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重看少年Pi的奇幻旅程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重看少年Pi的奇幻旅程
重看少年Pi的奇幻旅程 發文時間: 2015/7/25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3,900+

曠世大文豪蘇東坡在《前赤壁賦》提出過一個看待問題的方法:自其變者而觀之,和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凡事可以從變的角度去觀察,凡事也有著不變因素在起作用。一面流動,一面固定,動靜陰陽,遂顯真相。哲學、音樂、管理乃至選舉、金融、會計都體現它。

那麼現代電影是不是也體現它呢?

好萊塢電影裡面充滿了套路和公式,只要讀兩本電影劇本寫作技巧,就不難明白。舉個例子來說,我們多看幾部超級英雄巨片,你就能歸納出要點,那些題材,都有定數,變的只不過是武器裝備和服裝道具,不變的是正義與邪惡彼此必有打鬥,到最後,一切特異器械,一概拋棄,拳腳功夫決定勝負。一言以蔽之,不管電影技術再怎麼令人目眩神搖,固定不變的場景卻是肉搏。

當然,所有的超級英雄電影都要表現出一定程度的想像力,才能夠賣座,但這些電影吧,也可以說都缺乏了跳脫最後必須肉搏這一個思考框架的終極想像力。西方肉搏的招式十分有限,談到肉搏,究竟有没有或者有哪幾部電影能超過李小龍所創造的世界經典?

《少年Pi的奇幻旅程》是李安導演的力作,最近在洛杉磯恰好能夠看到電視重映,觀後又令我回味無窮,並且追想起2012年冬天初次看這部片子,所留下的第一印象。

Life of Pi描寫一個少年小人物,如何對抗宇宙最大的「邪惡」力量:無親無情,被置之於死地而後生。 Pi不是一般界定的所謂超級英雄,但卻是真實意義之下的一號人物。他依靠最簡約的救生利器,完成了有如大衛對抗巨人那樣艱鉅而不可思議的生死肉搏,而且還倖免於難。

這個故事的戲劇張力,很有可觀。他求生,對抗大海,但與大自然亦敵亦友,厚生容許他多所利用。他對抗在救生艇上和他一起苟全性命的孟加拉虎理查帕克,與老虎鬥智鬥勇,不意建立了共生關係。大自然可以吞噬他,卻時時放他一條生路;老虎可以吃掉他,卻反而成就了他堅韌的求生意志。

他與理查帕克在劇中似乎建立了微妙的理性與感情關係,令人不斷期待故事的發展。但這孟加拉虎在歸屬叢林棄他而去的時刻,全無反顧,顯示了野獸本質,而令心靈稚嫩的少年,著實難以接受。

這部電影的精彩技法,不只表現在劇情上。這是一部3D電影,它的製作效果讓人驚嘆,因船難而失去雙親的少年Pi和老虎貌似友侶的鏡頭,在夜海和星空的襯托下,竟然讓我不由地聯想起那政爭落敗被貶於黃州的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的意境。少年與理查帕克,有如東坡與客,一同「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從Pi透明的眼神,好像幾乎可以讓我們捕捉到蘇東坡的赤壁一嘆,感嘆「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抱明月而長終。」而且那反諷情景,果然也有餘音,「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裊裊,不絕如縷。」乃至「託遺響於悲風」。

蘇東坡於是步入莊子的境界而感慨地說,「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在一剎那間,少年Pi和這孟加拉虎生死之交,好像進入了那「吾與子之所共適」的奇幻化境,「相與枕藉乎舟中,不知東方之既白。」

當然,Pi只不過16歲,而且來自全然不同的時空,再有感受,也不能和大哲學家莊子,以及詩文詞書畫等等一皆登峰造極的蘇軾,相與唱和。在他的故事裡,Pi對大自然浩瀚無邊的哲學和美學成就歸諸上帝。他甚至於堅信,他後來得救,倖免於難,恰恰見證了上帝的存在。 Pi在故事的最後,進入中年,有著幸福的家庭,他的思想依然如此。

在我看來,這大约是這個奇幻旅程最為「奇幻」的結論了。一個人將生命中得到的幸運,投射給上帝,是最膚淺和自私的宗教觀。大凡世俗,只要可能,人人都會願意和上帝建立方便誓約,但願這樣那樣奉献拜求,就可以得到這樣那樣的保佑。這種自利而便利商店式的信仰,完全經不起推敲。Life of Pi無法說明,這萬能的善為什麼最初要容許船難的發生,而且為什麼要讓他的家人全都葬身大海?如果上帝的存在是可以個人自私的理由而去這樣理解的和見證的,那麼我很好奇,Pi如何理解和見證上帝製造了一場船難之惡以及父母雙親的滅頂之災?難道說,它又恰恰證明了上帝的不存在?

人為了生存的需要以及生活上的幸福,去理解和塑造一個會眷顧他的上帝,是百分之百的詞窮語塞之學。大哲如老子、莊子與孔子早在兩千五百年前的軸心時代,就遠離了這種世俗而狹隘的信仰,但如今我們還是常常聽到,這個故事俗調重彈,也不例外。

人如果願意要有信仰,就必須看見凡大宗師都更堅信慈愛。《道德經》記載,那位點明天地不仁、天道無親的老子,自有三寶,第一個就是慈;而且說慈故能勇。 《論語》開宗明義,孔子便說,汎愛眾而親仁。老孔二人,有廣義的師生之誼。釋迦牟尼和耶穌的教導,相隔約五百年,一前一後,遙相呼應,大愛和慈悲,就更不消說了。信仰的最高層次是付出廣大的慈愛,而不是為了取得上帝的保佑和眷顧,因為信仰如果屬於性靈,便不會從自我出發,以自利終結。

有關信仰的知性,Life of Pi這部電影擺出一個煞有介事,但內容卻極為貧弱。其實,導演李安在世界影壇上的成就,主要是感官經驗的開拓。他的作品性喜滿足多媒體多感官挑戰:電影題材或形式首先要富於感官訴求,最好能夠接近準禁忌或新嘗試領域,以製造新聞話題。這是第一幕。

電影一旦先聲奪人,便可以席捲全世界,博取到廣闊而深入的免費宣傳,那是另一個感官訴求。這是第二幕。

讓觀眾走進影院之後,他接下來的的任務,便是盡可能地去滿足觀眾在視覺感官上還沒有被滿足過的細胞,並且還要利用電影技法,帶出更多的想像空間,讓觀眾可以帶回大街小巷和餐桌。這是第三幕。他的電影放映本身,在理想的執行下,是全套製作發行脚本的第三幕。

所以本篇文章的結論是什麼,已經呼之欲出了。自其變者而觀之,巨匠李安的選題,各個不同,琳瑯滿目;自其不變者而觀之,李安心物合一,永遠盡其在我,讓感官和市場掛帥。無論是偶然還是刻意,此爲成功密碼。至於電影藝術的其他種種,特别是劇本,我以為,其實這位感官大師似乎不甚着力。

期待他的後續。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