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童年裡的豬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童年裡的豬
童年裡的豬 發文時間: 2015/4/4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4,000+

「我小時候爸爸養母豬,生豬仔時我跟弟弟還會幫牠『轉窄』(台語接生的意思)。最多時養到30幾頭,那時小小的年紀,必須扛很多家事。記得有ㄧ次弟弟用稻草在薰蚊子,怕豬仔被蚊子叮,卻不小心把豬寮給燒了,被爸爸打得半死。」

網友金姬在我的臉書上留言分享她童年時養豬的故事。

我在臉書上分享了祖父母在大陳島養豬的故事,在對日抗戰的期間,祖父為了保護家裡的豬不被日本兵搶走,險些被日本兵槍殺。貼了一段故事,許多網友紛紛留言,談起童年裡有關豬的回憶。

「我記得小時候都要去別人家的田裡撿拾農夫不要的菜葉,或是已經採收的地瓜田去撿拾地瓜葉梗,媽媽還要把這些菜葉煮過再給豬吃。因為我年紀小沒辦法幫忙,所以我就負責看管豬隻,因為圈養豬仔圍牆很低,牠們常常會跳出來!」小娟也跟著談起小時候幫忙養豬的點滴。

「跳出來還要去追,地瓜葉都要剁碎,到現在我的手上還有刀子畫過的痕跡呢!」金姬立刻附和。

而小娟和金姬摘地瓜葉餵豬的故事,馬上又牽引了網友蘊采的回憶。「我小時後放學回家,我媽會叫我去田裡割豬菜給豬吃,有一次她問我:『妳有沒有去添財伯他們田割豬菜?』我說我忘了在那塊田割的!我媽說:『不行呀!添財伯的田我知道沒噴農藥呀!怎不照我的話去割?』」

這一段對豬的愛護與重視,則勾了Annie的童年記憶:「養豬戶要整夜守護著,睡在豬舍,比自己的老婆要生產還累,有時豬價行情好時還要防小偷,所以鄉下地方除了養狗之外,養鵝也是很好的看守員,別以為呆頭鵝只會吃,冷不防咬起你一口也是很痛的喔。」

另一位安妮則以自己的例子作證鵝的「攻擊力」,「我外公的住家裡面廁所旁有個豬圈(養豬的地方),我外公應該也養過豬。我外公家也養了雞鴨鵝的,但我很討厭鵝,我小時候很怕鵝,因為鵝會咬我追我(王八鵝)。」

五個人的童年,此時彷彿交疊在一起,熠熠生輝著。從這些記憶片斷,可以看到以前的人對家裡豬隻的愛護,為了把豬養的健康肥壯,還得餵「有機蔬菜」、養呆頭鵝當豬寶寶的看守員呢! 

這點點滴滴又引起了網友們感恩的回憶。Jasmin想起了她的外婆,她說:「我外婆也養過豬,每次祂都告誡我們這些小孩,要善待豬,因為牠們幫忙改善家計,要抱著感恩的心。所以每次我幫忙餵豬都很客氣的呼喚豬豬過來,好令人回憶的往事,也想念起過世的外婆。」

李姐想起了賣豬換電視的童年:「在我小時候,爸爸到金門當兵,家裡根本沒什麼錢,我媽向外婆借了一些錢買了幾隻『豬仔』養,貼補家用。記憶最深的是我娘家的老電視還是賣了幾隻豬,買回來的呢!」

網友曼華則分享了自己小時候被豬嚇到的故事,「有一天傍晚浴室傳來女子不斷尖叫聲,房客們都很緊張又不敢衝進去,房東卻無動於衷的表情,過了一會兒一個美人和一隻大豬衝出浴室!聽說那時桃園人習慣把豬養在屋內,豬跳出豬圈嚇到人也被人嚇到。」

有句俗諺說:「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有點類似「沒知識也要有常識」的調侃,但這句俗諺襯托的是一個刻苦的時代背景,養豬是一件重要的事,豬是農家非常珍貴、重要的資產,吃豬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養豬的一點一滴,卻是那個農業社會年代裡,許多人的童年記憶,有辛苦、有趣味、有感恩。

看著這群網友的留言,覺得網路真是一個奇妙的地方,讓每一個人的故事,摒去了千山萬水的隔閡,相遇,然後,溫熱彼此那顆充滿故事的心!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