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盼年輕醫師 站出來改革健保
首頁 > 人物 > 黃達夫台北 > 盼年輕醫師 站出來改革健保
盼年輕醫師 站出來改革健保 發文時間: 2015/4/30   文 / 黃達夫台北 瀏覽數 / 22,000+

我於25年前回到台灣,期許自己在醫學教育及醫療品質的改善盡份心力。

1990年代台灣錢淹腳目,大家一齊向錢看,醫療院所也不例外。尤其在健保開辦以後,所有醫院開始採用績效支薪制度,連公立醫院的管理階層也要求各科部要有10%至15%的成長率。當我不斷接到醫管學生及教授的國科會補助問卷調查,盡是「貴院用什麼樣的經營策略來增加利潤」的研究計畫時,不得不寫封公開信,呼籲當時的國科會,不要浪費公帑,助長錯誤的醫療價值觀,強調醫院管理的核心是病人安全與醫療品質,並引用經營大師彼得杜拉克的主張來提醒醫界。

醫療公益 不應利潤掛帥

杜拉克說,醫療、教育、社福與政府部門一樣是公益事業,它的bottom line是「改變的生命」(changed human being),不是「利潤」(profit)。

健保開辦後,因給付制度的謬誤,不論輕病如傷風感冒或重症如癌症,門診費一律是新台幣200元,所以,開辦不到幾天,擔負培育年輕醫師責任的醫學中心院長們,唯恐經過轉診後,接到的都是重症病人,沒有利潤可言,就聯合起來破壞轉診制度,接著以績效支薪鼓勵醫師衝量,結果教學醫院的主治醫師忙著看門診,病重的住院病人反而被交給住院醫師、實習醫師照顧,不但病人安全與醫療品質堪慮,也影響下一代的教育品質。

醫療崩壞 該發病危通知

轉眼20年過去了!根據「遠見」調查,台灣醫療人員有92%對前途悲觀,其中97%醫師感到悲觀,60%藥師認為用藥品質下降。加上眾所周知的六大皆空及血汗醫院,顯見台灣的醫療體系已崩壞到該發出「病危通知」的時候了!

我在上一篇專欄談到,醫界批評病人愛拿藥、愛做檢查、愛逛醫院;然而,處方、檢查單是誰開的?醫界抱怨醫療糾紛倍增,也是因病人看太多,匆忙中無法真正了解病人的需求,也無法與病人建立互信的關係,而且忙中必有錯,醫療糾紛自然增多。

至於急診暴力,則來自病人病情危急,卻碰到醫護人力不足,無法及時處理,暴力就變成緊張情緒的出口。所以,台灣病人被詬病的行為是怎麼形成的?醫界自己必須弄清楚,才能對症下藥。

近日很高興看到黃柏翰醫師「健保不倒,台灣醫療不會好?」的文章,他說「或許並不是台灣病人『天性貪婪』,而是台灣的制度硬是把病人『訓練成這樣』。一旦醫療成為一門生意,對以營利為目的的醫療院所而言,民眾的濫用就是財源滾滾的保證。第一線醫師哀嘆看不完的『病人』,其實是醫院老闆的『客戶』。」我要在此肯定黃醫師的診斷。

制度害人 醫病都受影響

長久以來,我一直不忍心去批評台灣醫療制度的受害者(病人與第一線醫師)。但當我看到黃醫師寫到「希波克拉底醫師誓詞中說:『病人的利益,為我首要顧念』。然而在真實世界中,盛行績效主義的醫院管理,早已介入醫師的專業自由,病人的利益固然是重要的考量,但只有在能顧全盈利時才能成立。」這段話時,真的心很痛。

此刻,不禁讓我想起哈佛醫學院院長Dr. Daniel Federman曾經對應屆畢業生說的話,「當你們發現外在環境無法讓你做你們該做的事時,就起而改革它吧!」。

這20年來,我心中最大的疑惑是,是什麼力量蒙蔽了社會良知,使台灣的社會菁英淪為惡勢力的共犯而不自知?

不論如何,遲來的覺醒,仍是個翻轉改變的機會,那麼就請第一線的醫師站出來開創自己的未來吧!

(原文刊載於2015年4月7日《聯合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