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當中國成為超級大國的那一刻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當中國成為超級大國的那一刻
有感於習近平訪美 當中國成為超級大國的那一刻 發文時間: 2015/9/23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4,200+

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是大國,但還不是超級大國。

我最近在中國走了一圈,接觸了一些朋友,而且還在電視上看了一回抗戰勝利七十週年閱兵。這一切突然給了我一個感想:中國如果成為超級大國,那也會是一件好事。

因為當中國成為超級大國,和美國等量齊觀,或者甚至超過美國的那一刻,中國必須是——

• 人類自由與尊嚴的倡導者和捍衛者

• 世界人文價值的贊助者

• 世界和平的維護者

• 國際均勢的協調者

• 國際衝突的仲裁者

• 世界經濟增長的一大引擎

• 成熟而法治化的金融市場

• 全球環境與建設的支持者

我認為,以上八條,是現代超級大國應該滿足的標準。

中國做為一個潛在的21世紀超級大國,必須要能夠調整思維,改革內政外交,做到義利並舉,在軟和硬兩個實力上都具備超前性,才能夠完成崛起而真正地領導世界。

從美國經驗,人人看到,做為超級大國,它固然是一種地位,它更是廣泛而不間斷的種種責任和義務。

必須要能以大事小,要能擺脫民族主義,至多提倡愛國主義。

要能摒除成見,高懸正義理念,設法代表全人類的共同利益。

要能夠努力解決宗教和種族衝突問題。要有決心處理核子擴散和人類存亡絕續的問題。

就算不願意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也必須領導和提供救火隊服務。必須有能力也有意願,在世界各地處理危機,時時提供救援。

一旦中國成為超級大國,毋庸置疑,已經具備了世界最強大的武裝和動員力量,應該會像今天的美國和其他強國一樣,不再需要閱兵了。

也許有人會問,我們開出上面這麼許多條件,是不是陳義過高?

並不盡然。坦白說,不管誰打算供應怎樣一個新超級大國給世界,這個世界所需要的,其實正是前面一筆筆勾畫出來的領導者。冷戰後的美國,領導單極世界,毀譽參半,曾經成功滿足了一部分要求,但失誤的舉措也不幸留下了嚴重的後果。為今之計,如果中國還沒有準備好,大可以好整以暇,蓄積能量,不急於爭鋒。

從側面看,中國到目前為止,主要的努力,還僅僅屬於經濟範疇。除了一帶一路和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兩件策略若合符節之外,中國似乎不像是有能力在十五年之內,能夠交出漂亮的成績單,蔚為真正領導世界的超級大國。當然,時勢造英雄,就另當別論了。

外交是內政的延伸。內政會是她的問題癥結,但根源所在不是表象,而是本質。中國缺乏一套價值體系,及其合理的制度和表現形式,能夠對外具備了足夠的說服力和吸引力,而對內又形成了足够厚實的凝聚力。優越文化與制度的形成,是需要智慧和時間的,在古時候,這種領先價值和它的表現形式,濃縮為兩個字:「文」與「德」。

所以今天世界的關切,不在於中國一旦成為超級大國之後,會扮演怎樣的功能和角色,因為如果達不到「文」「德」两個標準,光靠「武」「兵」它就不可能取美國而代之。

世界今天的關切,在於中國在成為超級大國之前的發展道路上,它所選擇的以及和世界互動形成的路徑,有多大程度會展佈。這條路徑,和其間的作為,讓世人不確定,甚至擔憂。這過程會處處反映出中國的傳統思想、唯物主義、鬥爭哲學、國家資本主義,以及對21世紀世界秩序的看法。而彼此之間,不無矛盾。

如今所有的懸念,正集中於中國在或許要成為世界超級大國的過程當中,所可能發生的種種情勢變化。老練的外交家季辛吉怎麼看這個問題呢?在他的著作《世界秩序》中有一段話有啟發性。他說:

「任何一國都不可能單槍匹馬地建立世界秩序。要建立真正的世界秩序,它的各個組成部分在保持自身價值的同時,還需要有一種全球性、結構性和法理性的文化,那也就是一種超越了任何一個地區或國家的視角和理想的秩序觀。」

這是季辛吉為我們這個時代,所界定的「文」與「德」。如果我們同意這句話,由此推演,中國應該努力的目標,是能夠在世界和多邊合作 ——

• 展現出「一種全球性、結構性和法理性的文化」

• 建構出「一種超越了任何一個地區或國家的視角和理想的秩序觀」

這文化和秩序觀,只要是經過理性的洗練磨合,自然不應該是圖謀霸權、定於一尊和天朝上國那種模式的。當中國能夠展佈文德、帶來秩序和促進和平,我們才可能看見一個21世紀新超級大國興起的那一刻。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