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面對文化差異,最不需要的就是我們的意見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面對文化差異,最不需要的就是我們的意見
面對文化差異,最不需要的就是我們的意見 發文時間: 2015/9/2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434,900+

台灣人覺得自己愛乾淨,剛嫁到台灣的印尼配偶卻覺得台灣人很髒,因為早上起床不先洗澡,只有晚上洗一次,而且窗戶整天都關著。

不只印尼,全東南亞人都覺得窗戶打開通風是「乾淨」,就算風沙跑進來也是應該的,反正每天都要時時打掃,但是住在台灣跟中國大陸的人,卻覺得室內的空氣跟室外隔絕「比較乾淨」。

所以究竟台灣人對,還是東南亞人對?

亞洲人都認為歐洲人「髒」,因為天冷的時候甚至沒有每天洗澡,而且同一件衣服,可以穿一個禮拜不洗不換。

歐洲人覺得他們當季用最高價的原價,買一兩件當季最時尚的款式,自己非常喜歡的衣服,然後天天穿,讓自己一整季每一天看起來都很時尚,不洗的理由很簡單,沒有髒到不行的話為什麼要洗?反正兩三個月就要淘汰了,不是嗎?

亞洲人覺得自己愛乾淨,又很愛搭配,擁有很多衣服,時常更換,有時一天更換好幾次,每一件都是自認為不退潮流的萬年百搭款,其實都是過季打折才買的多年前過時款式,歐洲人眼中覺得那麼醜的衣服不管怎麼搭配都很難看,就算一天換一百件,也跟沒換一樣。

所以是亞洲人對,還是歐洲人對?

在回答這問題之前,我希望我們能先問自己:一個人要何等自大,才會覺得自己的意見如此重要,而自己的答案,永遠是對的?

我們寫食記,告訴世界什麼叫做「美味」。但是亞洲人看到「生鮮」會覺得美味,歐洲人卻一想到就噁心。

外國朋友到台灣來,一定要帶到夜市去試試十之八九他們不敢吃的臭豆腐,豬血湯,甚至去吃我們自己也很少去碰觸的蛇肉,看到對方驚恐的表情,當地主的我們滿足的笑了,覺得自己真是個好主人。

然而倫敦的BAO餐館自從開幕以來門庭若市,讓英國人大排長龍,驚豔不已的,不是豬血糕,也不是味道濃厚的大腸麵線,而是我們心目中覺得太過平凡,不足以招待外國朋友的刈包。

所以信手捻來,無論是對美味的認識,對乾淨的定義,還是對注重儀表的定義,我們都可以看到無法銜接的文化差異跟價值差異,像這樣的例子,還可以千千萬萬無限延伸下去,但是我想這樣已經很清楚了。

當我每次在異文化中有卡住的感覺,情感上或是理智上無法完全認同某件事物的時候,我總是提醒自己:「這樣當然也很好(This can also be good.)」。

別人的看法,不用跟我一樣,也可以很好。

比如說,我不需要去挑釁覺得台灣刈包超好吃的倫敦人,硬要扭轉他其實各種內臟跟一堆烏漆嘛黑看不出什麼的滷味才好吃。我只需要為簡單的刈包,在大西洋的另一端找到知音,覺得開心。

每當我用自己的「知道」遇到不能化解的文化衝突時,比如說看到印尼看護工在台灣明明大熱天, 卻堅持包得密不透風的頭巾出門時,我總是提醒自己,其實大部份我覺得不以為然的事情,其實都輪不到我去評斷、判定優劣。

世界很大,而我們知道的很少。面對文化差異時,最需要的是包容和接納。最不需要的,則是我們的寶貴意見。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