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不是「無力」,是「無恥」
首頁 > 人物 > 張作錦台北 > 不是「無力」,是「無恥」
讀郭岱君的書想台灣經濟前途 不是「無力」,是「無恥」 發文時間: 2015/7/13   文 / 張作錦台北 瀏覽數 / 29,600+

「許多人誤以為台灣生來就是市場經濟,其實不是。」這是郭岱君博士新書開頭的第一句話。

這本書叫《台灣經濟轉型的故事》,新由「聯經」出版。郭岱君真是一位說「故事」的能手,她以淺白的文字,生動的描述,跨過學術藩籬,直接告訴讀者,台灣是怎樣「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的。別小看括弧內這區區十個字,可是重若千鈞。因為從「計劃」轉到「市場」,當年風雨飄搖的台灣,才能生存穩定,國民生活才能改善,美援停止也才能自力發展,終於創造出「台灣經濟奇蹟」,躋身亞洲四小龍行列。雖然現在敗家子們只會揮霍,不思發展,但仍有先人的餘蔭撐住不倒。

為什麼台灣能從計劃經濟轉到市場經濟,為國家找到活路,郭岱君在書中陳述得條理分明,言而有徵。依筆者閱讀的心得,當時政府官員內心「知恥」和願流「血汗」,更是成功的關鍵。

蔣介石日記自從在美國史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展出以來,中外近代史學者絡繹於途。在八年對日抗戰期間,他每天日記的開頭,都寫一個大大的「恥」字。國家受敵人蹂躪,百姓輾轉於流亡途中,蔣介石要雪恥,他堅持八年,達到目標。

如果日本侵略是恥,把大陸丟掉更是蔣介石的奇恥大辱。他到台灣力圖振作,想任命陳誠為行政院長,以發展經濟來穩住這個孤島。但立法院因派系利益之爭,杯葛這項任命。

1950年3月6日國民黨在中山堂舉行總理紀念會,蔣介石一上台,劈頭就說:「中華民國亡了!」在座的黨政幹部嚇了一跳,全場頓時鴉雀無聲。蔣介石接著指著自己說「我是亡國之奴。」亡國之奴要對「亡國之主」講幾句話。他說,大陸失敗是他領導無方,心中羞愧,無地自容。今天大家在台灣,實際上是處於死裡求生的狀況,他也沒臉去流亡海外。可是,同志到了這個地步還在計較個人利害、相互攻訐,他至為痛心。說到這裡,蔣介石眼淚奪眶而出,言語哽咽,幾度中斷說話。

蔣介石一向嚴謹自制、重視個人尊嚴,這種「失態」是表示他對失掉大陸內心極度悲憤自責。他的言辭和眼淚感動了在場一千多名黨政幹部,很多人隨著流淚。反對者的態度軟化了,同意陳誠出任行政院長。

國府大陸新敗,台灣處境艱難,發展經濟是國家唯一出路。陳誠本此政策,延攬了一批有學養有能力的技術官僚,包括尹仲容、嚴家淦、徐柏園、俞鴻鈞、李國鼎、王作榮、王蓬、費驊等人。照郭岱君的說法:他們都抱著一種孤臣孽子、雪恥復國的憂患意識,也都有「背水一戰」的重大壓力。蔣介石、陳誠願意深切反省,把財經問題交給技術官僚,甚至將財經大權都完全交給非國民黨員的尹仲容。而尹仲容和嚴家淦等不畏艱難、不計榮辱的「雪恥」決心,激勵了追隨他們的年輕幕僚群,以「士為知己者死」的心志,不分晝夜,戮力從公。

這群技術官僚,以尹仲容為領袖。由於蔣介石和陳誠支持他、信任他,當時台灣經濟規劃、金融、外匯管理、美援運用、對外貿易,都在他手中。而他聰明率直,勇於任事,做了別人不願做的事,也擔負了別人不願擔負的風險。這樣的人,竟然也受到立、監兩院利益集團的誣陷,因揚子公司案去職兩年。但蔣介石、陳誠都信任他清白,官司三審判他無罪,政府再請他回任。他復出後仍然勇猛剛毅如昔。三次財經大辯論,他無役不與。到國會解釋他的政策,侃侃而談,據理力爭。他也不怕「圖利他人」,台灣引進塑膠業時,政府官員都主張公營,但尹仲容力主民營,把這項台灣前所未有的大事業,交給一位賣米的小商人王永慶。

他發表《台灣工業發展之逆流》,坦率批評某些人士對經濟活動的觀念不正確,把政府保護視為當然,一見民間企業獲利就「貿然加以抨擊」,「嫌貧又怕富」,這種心理妨礙企業發展。

尹仲容政務繁忙,且又摩頂放踵,到處解釋國家經濟政策,體力消耗過甚。他本有胃病、肝病和嚴重痔疾。有一次他到革命實驗研究院演講時,他當時的秘書葉萬安看到有血從他褲管流下,濕了鞋子,也濕了地板。上前小聲告訴他,他不動聲色,從容講完。同事怕他撐不了,勸他回家休息,他不肯,自認受國家重託,感陳誠厚愛,「願以一死報知遇」。他終於求仁得仁,1963年尹氏病逝,只活了六十歲。

台灣經濟發展另一要角應屬嚴家淦,他恆以國家為念,不計個人榮辱。他當過財政部長,「升任」台灣省主席,但陳誠二次組閣時,知道經濟改革必須有財政支持,又請他回任財政部長,雖形同「降級改敘」,嚴氏也欣然就道。他做人圓融,做事能調和鼎鼐,與勇猛精進的尹仲容正是最好的組合。

郭岱君舉了一個實例:外匯貿易改革,從本位上說,對財政部不利,但嚴家淦全力支持。關務署長周德偉為此案當面羞辱他,彈他一身煙灰,但他全不在意,苦口婆心的與同人溝通,使大家願意接受。外匯鬆綁,為自由化開啟了大門,終於使台灣經濟轉型成功。國人「龍」飛鳳舞之餘,還有多少人記得那些前賢,以及他們雪恥的決心,和流血流汗的拚搏?

現在,台灣經濟萎縮了,倒退了,「台勞」出去打工了,當年四小龍後段班的韓國早不把台灣放在眼裡了,李光耀的新書《觀天下》竟然不提台灣了,對這些多麼不堪的事,有人感到羞恥嗎?無羞惡之心,就不會有奮發圖強的意志、流血流汗的犧牲,大家在內鬥中消沉,在街頭上迷失,以「小確幸」麻醉自己,把正向的動能消耗殆盡。

台灣當前只有一件事比過去「大躍進」,那就是國會對政府政策的無理杯葛,對政務大臣的無盡殘害。不要說今天已無尹仲容、嚴家淦、李國鼎、孫運璿這樣的人,即使有,能存活嗎?

仿郭岱君開卷的第一句話:「別以為台灣生來就是衰敗的,其實不是。」

(原文刊載於2015年6月4日聯合報筆名:龔濟)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