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天津大爆炸、回憶史上最慘印度工安爆炸案
首頁 > 人物 > 黃肇鑣矽谷 > 天津大爆炸、回憶史上最慘印度工安爆炸案
天津大爆炸、回憶史上最慘印度工安爆炸案 發文時間: 2015/8/20   文 / 黃肇鑣矽谷 瀏覽數 / 10,850+

天津港「8·12」濱海新區大爆炸罹難人數過百,週圍有一萬七千戶高密度住宅受傷人數可能很多。罹難者主要受害於有毒化學品氰化鈉的排放,住宅屋內的居民大部分是被碎裂的玻璃所傷,毒品的排放對附近居民的健康會造成許多後遺症。港區內瑞海公司危險品倉庫存儲大量氰化鈉可能為火災爆炸的源頭。此事件讓我回憶史上最慘印度工安爆炸案和我多年前主持的兩工程項目:氰化物的安全設施和安全玻璃開發。

氰化鈉(Sodium Cyanide)為白色結晶顆粒或粉末易潮解,有微弱的苦杏仁氣味。劇毒,皮膚傷口接觸、吸入、吞食微量可中毒死亡。易溶於水,水溶液呈強鹼性,是重要化工原料,用於化學合成、電鍍、冶金和有機合成醫藥和農藥。

港區內存儲大量氰化鈉可能用於提練黃金。自2009年起中國超過南非已成為全球最大黃金產國。中國運用氰化鈉在大量礦石(一噸)中粹取出微量黃全(以克計量) ,此工藝,投資少成本低,但對環境和礦工健康造成極大傷害。

氰化鈉易水解成氰化氫(Hydrogen cyanide)液體,易在空氣中均勻彌散、可燃燒。在空氣中的含量達到6%時具有爆炸性。氫氰酸屬於劇毒類。急性氰化氫中毒的臨床表現為患者呼出氣中有明顯的苦杏仁味,輕度中毒主要表現為胸悶、心悸、心率加快、頭痛、惡心、嘔吐、視物模糊。重度中毒主要表現呈深昏迷狀態,呼吸淺快,陣發性抽搐,甚至痙攣。二次世界大戰中納粹德國常把氰化氫作為毒氣室的殺人毒氣使用。

史上最嚴重的工業災難

1984年12月3日凌晨,印度中部博帕爾市(Bhopal)美國聯合碳化物(Union Carbide)屬下的印度公司設於博帕爾貧民區附近一所農藥廠,發生氰化物洩漏事件。政府確認和氣體洩漏有關的死亡人數為3,787。還有大約8,000人在接下來的兩個星期中喪命。2006官方文件顯示,這次洩漏共造成數十萬人受傷包括38,478局部殘疾及約3,900嚴重殘疾。出事地點為貧民區,人民知識不足,醫療設備缺乏,可能也是傷亡嚴重原因之一。該事件被認為史上最嚴重的工業災難之一。

印度廠使用氰化物之原料為TDI甲苯二異氰酸酯(Toluene diisocyanate)淡黃色液體,具有強烈的刺激性氣味,對皮膚、眼睛和呼吸道有強烈刺激作用,吸入高濃度TDI會引起支氣管炎、肺炎和肺水腫﹔液體與皮膚接觸可引起皮炎、與眼睛接觸可引起嚴重刺激,如果不加以治療,可能導致永久性損傷。長期接觸TDI可引起慢性支氣管炎,可能引起氣喘、呼吸困難和咳嗽。TDI和氰化鈉、氰化氫皆為同類,是美歐工業界最害怕的有毒化工原料之一。

由於這次大災難,世界各國化學集團改變了拒絕與社區通報的態度,亦加強了安全措施。但亦因這事件,很多環保人士以及民眾,都反對將化工廠設於鄰近民居的地點。新建化工廠位置,都會引發民眾的抗爭。

該事件在美國和印度多番訴訟,美方因這次慘劇要向印度政府賠償4.7億美元(以出售該集團持有的印度公司50%股權為代價,當年為天文數目),用以興建治療受影響居民的醫院和研究中心。不久聯合碳化物分拆成若干公司,包括永備電池(Energizer)。而美國聯合碳化物集團在2001年賣給美國陶氏化工(Dow Chemical)集團。

經過26年訴訟,2010年印度法院以最高刑期2年的「過失致死」判定7名印度工廠負責人,引起印度舉國嘩然,認為刑期太短,被認為真正主兇的第8名-美國母公司前董事長安德森(Warren Anderson)因為住在紐約而逍遙法外,他於2014年以93歲歿於養老院。

多年前我主持過一項目是運用氰化物TDI為原料的新產品在芝加哥設廠,為了預防氰化物的外洩,安裝了許多偵測器和安全設施,並給操作員工培訓,還必須向政府環保局定期報告進展。後來實在太害怕出事,就於開工前請研究單位開發出安全的替代原料 MDI,此後二十多年都沒發生事故。

建築用安全玻璃

這次天津爆炸案中有很多傷者是被瞬間爆破的玻璃劃傷刺傷的。二十多年前美國建築已有法規要求接近地面的門窗都得安裝安全玻璃,室內玻璃牆及浴室玻璃門也必用安全玻璃以防小孩或老人失足受傷。高樓大廈的玻璃外牆也得是安全玻璃,以防因颱風吹襲落地的小玻璃片傷人,但其規格又不同。

1980年代歐洲各大都市中心的商業區常受極端份子投撙炸彈,炸破面鄰大街的巨大玻璃門窗、刺傷許多行人。當時我曾負責生產一種高強度塑膠透明薄膜,將之貼在玻璃門窗表面,面街玻璃門窗被炸破裂後的小片皆可貼在塑膠薄膜上,不會傷人。當年去歐洲出差,安全單位會通知我到巴黎餐館時別選坐面鄰大街的座位,至今我仍有這習慣。

中國2004年以後新建住宅都必須使用安全玻璃,此次天津爆炸案暴露出相當多房地產開發商沒有按照法規,而是偷工減料繼續使用造價低廉的普通玻璃,可憐許多無辜居民傷亡。据傳一些樓盤宣傳的雙層玻璃、真空玻璃也都是假的。

回顧天津爆炸案,最應負責的應該是地方政府的各建管單位沒有在建設前參與仔細規畫,與居民構通;建設後安全監測單位沒有仔細驗收,也沒有健全的有毒化學品消防隊。氰化鈉和氰化氫的排放對數千居民的健康很可能造成許多後遺症。我們應該從這類工業和居家安全意外中學到災害:預防、調查、究責、賠償、處罰的教訓。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