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悼陳叔輝醫師──向台灣無數默默奉獻的小鎮醫師致敬
首頁 > 人物 > 胡涵婷波士頓 > 悼陳叔輝醫師──向台灣無數默默奉獻的小鎮醫師致敬
悼陳叔輝醫師──向台灣無數默默奉獻的小鎮醫師致敬 發文時間: 2015/5/3   文 / 胡涵婷波士頓 瀏覽數 / 106,600+

上個月才參加了一個侄輩的婚禮,上週卻出席了同學婆婆的告別式。心裡正想著自己不知不覺地到了一個年紀,經常參加晚輩的婚禮,和長輩的告別式。萬萬沒想到,就在同一天,接獲訊息,醫學院同學叔輝大哥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因為腹主動脈剝離,驟然告別人世。

這幾天,同學間簡訊頻繁,欵欵紀念叔輝兄的誠懇善良、又與世無爭的風範。因為叔輝兄的告別式在週間,多數同學無法參加,大夥兒就相約週末提前來到雲林縣虎尾鎮,向叔輝兄和他的家人致意。

與另外兩位從台北來的同學搭高鐵到嘉義站,住嘉義的同學來接人。車子走過大大異於台北的城鄉街景,來到虎尾鎮。叔輝兄的家座落在一條安靜的小路上,一個台灣南部典型的透天厝,騎樓改成小小的靈堂;沒有環繞的花圈排場,或名人顯貴的輓聯題字;有的是叔輝兄的完美遺照,補捉了他招牌的令人不自覺回應的淡定包容的微笑。

初次見面的輝嫂,在淡淡的悲傷中,微笑頷首地招呼我們一群從北部南部和附近來的同學。最令我意外的是,輝嫂喊出我的名字,因為我是叔輝兄口中的my Han-Ting girl。輝嫂說叔輝兄如何引我的刊登於《遠見雜誌》上的文章為傲,傳給家人朋友閱讀。我的眼眶濕了,萬萬沒想到畢業後超過30年沒有再見面的同學,會在遙遠的小鎮默默地把我捧在手心裡疼惜著。

我們聊著學生時代,叔輝兄的年紀比多數同學大一、二歲;他說話不多,但總是面帶微笑,好像在包容我們這些心高氣傲又毛躁的小夥子。畢業後,叔輝兄服務於崙背鄉的群體醫療中心。之後,來到輝嫂的故鄉,雲林縣二崙鄉開業。雖然群體醫療中心醫師的工作性質很類似開業醫,畢竟是公營機構,也會有令清心寡慾如叔輝兄的人感受綑綁的官僚細節。就這樣,叔輝兄在二崙鄉做了近三十年幾乎是全年無休的典型小鎮醫師。叔輝兄伉儷的長公子罹患嚴重的自閉症;夫婦兩人為了照顧這個需要特別照顧的孩子付出數不盡的心血;在台灣貧瘠的特殊需求兒童教育困境下,慢慢地為他們的愛子找出合適的復建訓練;也從而結合了其他有特殊需求孩子的家庭,成立了扶助之家。叔輝兄多年來因為放不下對這個孩子的照顧,同學們的聚會總是不見他的身影。也因為自己和家人這樣的經歷,在照顧病人時,更能體貼病人和家屬的身心負擔。叔輝兄視病如親,病人想必也可以感受到他溫和誠摯的性情;如輝嫂所說,有些病人沒事也想來坐坐,找叔輝醫師吃點水果閑聊。他的靈台上就供奉著病人說是要給陳醫師吃的西瓜。聽著聽著,我的眼眶又熱了起來。我告訴輝嫂,這正是台灣在迅速流失的最美好的醫病關係。

人們往往以顯赫的頭銜或光鮮的外表評價一個人,包括醫師在內。醫學院的同學們聊起來,雖然大家親密得勝於手足,仍然不免俗地喜歡稱頌彼此的事業頭銜。某某是某醫院院長,或是副院長、部主任、科主任的。開業的同學就自嘲不長進,好像小鎮醫生矮人一截。醫學院裡充斥著的是從小到大都是志氣滿滿的精英人物;所以,成就非凡的事業及身分地位,成為所謂的名醫達人,似乎再自然也不過。我的同學中可能一半以上都以自己不懈的努力成為名醫達人。但是我更要向我另一半的在台灣各個鄉鎮角落裡,默默奉獻的良醫致敬。

如果我能為台灣沉疴的醫病關係開處方,那就是,我們需要「小鎮醫生」模式的行醫態度。不論你是不是名醫達人,行醫的初衷在減輕病痛苦難,而不是在成就自己的名業。台灣的病人喜歡尋求名醫,好像能去看到名醫,就像是戴勞力士錶或開賓士轎車般,以為得到了品質保障。殊不知名醫不是神或算命仙,不可能在幾分鐘之內就能診斷出你的病症或決定出對你最好的治療。在開業醫林立的大城市,卻沒有真正家庭醫師的制度狀況,我也勸告病人不要到處「逛」診所,要為自己「鎖定」一個值得信任的醫師,讓他有機會成為你的「小鎮醫生」。唯有經年累月照顧你的醫師才能充足的了解你,為你做最合適的醫療決擇。

叔輝兄在學生時代就熱愛大自然,常常爬山。近幾年,平日除了看病,週末也都是走向大自然,並且熱中於賞鳥及拍攝記錄觀賞到的鳥禽。雖然,家人朋友萬分不捨;知道他已化作千風,也許更接近他喜歡的翱翔於天地間的鳥兒們吧!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