,體驗了與觀光旅行截然不同的震撼,他說:「我一直以為我是個樂觀又幸福的人,原來只是因為我從來沒有遇過真正需要悲觀的事。」參與志工旅行,譲聖凱真正開始重新檢視自己。他分享著:「國際志工旅行不只讓人看見真實,更是自我價值的一種鍛鍊。」因為這份使命感,讓他決定創業,提供一個平台讓台灣人有機會走出國際,助人為善。

「我們跟台灣社會的關係有點像是教育者,我們希望參與的人,能在回到台灣以後,延續志工旅行氛圍,並一起發動社會創新活動。如同在尼泊爾,有一群年輕人共同發起了「減塑計劃」。聖凱說:「我期待的是,用一個減塑的計畫成為一個影響的開始,希望每一個參加的人,由小或大都好,都可以慢慢開始改變。」我心中始終對台灣人的本質擁有高度信心,只要持續不放棄,每一次總會有一個真正被影響的人,就如同我那二個已經被影響的孩子。

聖凱認為,以立想做的事比較不主流,多數台灣人還無法接受付費的志工旅遊。但我卻一直很看好以立跟台灣之間的關係,以立有台灣的許多潛在DNA,從日本地震的捐款等公益活動看來,台灣人始終保有一顆助人為善的惻隱之心,這與以立的本質是相同的,雖然傳播的速度不快,卻可以傳遞得很深、很長遠。

我問:「創業五年來,遇見最大的困難是什麼?」聖凱不假思索的回答:「人。」他說:「一是每個人對於社會意義的認知不同,不像金錢有那麼明確的共同語言,如何讓大家有共同願景,的確是個難題。就像社會創新活動的最大困難在於真正在乎的只有少數人,但多數人容易侵蝕掉少數人,就這樣一個創新活動往往無疾而終。再者,現在年輕人普遍比較浮躁,不穩定。」

年輕世代的浮躁感歸咎於社會整體的氛圍,台灣處在不上不下的發展過渡階段,年輕人更容易被誤導。近來將創業炒作成一種熱門的話題,許多年輕人還在混亂的階段就盲從創業,遇到難題時就會理直氣壯的尋找放棄的藉口。

「要把自己丟到很不熟悉的環境,才容易看見自己是誰。開始做了之後,堅持很重要。」年輕世代應該先找到自己的熱情再去創業,不要為自己設太多不必要的停損點,更不要讓任何藉口左右你的信念。

台灣的人口素質、科技基礎都處於高水準,各種條件加在一起,讓創業變成一件容易的事,但也因為環境良好,年輕人轉換跑道的選擇很多,創業失利的退路也很多。最多的盲點是把台灣當成唯一市場,忘記了其實世界舞台離我們很近。因此我很認同聖凱說:「我們是人類史上最幸福的世代,戰爭離我們很遠,飢荒也離我們很遠,這些條件不應該成為我們的包袱,應該要是我們的祝福。」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