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原來,我們不像臉書上那麼快樂
首頁 > 人物 > 王文華台北 > 原來,我們不像臉書上那麼快樂
原來,我們不像臉書上那麼快樂 發文時間: 2015/3/26   文 / 王文華台北 瀏覽數 / 93,100+

我主持一個廣播節目,最多人call-in的單元叫「不能說的祕密」。聽眾打電話進來,說一個祕密。他不必使用真名,我們可以用器材幫他「變音」。於是他可以擺脫一切社會壓力,安心做自己。

比如說一位男生打進來,告訴我們他是同志。爸媽不知情,替他安排一個女孩相親。兩人成為很好的「朋友」,他不忍心告訴女孩真相。

電台有四線電話,這單元進行時總是滿線。電話上不斷閃動的綠燈讓我思考:為什麼有這麼多聽眾想要說出祕密?

照理說,在臉書和LINE的時代,分享是如此容易,每個人都應該已經暢所欲言了才對。為什麼還會有這麼多人,想跟陌生人分享祕密?

原因可能是臉書上的我們,並不是真正的自己。

首先,臉書貼文的內容通常有趣而討好,照片都有美膚App的功勞。但在真實生活中,我們的外在和內在都不像臉書上那麼光鮮亮麗。真實的自己是A,在臉書上要持續經營A+的形象。這種矛盾造成的壓力,要如何分享?

另外,臉書上的我們,是精心過濾後的自己。大家通常只分享生活的高潮:吃美食、出國旅遊、跑馬拉松、買到好東西、跟好朋友在一起。但除了這些美好的片刻,現實生活大部分是重複、等待、瑣碎、空白。臉書,是三分鐘的預告片。生活,是九十分鐘的本片。現實中大部分的沉悶要如何分享?

我們不會在臉書上分享瑣事的原因,是那些東西不會得到「讚」。要得到更多的「讚」,必須分享有趣的照片。但很多深刻的感受,比如說平靜、寂寞、絕望,無法用照片呈現。那要如何分享?

為了得到更多「讚」,我們會選擇特定的時間來貼文(比如說最多人看臉書的晚上9點)。但除了晚上九點,一天還有其他23小時。當我們午夜被噩夢驚醒,或是早上被壓力逼瘋時,要如何分享?

會不會更多的「讚」,並沒有增加我們的自信,反而只是讓我們更加察言觀色、患得患失,不敢做自己?

會不會分享,反而讓我們設限?我們不斷從生活的片段中,揀選出能被最多人按「讚」的部分,然後用那些部分,反過頭來修正自己。我們讓臉書朋友投票,決定我們該留怎樣的髮型、買怎樣的衣服、過怎樣的生活。

雖然分享工具這麼好用,分享範圍無遠弗屆,但當我們要分享內心深處最大的渴望或恐懼時,會不會還是只能告訴電台節目的陌生人?

那位call-in的同志朋友,最後在節目上唱了一首歌,獻給他的女性友人。這首歌是法蘭克辛納屈的「Time after Time」(一次又一次)。歌詞中有句:「歲月將會證明,是你讓我的愛,如此年輕。」

聽他美好的歌聲,我領悟到:在「即時」通訊的時代,有些事,還是需要「歲月」來證明。在社群媒體的時代,有些東西還是無法分享,也不需要用「讚」來衡量。

(原文刊載於2015年3月19日《聯合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