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請跟「噓」、「踩」分手吧!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請跟「噓」、「踩」分手吧!
請跟「噓」、「踩」分手吧! 發文時間: 2015/5/5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29,800+

我曾經在某個現在已經轉型的新聞媒體,開設專欄相當長的時間,當時心裡一直有個疙瘩,就是每次點進文章以後,都會看到文末後有「頂」和「踩」的按鍵, 讓我非常不舒服。即使有好幾百個人「頂」,心裡還是忍不住自責:「我到底說錯了什麼,會讓71個人想要『踩』我?」

腦海裡面也就會浮現70多個陌生人穿著充滿污泥、搞不好還沾了狗屎的鞋子,毫不在意地踩在我乾淨的頭上的畫面。「踩」按鍵是充滿警告性的紅色,遠遠比「頂」的藍色按鍵顯眼的多,力量也大得多。

我從小一直不喜歡競賽,正是因為如果輸了別人踩在頭頂上,會很難受吧?但是如果踩在別人的頭頂上贏了,恐怕心裡比輸了更不舒服。

但每個禮拜,都有不認識的人,可以隨意的踩。即使如此,我也不願意想辦法要寫出一篇都讓所有人頂,卻沒有人踩的文章,那也未免太鄉愿了。

雖這麼說,卻每看到一次,心裡就不舒服一次。

我一直都沒有表示什麼。然後有一天, 這兩個鍵突然消失了,心情也如釋重負。

與這個新聞媒體合作結束以後,我終於忍不住問當年的副總編輯,當時為什麼會選擇用這個頂踩插件,他覺得有點意外,聳聳肩說:

「我當時沒怎麼在思考,現成套件有就用了。」

「是喔?那後來為什麼拿掉?」我追問。

「後來嫌元件多跑得慢,就拿掉了,也沒有多想。」

這個「沒有多想」的隨便決定,曾經連續幾年以來,每一個禮拜帶給我多大的痛苦跟心理壓力,副總編輯知道嗎?

中文網頁部分套用的「頂」和「踩」功能,就跟PTT的「推」跟「噓」基本上是一樣的,youtube也一直有「讚」跟「不讚」的按鈕,但是除此之外,放眼望去,全世界應該沒有任何主流網站使用負面情緒按鈕了。為什麼呢?

2014年底臉書的記者會上,執行長祖克柏( Mark Zuckerberg )被問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有沒有考慮臉書增加「不讚」功能,

他的回答很明確:「Some people have asked for a dislike button because they want to say, “That thing isn’t good.” And that’s not something that we think is good for the world. So we’re not going to build that.(有些人要求增加「不讚」按鈕因為他們想說「這個不好。」而我們不覺得這對世界是好事,所以我們不會這麼做。)」

他又進一步解釋,如果會加,應該會是加「讚」無法表達的情緒,比如說有人臉書說祖母去世了,這時候按讚好像就怪怪的,如果有「我感受到你的難過(sympathize)」按鍵,就會比較恰當,「我們需要想到一個好方法,讓它能成為一個正面的力量,而不是負面的;因為『不讚』或其它負面情緒的按鈕,會很容易被濫用。」祖克柏說,臉書正努力想出一種方法,幫助人們表達他們各種不同的情緒。但絕對不會是相當於台灣人在網路上習以為常的「噓」跟「踩」。

實際上,沒有更多人認為「噓」跟「踩」有什麼不對,就是一個台灣網路使用者很大的問題。就心理感受上「噓(Shush)」跟「踩(Step)」遠遠比「不讚(dislike)」要更強烈、肢體語言更負面,這兩個動作在西方家庭教育中,是被認為極度粗魯、挑釁的,除非極端狀況,絕不可以輕易對別人做。

記者會隔天,當英國衛報的新聞標題是「No dislike button for Facebook, declares Zuckerberg(祖克伯正式宣布臉書不會有『不讚』按鈕)」時,同一天台灣的新聞記者卻寫成「網友一直期待臉書能增加『不讚』功能的聲音,執行長祖克柏聽到了!」

「你根本就沒有在聽人家講話啊!」看著這個記者的報導,我心裡的OS是這樣的。

當然,有人說在商言商,臉書當然不會希望有「不讚」,因為可以讓人按「不讚」的媒體,使用者顧慮多,就不會那麼想發文,流量自然就小,廣告商也會顧慮負面形象,而考慮退出。

「我之前也會這麼想呀,想要一個dislike,」軟體工程師出身的威威在日本接受我的訪談時說,「我跟國外同事講要dislike鍵,他們都覺得我神經,哈哈!」

「他們為什麼覺得你神經呢?」我問。

「我曾跟一個很要好的德國同事討論過,他跟我說這是失去信任,對任何事都是負面看法,包容性很小,才會有的表現。後來我就慢慢覺得這樣會傷害別人,這兩年甚至覺得這個想法很無聊。」

這也是我的感受。2010年要鼓吹臉書增加「不讚」按鈕的運動,很快就無疾而終,我並不意外。國外網路工程師之間,每次在討論網頁功能配置時,這個要不要「不讚」的討論,如果提出來了,即使平時好辯的工程師之間,也都三兩下就終結,根本沒有爭議性,因為「不要」才是合情合理的。沒有人想要上網累積負面的情緒,就像祖克伯說的:「對世界不是好事」。

我忍不住想,如果一個平台沒有「噓」的功能,「浸水桶」的次文化,還會不會這麼受歡迎?

「我個人覺得可能會萎縮消失。」本身是20年資歷的鄉民威威說,「因為沒得發洩,太正經了,社群網站淘汰率是很快的。」

如果答案是「會」,那就表示台灣人愛的不是有台灣特色的網路社群,而是可以「噓」人、可以看人被「浸水桶」的殘酷快感,根本不是因為強大的資料庫,裡面專業高手雲集,或是表現社會正義。因為可以表現這些特性的網路工具太多了,並非沒有取代性。

2013年底,法國記者Anthony Peregrine報導尼斯一家叫做La Petite Syrah的咖啡廳,因為受夠了粗魯的客人,決定在黑板上寫下咖啡的三種價格:如果只說「咖啡」的客人,這杯咖啡收費€7歐元。

說「請給我一杯咖啡」的話,同一杯咖啡價格下降到€4.25歐元。

但是如果說「您好!請給我一杯咖啡!」,或是來個擁抱、親吻的見面禮節的話,收費則是€1.40 歐元。

自從在店門口黑板上寫下這個制度之後,這家咖啡館就再也沒有看過粗魯的客人上門。

小小的制度改變,卻會帶來大大的不同。同樣的,一個看起來傷害不大的制度,可能帶來社會莫大的副作用。因為遊戲規則本身,就是在鼓勵特定的行為。

因為,本來就不應該噓人,也不應該踩人。在一個成熟社會,「禮貌」不是奢侈品,而是常識。

我相信「噓」跟「踩」鼓勵這種負面情緒,使用者以為感受到的「社會正義」,很可能只是「不信任」跟「反社會」。這不但是一個社會邁向成熟的阻力,而且當我們把這種負面表達的工具,誤用為「社會良心」甚至「領導民意」,就會把一個社會帶向憤怒跟非理性的偏路。

「其實我本來很不贊同你的想法,後來經過反覆思考及跟朋友討論就覺得你是對的,因為社會要互相信任才會成長,如果只有打臉文、反打臉文的競賽,一點意思都沒有!」威威說。「很多人在現實生活都很OK,在網路上什麼話都罵得出來,很焦慮、需要發洩,也喜歡互相打臉,只是我看完打臉文還是很失落,總覺得很多事還是沒有改變。」

老實說,我覺得台灣網民「很激動」應該不是「天生」的。但是「噓」跟「踩」政策性的養成這種性格。台灣人絕對沒有天生比俄羅斯人易怒,社會正義,也絕對勝過今日俄羅斯,但是網路上看起來,台灣人卻剽悍、憤怒得多。

我所知道的台灣整體,大多數人都不是暴躁性格的人,但是台灣人在網路上都很激動的整體氛圍,其實證明了有怎樣的環境,就會餵養出怎樣的消費者,畢竟沒有廟,哪來的乩童。

「噓」這個遊戲規則本身就是霸凌。

「踩」當然也是。

我真正在意的,都是「踩」跟「噓」為什麼在台灣是普遍現象,在西方網站卻覺得不需要討論,根本是不應該存在的功能。如果有這樣的功能,所以台灣人覺得用起來比較「自在」,用國外網站都沒有那麼「爽」。那不叫爽,是無禮、無知。

基於這個原因,我不會參與任何有「踩」跟「噓」的網路平台,直到這個負面情緒按鈕取消為止。我希望你也是。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