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炙熱的台灣,八仙塵爆事件的餘爆
首頁 > 人物 > 胡涵婷波士頓 > 炙熱的台灣,八仙塵爆事件的餘爆
炙熱的台灣,八仙塵爆事件的餘爆 發文時間: 2015/7/9   文 / 胡涵婷波士頓 瀏覽數 / 12,700+

八仙塵爆案的 play by play

2015年6月27日 晚間 8:40 至 11:30

案發現場:

八仙樂園粉塵爆炸,音樂會陷入火場。驚慌中緊急救助措施闕如,臨場應變的椅凳、游泳圈擔架,緊急運送傷患到大台北地區各大醫院。在慌亂緊張的狀況下,因為救護車不足或交通動線的混亂,不少傷者是自力救濟,使用其他運輸工具疏散就醫。在事發三個小時後,總算四、五百名輕重傷患清離現場。

和信醫院:

病服中心從電視新聞及網路報導得知此一重大災難,立即知會總機人員、警衛隊、及急症處理中心值班人員待命,以救治來到和信醫院就醫的傷患。一夜沉寂,既無救護車的蹤影,也沒有自力救濟的傷患來到和信醫院求治。

2015年6月28日 – 2015年7月4日

醫院、媒體、網路:

我的醫學院同學在LINE群組發表對塵爆事件醫療處置的看法。

甲:「大家要聲援第一線咬牙收治照顧的醫院。這些醫院也全體動員,支持了病患的生命及傷口照顧。緊急災難大量傷患狀況,先穩定收容後,再逐步尋找後線醫院做接續、長期治療。大家互相幫助,是台灣醫界可貴之作為。」

乙:「沒有燙傷急救設備,收治病人,反而延誤。現在應啟動全國及國際燙傷醫療資源,集中至大量收治傷患之醫院。」

正當我在為同學們的醫者仁心智慧風範感到驕傲時 …

丙:「叫和信醫院捐錢!」

丁:「爽!連日來的悲苦心情,聽到最爽的一句話!」

我連忙喊「卡」!我不怕犯怒地對我這位名醫級同學指出要理性論事,以嫻熟醫療事務者的角度看事情,而不要因個人的偏見扭曲事實。

我很高興我的同學們畢竟是一群真的關心台灣,關心醫界健康的仁者;很快地,大家就達成共識,要各盡所能所長,互相支援。

和信醫院:

因為醫院多年來秉持癌症專門醫院之運作與發展原則,只設置處理癌症病患急症的「急症處理中心」,而無一般醫院的急診室。和信的「品牌」悄然成型。不僅大台北區災難緊急救護的 SOP 沒有和信的名字(所以塵爆事件中的救護車不來),連社會大眾也知道和信是癌症專科醫院,而非綜合醫院(所以自力救濟的傷患一個也沒來)。

這樣的結果,是不是意味著大台北地區的醫療體系,以及民眾的認知,已經能接受和信多年來專科醫院的主張與堅持呢?亦或是如某些別有用心人士無情的躂伐,指控和信是偽善、見死不救的醫院呢?

事實上,除了總機、急症處理中心待命接受傷患,和信獨二的整型外科醫師,一個在度假中自動銷假,前往台北榮總幫忙。另一位也將和信一週的工作集中在兩天,其他時間都將在台大醫院幫忙。我們的加護病房也將加入接續治療的行列。

2015年7月5日

《聯合報》李源德/台大醫學院名譽教授

「近日八仙塵爆事件,數以百計嚴重燒傷的年輕病患,急送鄰近各處醫療機構,唯獨和信「卻自外於雙北緊急醫療網」,為外界抨擊。隨後,該院回應謂和信醫院以癌症專科為主,不對外急診,國外皆然。」

李教授進而指出美國最著名的癌症醫院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及MD Anderson,都有相當規模的急診部門服務病人。「這次和信醫院的說詞,不符當代醫療處置準則。忝為醫界一員,希望大家藉機審己以度人,共同為更美好的台灣醫療努力。」

對於李教授呼籲藉機審己,相信和信的同仁,上上下下都高舉雙手贊成。但是,和信在事發之初,絕無「自外」於雙北緊急醫療網。至於所謂和信醫院的回應,乃是媒體引用了黃院長數年前針對專科醫院架構所闡述的文章。對於重大災難事件,豈有袖手旁觀之心?

筆者認為和信醫院常規的架構與編制,是實實在在地反應我們專注於照顧癌症病人的使命與方向,而將和信醫院缺乏足夠能力處理的疾病,讓台灣眾多的醫學中心及總醫院照顧。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沒有急診室,而有癌症病人急症處理中心。MD Anderson 有急診室,但是也不同於綜合醫院的急診室,它是以處理癌症病人之急症為作業內容。和信醫院的規模遠不如這兩家舉世聞名的醫院,我們只有一個小規模的急症處理中心,但是使命與目標是相同的。

餘爆、餘波

李教授的《聯合報》文章題目是〈醫院不救急,錯置行醫使命〉。筆者並不是想雞蛋裡挑骨頭,但是「救急」與「急救」是不同的。急救是傷患就在眼前,當下就要立即執行的醫療行為。「救急」是 rescue,是如我的同學所言,是有步驟、慎思熟慮、適人適任的完整計畫。我想提供另類看法,「醫院不急救,是錯置行醫使命」;但是「醫院不救急,也許是時機未到」。這些傷患還有漫長的醫療照護。故事還正上演,餘爆之後,還會有許多餘波。就如同李教授所言,我們要藉機審己後,期望營造一個協力擔負社會責任的台灣醫界。

從美國的重大災難處理,展望期許台灣邁向先進國家之水準與氣度

2013年春天,波士頓一整年最重要、最熱烈的國際活動──波士頓馬拉松賽,暴發了震驚全球的恐怖分子壓力鍋爆炸案。馬拉松賽的舉辦日都是在四月中的星期一,這是因紀念美國獨立戰爭的起始時,在波士頓外郊一個小鎮所發出的第一聲槍響的日期,稱為「愛國者節」。它不是國定假日,只有波士頓城內為配合馬拉松賽而放假。我所任職的醫院離波士頓約半個鐘頭車程,是正常上班的。事發時,我仍在診間看病人。一位男護士敲門找我,但不是為了任何一個病人的事情,而是來告訴我馬拉松賽發生了慘劇。這對美國人而言,是唐突的舉動;為了與職務無關的事,打岔看診,是平時不會發生的事。我至今仍清晰地記得 Bill 凝重的神情,也永遠難忘自己當時恍神了幾秒鐘,一時聽不明白 Bill 在描述什麼事情,因為太不可思議,太令人心痛了!這些燦爛、豐盛的生命,就這樣被無情地摧毀了。

當新聞報導反覆地播出血淋淋的災難現場,及幾個傷者如鬼魅般蒼白,毫無血氣與生息的樣貌,大眾不難想像災難的慘重。但是,波士頓的緊急醫療反應措施表現得無懈可擊。首要處置是從將數萬名尚未湧入賽跑終點的參賽者及觀賽人潮,以拒馬及警方的疏導,遠遠地隔開,保留出足夠的空間供救護車、及救難人員順利疏送傷患。波士頓並不像美國其他比較新的大城市,她的街道並不筆直寬敞,這個交通管制,是她成功救難必要的第一步。事後,全國的檢討回顧,學者、評論家都為這場嚴重災難只損失了三條人命,嘖嘖稱奇。這不只拜於波士頓以醫療水準著名,而是她熟稔、井然有序的緊急反應計畫執行力,及全體市民休戚與共,團結互助的結果。

我常說波士頓是我的第二故鄉,但情感上不輸於我的出生地-台灣;因為她滋長我大半成年後的理想與理念。見證了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更讓我毫不靦腆地說,我愛波士頓!

波士頓難道曾經想像過會遭遇壓力鍋爆炸案嗎?當然沒有。但是,當心用在對的地方,就能看清事情,做好事情!在今天這個似乎危機四伏的時代,沒有任何社會或國家,可以 crisis proof (免於危機)或crisis ready(危機全備)。歷史將如何看待我們對八仙塵爆事件的處理功過?功不會在於向國外買到多少屍皮,或改寫醫院設置急診之條例;過也不在因為我們喪失了多少90%燙傷及肺灼傷的病人。功將是我們能不能靈活、適當地運用所有可用的醫療資源,團結合作地共度危機;過則是心用在不對的地方,pointing finger,在故事才剛開始就分崩離析,甚至影響到更多需要好好呵護,長遠計畫照護的病人。

我愛波士頓,但更愛台灣。有時,我愛之深、責之切。有時,也以台灣為傲,或不忍苛責。沒有人會預料遭遇如塵爆事件這樣慘重、大量的燙傷傷患。一些事情做得不盡理想,是不可避免的,但也要檢討,學習,並且改進。讓我們心用在對的地方,讓我們休戚與共,度過難關!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