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東西方醫界「良心聲言」的反省
首頁 > 人物 > 胡涵婷波士頓 > 東西方醫界「良心聲言」的反省
東西方醫界「良心聲言」的反省 發文時間: 2015/6/10   文 / 胡涵婷波士頓 瀏覽數 / 7,750+

最近參加了在芝加哥舉行的美國癌症學會年會,距離上次參加這個年會已經是13年。這當中,我選擇了參加正式年會後的「精選輯」(叫做 Best of ASCO),因為正式年會規模太大,好像是一個肚子很餓的人,面對著滿山滿谷的食物,卻發現自己在選吃了少數幾道菜之後,就開始打飽嗝了;而其他數不盡的看似也秀色可口的佳肴,就只能淺嚐滋味,或望而興嘆。

ASCO 雖然是美國的癌症學會,也開放給外籍癌症醫護人員及研究學者加入,它的年會吸引全球的參與、與媒體的關注報導。四整天的年會中,最引人注目的是 Plenary Session,在兩個有如美式足球場場地那麼大的會議廳同步播出。會場之浩大,及從很高的天花板懸下來、間隔得恰到好處的映像螢幕,配合無懈可擊的音響設備;讓與會者不論坐在會場多遠的角落,都可以清晰地聆聽演講。讀者可以想像整個會場那種震撼、動人的氣魄,以及被選上 Plenary Session 發表演講的榮耀!

ASCO 的領導風格(leadership)近年來對整個癌症醫學發展方向,除了繼續鼓勵基礎醫學研究、加深對癌症的了解、以其持續修正癌症治療方法之外,也扮演喚醒知識分子社會良心的角色。ASCO 的 leadership 在今年年會希望經常地提醒 Value Based Medicine,創造真正對病人有價值的醫療。Plenary Session 的第一篇演講是眾所矚目的轉移性黑色素瘤以合併免疫治療的亮眼成績。但是,緊接著卻是 紐約市著名的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Medical Center 腸胃腫瘤科主任Dr. Leonard Saltz 的「價值面面觀」(Perspectives of Value),提醒我們在慶祝科學、醫學的重大突破與進步的同時,從價值的觀點,讓我們思考在在昂貴的新藥、新技術充斥的腫瘤醫學發展趨勢中,如何調整我們的思維及行動,才能保護癌症醫學的永續發展 (sustainability)。

就在我前往芝加哥參加ASCO 年會前,好友傳來中國時報刊登的日本近藤誠醫師的警告大眾不要被腫瘤醫師騙了的文章,好友想聽聽我對近藤醫師的說法有什麼想法。幾個月前,我的一個病人就已經把刊登在大紀元報的同一篇文章LINE 給我了。原來,近藤醫師在幾年前出書,發表他對癌症的診斷與治療的另類看法。書非常暢銷,他也獲頒 2012年「菊池寬廣獎」。文章的起頭簡介了近藤醫師的醫學訓練及行醫經驗背景,並且稱譽近藤醫師在日本民間被視為醫界良心。讀他的十項以控訴醫學界做法來告戒社會大眾的主張,語言聳動,卻也未嘗表述了某種程度的實情。這對某些早就對主流醫學抱著懷疑態度,或因為有過失望經驗的人,無異是來自一個醫界長者、有權威性卻與我心有戚戚焉的天籟,進而感佩近藤醫師,而將他的論點視為醫界的良心聲言。

如果只是對近藤醫師的主張嗤之以鼻,也有失公道;畢竟他的某些「忠言」也是中肯、適當的。例如他說「化療劇毒…,化療能否延長患者的生命還有待證明」對許多癌症的確屬實。「愈是『先進』的療法,愈要小心」也是符合主流醫學的多層次臨床試驗後(phase I, II, III, IV),才認可新治療的做法是一致的。他對CT(電腦斷層掃描)幅射量可能致癌性的警語也是正確的。至於近藤醫師其他可能誤導、甚至傷害無辜社會大眾的言論,在《商業週刊》一位署名「勿怪幸」的醫界前輩於2014年9月30日就近藤醫師的三項主張(1. 癌症的檢查診斷是無效的;2. 做為癌症治療的常規手段的手術和化療是沒有意義的;3. 癌症的早期發現、早期治療沒有價值)做了很詳盡的反駁;我很鼓勵有興趣的讀者參考「勿怪幸」先生的文章。

Dr. Saltz 是我非常景仰的醫師。他在大約二十年前就以領導大型的大腸癌化療臨床試驗而出名。他的演講用辭簡潔明確,配合他清晰的口齒,所傳達的信息是鏗鏘有力、發人深省的。Dr. Saltz 幾年前領導他的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Medical Center (MSKMC)同仁抗議一個新的大腸直腸癌標靶藥 Aflibercept 定價過高,杯葛該藥進入MSKMC 藥局。由於 MSKMC 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癌症中心,Dr. Saltz 和他的同事們成功地迫使 Aflibercept 降價。Dr. Saltz 在 ASCO Plenary Session 指出今年 ASCO 最轟動的話題免疫治療新藥之一 Pembrolizumab ,依目前的療程,一個約八十公斤體重的美國人一年藥費是一百萬美元。接下來的投影幕,只有大大的一個驚心觸目的字──Unsustainable ,撐不住的、無法永續經營的!不同於近藤醫師的是,Dr. Saltz 並不譴責科學界或醫界,而是勇敢負責地「擁抱」問題,並且提出可行的做法建議。他最後以英國前首相對美國人創新精神的讚譽(You can always count on Americans to do the right thing - after they have tried everything else.)以及美國家戶喻曉的童話集 Dr. Seuss 的話 : “Unless someone like you cares a whole awful lot, nothing is going to get better.  It is not. ”做總結。唯有你、我都對這個永續經營的話題十二萬分的關切,事情才有好轉的指望。

東西方的醫界良心都痛苦地指出癌症診斷與治療的缺點與困境。然而,一個是以譴責偋棄的手段,將自己連根拔起(近藤誠醫師是放射腫瘤科醫師),完全否認主流醫學的效用與價值;另一個則是承認缺失,卻不譴責或偋棄,反而更是投人於「穿著衣服改衣服」的辛苦改革運動。東方良心看似關切大眾福祉,言論及用心卻令人質疑他以踐踏別人來成就自己的可能動機;西方良心則是 bring everyone together,鼓勵眾志成城,再造追求好上加好、勇於做夢的美國精神!

睽違了十多年的芝加哥城,怡人眼目的街景依舊,也多了不少另人讚嘆的新建物。一個美麗的城市、美麗的國家,永不止息地令人驚艷 (Never cease to amaze me!)。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