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智決醫療,一個在快速成長的國際運動!
首頁 > 人物 > 胡涵婷波士頓 > 智決醫療,一個在快速成長的國際運動!
智決醫療,一個在快速成長的國際運動! 發文時間: 2015/4/22   文 / 胡涵婷波士頓 瀏覽數 / 4,450+

21世紀現代人很難想像兩、三百年前,因為對多數疾病的病因一無所知,西醫的治病處方常常是指示病人去度假泡溫泉、或是以引吐、灌腸、甚至放血來治療各種疑難雜症。20世紀是醫學突飛猛進的年代。雖然因著科技的進步,創造了許多醫療奇蹟,這個上一世紀的傲人成就,卻悄悄地引發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嚴重的併發症;那就是急遽上升的醫療支出,已經導致個人及社會面臨破產的窘境。更諷刺的是,花更多錢,並不一定「買」到更多的健康或更長壽的生命。

在我學醫、行醫的30多年間,醫學界強調的是實證醫學(evidence based medicine)。而一方面醫學知識如滾雪球般,進展得愈來愈快,另一方面,某些有學術晉升壓力的、別有用心的人在拚命製造文章,醫學界頓時充斥著許多號稱的醫學實證。醫生的養成訓練,似乎強調要能引經據典,檢驗項目愈做愈多,藥品也愈開愈多。好像這樣的醫生才是聰穎博學的醫生。也因為醫學的高度進步,治癒了許多20世紀前會致命的疾病,醫院的認知在不知不覺中,變成無法接受肉體之驅畢竟終究要歸於塵土的事實。於是加護病房裡,充滿了病情沉疴、身上有許多插管的重病病人;他們卻少有能活著離開醫院的。

21世紀的發軔,已經有一些有識之士看出這些令人憂心的醫療困境,於2002年,由歐美醫界領袖共同發表宣言:「新千禧年的醫學專業精神:醫師宣言」“Medical Professionalism in the New Millennium: A Physician Charter”。宣言中強調醫師的重要社會責任之一,是慎用資源,避免過度檢驗或過度醫療。這樣語重心長的呼籲卻沒有立即得到實質的效益。在往後的近十年間,各國的醫療支出,仍然以令人驚心的速度在成長。

一直要到2010年 Dr. Howard Brody ,一位醫學倫理專家醫師,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建議“The Top Five List”做為醫療改革的具體方案。他勇敢地指出「醫師只是眼睜睜地看著醫療支出節節攀升的無辜旁觀者」這樣的推辭,是神話(a myth,也就是說醫師在醫療資源面臨窘境這件事情上,是難辭其咎的)。他呼籲美國的各個醫學會團體成立專案小組,酙酌思考 The Top Five List,五項它們的會員應該慎思避免的不必要檢查或治療。Dr. Brody嚴謹的邏輯與充滿說服力的文筆,以及他提議的 Top Five List ,開啟了具體、可以落實的智決醫療(Choosing Wisely)運動。

如果有興趣谷歌「Choosing Wisely Campaign」,會找到此一運動在2012年發源於美國。其實,這個重要的社會運動如上述說明,已經歷經十年以上的逐漸醞釀。說實話,許多醫生是心高氣傲,不能忍受任何管束的。智決醫療能在最近幾年在美國形成風氣,甚而已經影響約20個國家(包括加拿大、多數歐盟國家以及日本)的追隨效法,是時勢所致,所謂水到渠成;因為再不自救,醫界也會破產,而慘遭與整個經濟體同歸於盡的命運!最近的兩三年,美國的醫療花費曲線在幾十年來,第一次出現趨緩下滑的傾向;這是美國這個浪費慣了,又充斥著所謂防禦醫療的國家,令人跌破眼鏡的成就!我想,歐巴馬總統日後名留青史的首要政績,將會是他所領導的醫療改革的實效。

醫療上「多不一定是更好」,貴的檢查或藥物,也不一定能提供更有成效的醫療結果。我心目中,一個運作完善的智決醫療,多數時候能節約資源;當然,某些病例,也可能因為理智的決擇,反而需要花費更多。這一切都應以不傷害病人,把病人照顧好為依歸。智決醫療的精神與精髓,在於良好的醫病關係,Top Five List只是一個提醒或是工具。這個運動的成敗,不僅只依賴醫師的認同,病人與社會大眾也要買單。但願台灣的醫界與社會大眾,也能有這樣的改革智慧與決心!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