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蒙地卡羅也瘋狂
首頁 > 人物 > 劉 軒台北 > 蒙地卡羅也瘋狂
蒙地卡羅也瘋狂 發文時間: 2015/9/17   文 / 劉 軒台北 瀏覽數 / 33,000+

蒙地卡羅,一個戶口只有一萬多人的海邊小城,自古以來就是權貴雲集的聖地。那裡的碼頭停泊的都是億萬級的私人遊艇,滿街都是豪華超跑,市中心則是舉世聞名的蒙地卡羅大賭場。那真是個錢堆出來的世界。上次去那裡,我就看到好幾輛賓利轎車停在賭場外面,西裝畢挺的司機守在車旁,每都是理著平頭的帥哥,活像足球明星席丹或傑森史塔森,天知道他們的雇主在裡面正撒下多驚人的賭金...

但連在什麼場面都見過的蒙地卡羅大賭場中,某一個夜晚所發生的奇妙事件,連一百年後都還廣為流傳,成為當地的傳奇故事。

時間是1913年8月18日。當晚賭場貴賓滿座,一切都看來正常。但突然從輪盤賭桌那裡傳來了一陣陳驚呼聲,讓賓客們都紛紛引頸探望。

只見主持輪盤賭桌的員工臉色發白,結結巴巴地說:「我發誓,我真的沒有動手腳,真的!」

「怎麼了!?」主管衝過來問。

「這個輪盤已經連續搖出了13個黑,13個!」有位客人指著大喊。

沒賭過輪盤的朋友,一定也看過輪盤的樣子。輪盤上有1-36個數字,分別畫為黑紅間隔的格子。賭桌主持人旋轉了輪盤後,把一個小白球以反方向沿著外圍滾動。小白球慢下來時會因地心引力落入輪盤中的某一個格子,格子中的數字和顏色則是贏家。賭客可以按照數字的號碼、奇偶數或顏色下注。因為顏色只有紅黑兩個選擇,中獎機率是50/50,所以保守的賭客往往都會從這裡開始入門。

蒙地卡羅大賭場,輪盤向來都是最受歡迎的博弈遊戲,但當晚這個賭桌中了邪似的,連續搖出了13個黑色,這就好比連續擲幣13次都是同一個面,是極為罕見的事。

主管說:「各位眼見為憑,這種機器是無法作弊的,況且每次落的數字不同,只是顏色一樣,所以遲早會落在紅色上的!」這次他把輪盤轉得特別快,白球答答答跳了幾下,結果還是落在黑色。

「連續14次了,那我要壓紅色!」一位賭客衝上前。「不可能一直都是黑的啊!」

「是啊,是啊!」一群人聽了,也紛紛把籌碼壓在紅色。結果再搖一次,還是黑的。

連續15次,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賭場,客人都紛紛跑過來。「算我一份!等我一下!」他們揮著手中的籌碼大叫。紅色的賭注區堆滿了錢,黑色則寥寥無幾。賭客想:「怎麼可能連續出現那麼多次黑色,這已經違背常理了,下一個一定就是紅的!」

因為紅黑賭注的兌獎是1:1,壓得較大才能贏較多,所以不少賭客紛紛加碼,「下一個一定會是紅的!」他們大叫,而當黑色又再度出現時,賭客們驚歎 C’est impossible! 然後又繼續加碼。

最後,輪盤的確搖出紅色了...但那是在27次之後。連續出現26個黑是破天荒的機率,而持續下注紅色的賭客則一輸再輸,有些把老本賠光了,有人昏了過去,場面幾乎失控。那一晚最大的意外贏家則是蒙地卡羅大賭場,光是賭注就入賬了數百萬法郎。

這件後人稱為「蒙地卡羅事件」的賭場傳奇,是個很好的心理學教材,因為它顯示了「賭客謬論」(gambler’s fallacy,又稱「蒙地卡羅謬論」)的盲點。

我們理性想想:如果你丟一個硬幣,它落地是正面或反面的機率是50/50。若你連續丟了幾次都是正面,那下一次丟的時候,會更容易得到反面嗎?答案是:一點都不會,因為每次擲幣都是獨立個別的事,跟之前沒有關係。

如果我們從宇宙一開始就不斷擲幣到現在,只要那硬幣是「公正」的(兩面重量相同),所有的次數加起來,應該有一半得到正面,一半得到反面,結果會非常接近50/50,但若我們把歷史記錄攤開來看,你很可能會發現有些時候出現連續很多次正面,或連續很多次反面,搞不好還有長達上百年都連續是正或反!整體看來,這都算是正常的巧合,但若你剛好看到都是正或都是反的時段,就會覺得很不可思議。

這就是賭客謬論的盲點所在。賭客心想:「明明紅黑比率是50/50,而都連續出現20個黑了,太失衡了,接下來一定會是紅!」但其實,接下來搖出紅的機率還是一樣50/50,並不會因為之前都是黑,就比較容易出現紅。若賭錯,那只能算你倒霉。

我相信你現在一定說:「哼,我才不會那麼傻呢!」我同意,畢竟本雜誌的讀者都很聰明,懂得理性思考,但我們要為其他人留意,因為賭客謬論到處都是。

例如,當彩券行張貼「樂透號碼歷史分析」,還有老師幫人用「趨勢」擇號時,那就是賭客謬論。僅因為某號碼出現了很多次或很少次,並不會影響它下一次出現的機率。

當朋友煞有其事地說:「這個球隊以往打十場輸三場,今年十場他們已經輸了三場,之後就應該會逆轉勝了!」這種結論也是賭客謬論。他們的輸贏不是quota,不會額滿了就變。

當理財專員正經八百地說:「觀看過去幾十年,此產業投資報酬率8%,但過去三年都不到1%,遲早會彈回來,可以進場!」那你可能要考慮換理專了,因為他的分析過於片面。

不只是天秤座,每個人在生活中都追求平衡,而當事情似乎違背常理時,我們以「物極必反」的心態,期待它遲早平衡過來。但事情往往不是那麼簡單,我們需要搞清楚因果關係,不能只憑這種常理的「直覺」做判斷。

在牌桌上,我們可見賭客謬論最露骨的表現:「我怎麼可能連續輸那麼多次!?再來一局!」或是相反的:「我現在手氣正旺!讓我再打一下嘛,一定見好就收!」(這種現象叫做「熱手謬論」hot hand fallacy)。許多賭客甚至兩個謬論同時運用,贏的時候覺得自己是「熱手」所以加碼,輸了則覺得「遲早會逆轉」而繼續加碼。這就是賭客成為賭徒的開始。

所以,請不要小看蒙地卡羅謬論和熱手謬論。這些基本的心理盲點,協助打造了澳門和拉斯維加斯那些金碧輝煌的賭城。它們也可能正影響著你身邊的人,令他們做出不智的判斷。人生偶爾都會不順,為了避免更多的損失,我們得知道什麼時候喊停。因為連蒙地卡羅都會連續搖出26個黑,哪裡不會?當大家一窩蜂加碼的時候,假裝自己是007,點杯馬丁尼,冷靜看看再說吧!

(原文刊載於2015年6月號《30雜誌》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