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言不由衷,並不等於禮貌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言不由衷,並不等於禮貌
言不由衷,並不等於禮貌 發文時間: 2015/6/18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210,600+

我在快要三十歲時,辭掉在美國的工作,到荷蘭籍的郵輪上一邊旅行一邊打工時,學習待人接物重要的一課。原來所有華人圈政客、成功者「說一套、做一套」,並不是一件正常的事,而且逢人說好聽的場面話,原來叫做虛偽、不叫做禮貌。

記得第一次跟荷蘭人有近距離接觸,是二十多歲時從美國公司總部被派到北京工作的時候。

當時我的一群好朋友,是英國一所餐旅學院來到北京實習一年的大學生,我們到如今雖然都離開中國,各自在世界不同的角落有各自的生活,都還是彼此有固定聯絡。但是當時他們告訴我的事情,現在回頭想想是錯的。

當時他們的同事中,有一位同樣年紀的荷蘭人巴斯,這些好修飾言詞的英國朋友,總是拿巴斯作為取笑的題材,說他是如何的一個怪胎,而且講話三言兩語,又直、又粗魯。

因為我們是好朋友,所以我沒有多想,也跟著大家與巴斯保持距離。

多年之後,我在荷蘭籍的船上工作,船上大部份的船員都是英國人與荷蘭人,我很快地發現兩者的不同。荷蘭人講話雖然難聽,但是如果有一天船要沉了,英國人會拐彎抹角跟我說一切都沒問題,正在緊急修復引擎云云,但一轉眼可能就自己跳上救生艇逃命去,將其他人留在身後。

荷蘭船長不一樣,他會直接了當的告訴我們船會沉的壞消息,要大家跳上救生小艇逃生,嚴格要求讓老弱婦孺先行,就算我們平時彼此討厭,話不投機,荷蘭船長也會等我疏散了以後,自己才最後一個上船。換句話說,他才是我可以放心交付生命的人。

多年之後才發現,講話好不修飾的巴斯,可能才是我真正應該深交的朋友,但當年我太稚嫩,所以錯過了機會。

來自美國的中學教師提姆,說他搬到芬蘭後改掉的美國壞習慣之一,就是他再也不口是心非,說違心之論。

在他還沒有搬到芬蘭定居以前,每次去赫爾辛基探親訪友,時間都很短,但是要見的人很多,所以一整個行程大爆滿,雖然如此,每次跟人見面後,還是會禮貌的說:「希望我們還能再聚。(I would love to meet up again.)」

雖然提姆知道,離開之前根本不可能還有時間再碰頭。就像美國人會說「你隨時來啊!我都在…(Come by anytime!)」,但是如果隔天你正好經過他家,真的按電鈴的話,這位美國人可能會嚇到報警,覺得遇到瘋子。

對於根本就不想保持聯絡的人,卻會說「Let’s keep in touch!」

多年前,我在旅程中認識一對住在康乃狄克州的老夫婦,熟了以後他們很感傷地說:「我寫E-mail給你的話,你會回嗎?」

「當然會啊!」我說。對於這樣突然的問題,我覺得很奇怪。

老太太這時候有些感傷的說:「旅行的時候,我們會遇到新朋友,感覺上大家好得不得了,但是回家後我寫信給他們,卻往往石沈大海,沒有回覆,然後我才知道,原來這些人根本打從一開始就不喜歡我們。」

記得當時剛到美國不久的我,心裡有些吃驚。「美國人原來是這樣啊!」

難怪一個德國女生,知道我住在美國,一開始完全不想理我,後來知道我住在東岸的波士頓,態度才完全改變。

她告訴我如果我是加州人的話,她絕對不會跟我當朋友,還好我是波士頓來的,波士頓人跟德國人比較像,有幾分事實才說幾分話。

我沒有跟他說,波士頓人在美國,是被認為既不禮貌,又不友善的傲慢代表啊!

但我很喜歡波士頓,因為在這直來直往的背後,是充滿「真誠」的。

「我第一次去洛杉磯,走進服飾店,那個帥哥店員一直跟我說話,好親切,就算我沒買什麼東西,要走前他還說『See you later.(待會見)』。我覺得肯定是遇到豔遇了,就說,『我又沒有你的電話,怎麼見呢?』他說他沒有手機,我也沒有,於是我就把旅館電話留給他,他說『Sure, I will call you later! (沒問題,晚點打給妳!)』回飯店以後,我就一直等一直等,都不敢出門,怕錯過帥哥的電話,結果兩天過去了,電話都沒有響!最後終於忍不住了,我披頭散髮抓狂衝到服飾店,直接去找他對質:『你不是說要打電話給我?』那個帥哥一臉驚恐的說:『沒有啊!我只是說說而已啊!妳這個德國瘋女人!』害我整趟旅程就這樣毀了!」

說完我們都笑得不可抑遏。

「然後我才知道,美國人很會隨便說,但是我們德國人不會這樣,如果說會打電話給你,就一定會打啊!」

正如提姆的芬蘭妻子說:「我剛剛跟我媽媽通過電話,她說她的朋友還一直在等我們的電話。你是不是跟他說我們會再約?」

「沒有啊!」提姆這時候就變成了那個洛杉磯的帥哥服飾店員。「我們哪有時間?」

「可是你確實有說,我聽到了。」他的芬蘭妻子說。

「那只是一種說法啊!大家都這麼說的。」

「提姆,」他的妻子嚴厲的說,「在這裡你不能這麼說,我們芬蘭人相信別人嘴裡說出的每一個字。」

提姆說,從那天開始,他再也不說言不由衷的話。我錯過的好朋友巴斯,他唯一「怪」的地方,其實就只是心口合一。自從我明白了以後,我決定也把這樣的習慣,帶進我的日常生活當中。

或許這也就是我在芬蘭的朋友李玉惠說在芬蘭社會上,人與人真誠相待,信任和誠信是這個國家的對人的態度,每個人都能夠信任別人,也能夠肯定自己。

「以工作為例,在台灣很多企業中,主管還是會不時盯著員工工作,被特意觀察的感覺很沒有安全感,會覺得不被信任。想當然,員工就不能自由發揮,有自信有自律地把工作做到最好。」她說到來芬蘭以後最大的改變。

當我也做了這個改變以後,決定不管中聽與否,嘴裡只說心裡想的真話之後,我發現在旅行中,結交的朋友改變了。

過去旅行中,總覺得同樣是亞洲人,自然而然就會有親切感,也容易親近,美國人友善隨和、容易相處,也很不錯,所以旅行中總跟這些人走得特別近。

但是我也知道,一旦旅程結束以後,我們可能各奔東西,這輩子再也不會見面,甚至也不會保持聯絡,頂多就是加入對方的臉書,但是不知不覺,就連對方的長相、名字都忘了。

我以為旅行的本質,就是這樣的。

但是自從改變了自己的態度以後,我開始自然而然地結交來自德國、丹麥、荷蘭、奧地利、挪威的好朋友,我們邀請對方,無論是到自己家裡長住,還是一起去旅行,只要說到的一定都做到。

「我覺得你好厲害,我在歐洲住哪麼久,還是很難打進他們的小圈圈。可是你根本沒有住在歐洲,卻好像到哪裡都有好朋友,而且是很好的那種!」我身邊常住在歐洲的朋友時常會帶著羨慕的口吻這麼說。

說不定,我也成了身邊亞洲人、華人朋友圈中,那個怪胎吧?但是我喜歡這樣的改變,我選擇保留這個我在旅行當中學到的習慣,因為我發現自己因此成為一個值得自己尊重的人。

我不過是學會心口合一而已。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