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普通名詞能不能帶來第一流政治?──從九二共識談到季辛吉(二)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普通名詞能不能帶來第一流政治?──從九二共識談到季辛吉(二)
普通名詞能不能帶來第一流政治?──從九二共識談到季辛吉(二) 發文時間: 2015/5/17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3,800+

我們只要回顧一下歷史,就可以知道為什麼九二共識很難被視為專有名詞。

九二共識這個詞是由中華民國行政院大陸委員會主委蘇起在2000年個人提出的概括描述性説法,用九二共識這個詞取代與包裝一中各表。九二共識不是任何一份被簽署的文件的名稱或簡稱。

1992年海峽兩岸政府授權的非官方組織海峽交流基金會和海峽兩岸關係協會,進行香港會談,在會談結束時,當時雙方其實並未達成共識。那年11月16日,海協會給海基會的函件,表達了「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的統一。在事務性商談中,只要表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態度,可以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這個函件同時附有海基會先前所提出的表述方案,該方案說「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12月3日,海基會回函,對此沒有表示異議。這個過程和內容被視為是蘇起所謂共識的重要依據。

在兩會隨後多次談判中,一中各表這個默契逐漸形成。當時供職的前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和秘書長邱進益事後都認為,稱之為九二諒解比九二共識更為適當。共識這個字眼,是高要求、高強度的。不過這個九二諒解即使存在,客觀地說,也依然沒有這樣一份被雙方共同簽署過的當時稱之為諒解的文件,可資確認。在實務上,諒解和備忘錄,為求慎重,往往是被參與各方共同簽署的文件。可是這裡沒有。

綜合而言,兩會似乎的確是通過彼此函件的來往和後續的具體行為,呈現出雙方的一些默契和諒解。雙方的默契和諒解,在經過若干年後,再由第三者蘇起理解和推論出達成過所謂共識,以九二共識這個詞取代與包裝一中各表這個詞。然而在技術上,共識一詞和它所表逹的內容,僅為第三者根據事實所作的一個理解、形容、描述和推論。事實上,兩會從來並沒有共同簽署過一個名之為或簡稱為九二共識的文件。

這便是為什麼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可以一開始並不承認九二共識的存在。直到2005年,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訪問大陸,與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會談後,大陸政府開始接受該名詞,並在公文書上使用。臺灣的海基會一直到2008年5月26日馬英九就任中華民國總統後,才首次正式採納這個名詞。

既然原來沒有這樣明確的事物在當時被這樣稱呼,而只是事後被這樣理解、推論、形容和描述,九二共識很難被視為專有名詞。當然,理論上雖然是這個樣子,也並不絕對。語言是發展中的,日積月累,約定俗成的例子不可勝數。九二共識今後不是沒有可能被漸漸正式對待為專有名詞,問題是,就算成為專有名詞了,依然不可避免地要討論它究竟是什麼。

讓我們看一下中華人民共和國認為九二共識是專有名詞還是普通名詞。

2008年3月26日,中國主席胡錦濤與美國總統布希進行了電話會談。據事後新華社發佈的英文新聞稿,九二共識翻譯為「the 1992 consensus」。諸位已經注意到了,當中「consensus」 並沒有大寫。它不是專有名詞,僅只在普通名詞前加上定冠詞。

美國是怎麼看待的呢?

2010年3月18日,美國國務院亞太副助理國務卿施大偉(David Shear)於美國國會一場聽證會上提到九二共識,九二共識翻譯為the「1992 consensus」。同樣地,「consensus」並沒有大寫。它不是專有名詞,僅只在普通名詞前加上定冠詞。

最後看臺灣。

我們看到,就連原創作者蘇起本人署名的英文文章,也和中美一樣,僅只在普通名詞前加上定冠詞。

既然不是被處理為專有名詞,僅只在普通名詞前加上定冠詞,這意味著美中台目前都認為有九二共識這麼一個特定說法,但並沒有這樣一份叫做這個名字的文獻。

可以理解,給與了共識這樣高強度的字眼,而沒有這樣一份以它為名的文獻證明其存在,又在一般人心目中很容易地誤以為它是專有名詞,九二共識這個詞自然會引起爭論。對一個敏感議題,缺乏一份被毫無疑問地具體簽署認定過的文字,卻稱之為共識,這在稍具規模的企業和金融活動中,都會構成困擾,更不要說在兩岸政治領域了。

就政治上來說,政治人可以對一個課題運用想像力,發揮可能的藝術,將可行性極大化,政治風險與成敗自負。政治的魅力在此。

但是法律追求的是明確和安定,即便是為了要打造建設性模糊空間,依然必須將一組「雙方同意」以及另一組「雙方同意彼此不同意」,給與明文,和一個具體的諒解、宣言、協議、協定、備忘錄或聯合公報的名稱,然後必須讓它成為在某年某月某日雙方簽署過的法定文件,明確化其存在,才好消除最根本的一個疑慮。上海公報是一個例子。

法律和政治,在群體規則制定和平台搭建活動中,有如日月乾坤,缺一不可。季辛吉深諳其理。否則語言和文字的遊戲,只會讓大家不堪其擾。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