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好人」有「好報」──張作錦對時局的五大觀察
首頁 > 人物 > 高希均台北 > 「好人」有「好報」──張作錦對時局的五大觀察
「好人」有「好報」──張作錦對時局的五大觀察 發文時間: 2015/7/24   文 / 高希均台北 瀏覽數 / 14,550+

(一)「好人有好報」新解

大多數人相信:好人有好報;如果「好報」尚未出現,那麼「時間還沒到」。

這篇評述張作錦先生著作的標題:「好人有好報」另有新解:

(1)「好」的「人」才能辦出「好」的「報紙」。

(2)好人辦報會有「好報」:辦出好的「報紙」,也會得到好的「報應」。

(3)惡人辦報有「惡報」:辦出惡的「報紙」,也會得到惡的「報應」。

1970年代我常利用暑假回台參與李國鼎先生主持的經濟發展計劃,偶有機會投稿《聯合報》,認識了當時的張作錦總編輯,立刻變成了理念接近的朋友,展開了我們四十多年的莫逆之交。

張作錦在1964年政大新聞系畢業後,即投身《聯合報》,從高雄特派記者起步,43歲即升為總編輯(1975-81),然後赴美進修,並調任《世界日報》紐約總社總編輯(1981-90),90年再回到台北,先後擔任《聯合晚報》、《香港聯合報》、《聯合報》社長等職。擔任社長後,我們習慣稱他為「張社長」。在聯合報系全盛時期擁有五千多位同事,他是極少數能擔任這麼多重要職位的人。

創辦人王惕吾先生愛才惜才,張社長以全方位的聰敏才智,熱情奉獻。對一份報紙,最大的貢獻是要來自新聞內容及編採;這正是張社長的最大強項:找新聞、編報紙、寫評論以及發掘及培植優秀記者是他一生最愛、也是最大的貢獻。

他不僅有敏銳的新聞感,更有深厚的文史底蘊及廣闊世界觀。他日以繼夜的投入,參與打造了聯合報系輝煌的歷史,成為全球頂尖的華人報業。聯合報系是他一生唯一獻身的工作機構。

(二)提出五項大觀察

張社長在聯副「感時篇」專欄寫了27年(1987-2014),海內外矚目。這兩本選集:一本為《誰說民主不亡國》(共96篇);另一本《江山勿留後人愁》(共110篇),所跨越的27年,正是兩岸經濟起飛與民主發展的關鍵歲月。台灣這邊,民主浪潮席捲一切,兩岸關係從李陳的「兩國論」到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大陸那邊,在改革開放與全球化推波助瀾之下,快速成長,已在全球經濟棋盤上舉足輕重;美國則在外交受挫內政受阻下陷入「相對衰退」(relative decline)。

兩本書中匯集的兩百篇文章,是以台灣政治、社會、文化、歷史等主題為評論焦點;以兩岸關係,大陸崛起,美國政情等做為背景比較。現就第一本書稍做評述。它分成五部,每部所定的標題,正反映出作者思維的大脈絡,可稱之為「對兩岸時局的五項大觀察」:

第一項觀察:台灣,成於民主,敗於民主?

其中「請外省政治人物全數退出政壇」,「請王金平離開立法院」都是充滿道德勇氣,傳誦一時的評論。

第二項觀察:政客收買選票,百姓零售國家

評論指出:台灣應當要有「執不執政的黨,都必須是負責任的黨」,事實上看到的卻是「不管是什麼,我都反對到底」。因此「國家領導人困死於政治壓力」,「官民合力使台灣破產」。這就是明年一月總統大選前的淒慘實況。有人好奇地問:為什麼還會有人要去選總統?

第三項觀察:台灣只能是「短暫的富裕」?

剛去世的李光耀,在其最後一本遺著《李光耀觀天下》中,未提台灣。作者感慨的說《李光耀的天下已無台灣》。他續問:「台灣的大亂要開始了?」我的看法:台灣長期經濟下滑,就像絕大多數歐美國家(它們的經濟成長率大都在1~3%之間),從1990年李登輝推動民主化就開始。高度威權的中共可以維持較高的成長,低度威權的新加坡也可維持比其他三小龍較高的成長。民主的代價就是犧牲二至三個百分的成長率。

第四項觀察:自由而無秩序,終將失去自由

環繞這項觀察,作者用27篇文章來反覆討論。流行的「媒體誤國」論誇大嗎?作者提出:「新聞『製造工業』仍未夕陽」,「專業記者愈來愈難找了?」;作者更問「什麼樣的『人』辦報才好」,「沒有人性才能做傳媒」這兩篇與我這篇短文的標題正可相互呼應。

第五項觀察:獅,醒了;龍,怎樣了?

面對「統,不願;獨,不敢;維持現狀,不甘」,作者提出了「大陸現代化是統一條件」,「贊成以公投決定台灣統獨」。當前的狀況是:在世界舞台上,大陸已與美國分庭抗禮;台灣祇能自求多福。如果還有一些人堅持仍要鎖國,不要與大陸多來往;那麼台灣真就會加速走上衰落之路。如果「兩岸一家親」,資源相互合作、整合,讓台灣跳在大陸的肩膀上,雙方互補互利,那麼台灣還有機會靠經濟實力,維持相當尊嚴。

三十年來睡獅醒了,也開始發威了;小龍在民主─民粹的困境與僵局中,已是欲振乏力了。

個人僅就第一本書《誰說民主不亡國》,歸納五點,略予介紹;另一本書《江山勿留後人愁》中,同樣有不少深切、動人的評論,值得讀者探索。

(三)才華折服,觀點傷感

在典範人物缺少的台灣社會,張作錦是少數之一。

在政壇及新聞界,君子已是鳳毛麟角,張作錦是少數之一。

當「星雲真善美傳播獎」於2010年第二屆選出他獲得「終身成就獎」時,大家都認為實至名歸。

在1950~60台灣兩岸對峙動盪不安的年代;在60~70台灣經濟起飛意氣奮發的年代;在80後台灣民主化夾雜民粹的「寧靜革命」中不寧靜的年代;在90後大陸和平崛起,台灣內部分裂,兩岸關係不確定的年代;張作錦或在現場報導,或在編輯台上取捨新聞,或埋首撰寫重要評論。

張作錦是台灣社會及新聞事件半世紀變化中,站在前線的見證人。他這些銳利生動的評論,使海內外讀者宛如身歷其境。普遍被他的才華所折服,似乎又很難不引起迷惘。這就需要21世紀中國人、台灣人、華人做深刻的反思。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