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回一封悲觀的信:樂觀是改變的起點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回一封悲觀的信:樂觀是改變的起點
回一封悲觀的信:樂觀是改變的起點 發文時間: 2015/9/8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9,550+

你要我為你做什麼?一位名嘴問撒旦。

撒旦:「你就繼續做你現在做的事,造謠、中傷、毀謗別人,讓這個世界愈亂愈好。」

名嘴:「那我可以得到什麼?」

撒旦:「名與利之外,我可以幫你拿掉良心的負疚。」

最近,收到朋友來信。對當今政局與媒體多所感嘆。他問:「為什麼有一些名嘴與政客,無憑無據卻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見人説人話,見鬼説鬼話。把台灣弄得日漸沉淪,難道他們不用受良心的譴責嗎?

在他的信中,充滿悲觀。

我回了這一則寓言故事給他。我告訴他,期待這樣的人會受良心譴責是不實際的,會有良心負疚的前提,是你得保有「那顆心」。良心的譴責,是給有良心的人的專屬懲罰。

但我請他不要悲觀,我告訴他,如果要論悲觀,我應比很多人更有資格悲觀,離開公職這二年,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成為被清算的首要目標之一,我見識過部分名嘴與政客,那種一出手非置你於死不可、定要你身敗名裂的凶狠與粗暴。

弔詭的是,這「悲慘經驗」,並沒有給我悲觀的答案,我反而深深體會,世界並無樂土,唯一的樂土在樂觀的人的心中。

良心的負疚,雖是給有良心的人的專屬責難,但也是給有良心的人的獨屬禮物。

確實,在黑浪來襲時,我頗受挫折。但當巨浪過去,悄立曠野,忽然覺得,過去心裡頭的許多困惑、罣礙,也被這波翻天覆地的浪濤滌去。

回頭想想,這一路上讓我傷痕累累的是因為自己放不下那「良心」的掛念,這使得我沒有辦法像那些政客或部分名嘴那樣,昨是今非一無滯礙,栽贓抹黑無一不為,手段可以無限上綱、大賺黑心的通告費也不以為恥。

表面上,這讓自己的手段不如人,於是傷痕累累;但風波過後,卻發現,最後讓自己平安穿過風暴的,也同樣是那一份對「良心」的掛念。

一個再淺顯不過的道理,如果自認行正坐穩,都會受到幾近毀滅式的圍剿,倘若持身不正,留下的那怕只是蛛絲一道的縫隙,早就被那襲來的海嘯打得灰飛湮滅了。

而更重要的是,現在的我,處在人生中覺得最自由的時刻,説想説的,做想做的,了無牽掛,只要有憑有據、出於肺腑、不違良心,我的筆,就擁有百分之百的自由。

我的想法,如果有人喜歡、認同,我衷心感謝也覺得歡喜,我會珍惜這些志同道合的知音;但如果有人不認同我的理念,言之有理者,就參考改進;沒道理的,就隨他去。畢竟人的心情能量有限,應該把這有限的心情能量,放在值得在乎的人的身上,對於那些出發點就是想傷害別人的人,該做的防備做好,但不值得為那些人牽腸掛肚。

而這個心情,也不只是個人的心情體悟,我覺得,也不妨用同樣的心情來看待台灣現在呈現的那些讓人憂心的「亂象」。

對於不對的事,就直言其非;對於正確的事,就發聲捍衛。不必考慮會不會被名嘴圍剿、鄉民噓爆。如果有更多的人,可以放下那一份害怕、那一份討好的心情,我們看不慣或憂心的亂象,就會因此而多減一分。

因此,憂心可以,但更重要的是,不要被憂心亂了心,愈是悲觀的局面,愈要維持樂觀的心態,正面以對,更要對公理是非有信心。要知道,失了這一份樂觀,也就失了改變與改善的希望。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