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看起來不像難民,不行嗎?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看起來不像難民,不行嗎?
看起來不像難民,不行嗎? 發文時間: 2015/10/7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46,650+

根據美國之音前兩天的報導,維也納車站成為敘利亞難民前往德國的轉運大站,這四年來我在緬甸從事跟難民救助發展相關的工作,當然一定要去看看。在出發之前,我心裡想著的文章標題,應該是類似「維也納車站直擊敘利亞難民潮」這樣的吧。

但是我錯了。

事前我已經跟車站協助難民志工Ozan約好,他本身是第二代的土耳其裔移民之子,是一位在維也納土生土長的維也納大學經濟研究所碩士生。

「民眾捐助的物資湧入,我們很快就沒地方存放,只好拜託SPAR超市把倉庫打開借放,結果倉庫也很快就滿了,最後只好請市民不要再捐東西來了。」他說明這一個星期以來發生的情形。

一般民眾對於難民的刻板印象就是「又餓又窮又可憐」,但是這用來形容我眼前的這些難民並不符合。

「他們很多是醫師,律師,或是有錢人家的青少年,」我在當地的好朋友Josef也說,「在超市結帳的時候,他們掏出500歐元的大鈔付錢,我這輩子從來沒有用過這種大鈔。」Josef是一家跨國半導體公司的財務副總裁。

難民的面孔,跟我們的刻板印象不同,但是並不代表他們不需要幫助,只是他們需要的幫助,跟我們想像的不一樣。

(圖:維也納車站內的敘利亞難民照片提供:褚士瑩)

近來我在緬甸的工作內容,大部分是跟難民營的工作者培力有關,他們是所謂的IDP(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中文翻譯成為「國內流離失所者」,定義上是指被迫逃離家園但仍在其祖國境內的人。雖然在中文字面上看不出是難民,日文的稱呼是「國內避難民」卻比較接近事實。他們雖然在法律意義上,不屬於難民,但是他們因為國內的武裝衝突、普遍暴力和人權問題而被迫逃離家園,逃難時在邊境被林國的軍隊或武力阻擋無法跨越,所以當然是實質的難民,只是沒有難民的身份。根據維基百科的中文版,截至2013年底,這樣的難民,全世界至少有3330萬人。與2012年相比,這一數字增加了16%,連續第二年創歷史新高。根據聯合國難民署(UNHCR)的數字,緬甸目前有超過24萬這樣的境內實質難民,卻沒有難民身份,也因此無法得到國際組織照顧、安置的福利,過去這四年來,只能在中央政府的控制下,限制只能讓沒有難民照顧經驗的教會組織處理這些難民的照顧工作。

在日本,隨著中小型鄉鎮的經濟衰退、高齡老人的超獨居時代來臨,也形成了另外一種「購物難民」。購物難民指的是在自家徒步十分鐘左右的距離內沒有商店,要買生活必需品十分不方便的人。因為經濟太差,許多地方車站商店街原本提供完整生活機能的各種小店,都紛紛因為經營不下去而拉下鐵門,如果是高齡行動不便,無法自己開車,騎車,當地也幾乎沒有任何公眾交通工具可以使用,也不會使用電視或網路購物、宅配到府,這些老人家就因此陷入就算有現金,也無法買到生活必需品的窘況,甚至在屋內餓死、熱死、渴死很長時間後,才被發現的情形。這些老人家的生活,即使身在富裕、便利的國家,也實質過著難民的生活。

站在維也納車站,看著每個都在滑手機的難民,我想起臺北海外和平服務團(TOPS)計畫專員葉靜倫之前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說的,「只看逃難者擁有的多寡,拒絕認識逃亡的成因與身分困境,拒絕以人道標準來看待同類,所導致的就是一廂情願要求他們看來好可憐好心酸,好窮好脆弱,然後自行想像一個行為框架,不允許他們開口要求,不允許他們看起來乾淨整齊身強力壯,不允許他們擁有智慧型手機,更不能接受他們在勉強活得下去的寥寥食水之外(膽敢)要求更多,否則就『不夠可憐』,不再值得幫助。」

然而事實是,他們就是你我。他們不過是做了你我在那樣的情境下會做的事。如果你在出逃時會比較計算哪個國家的福利制度最能安身,他們也會;如果你會為了逃離戰火或迫害而傾家蕩產甚至偷拐搶騙,他們也會;如果你身為家中最身強力壯的那個人,會願意先冒死非法進入他國尋求庇護,讓其他較脆弱的家庭成員多年後能(因為你提出的申請而有可能)合法團聚,他們也會;如果你會在成堆的捐贈衣物裡挑揀比較好的衣服,在破爛竹屋裡要求一個隔間擁有一點隱私,他們也會。

如果你到了異地會需要尊嚴,不想被施捨,他們也會。

世間最可貴的莫過於堅強自立的落難者。他們不需要可憐,不需要同情,只需要協助他們撐過非常時期的支援與支持,以及建立在正確認知上的尊重,和合理人道的友善看待。端坐在和平安逸的電腦螢幕後譏諷這些人算計、爭取、挑撿、為自己想辦法,是不公平的。因為有一天當這個世界遺忘他們(那一天很快就會到來),他們終究是唯一能拯救自己的人。

且我們也相信,有一天當一切塵埃落定,如今的難民會逐漸找回他們的聲音。他們會說話,會寫字,會回憶,會記錄歷史,他們會告訴世人以及後代子子孫孫:「當年,這個世界是這樣對待我們。」

英國《獨立報》前一陣的文章標題下得好極了:「很訝異敘利亞難民有智慧型手機嗎?很抱歉我必須告訴你,你是大白癡。(Surprised that Syrian refugees have smartphones? Sorry to break this to you, but you're an idiot)」敘利亞內戰爆發之前,就是個手機擁有率超過87%的國家,我在緬甸與難民工作這麼長的時間,也清楚知道智慧型手機是難民最重要的財產之一,對他們來說甚至比食物、衣服還要重要,在富裕國家智慧型手機不是必需品,甚至我身邊也會有人很自豪的宣稱他只有「智障型手機」,甚至沒有手機,但是在貧窮、戰亂的地方,無論是敘利亞還是緬甸,非洲還是中東,智慧型手機不是為了炫富,也不是有錢人的專利,而是跟親人保持聯繫、找尋生路的救命工具,不能用我們自己的經驗來套用難民對於智慧型手機的依賴。

(圖:敘利亞的「難民」形象,跟我們的想像不太一樣,所需要的「援助」也不是你我想像的/照片提供:褚士瑩)

我可以簡簡單單地從維也納搭飛機到德國,飛行只有短短一個小時,但是要花眼前維也納火車站的難民多長的時間?是一個禮拜?一個月?還是一年?就算站在他們面前不到一公尺的距離,我真的知道眼前穿著光鮮亮麗,口袋隨便就可以掏出500歐元大鈔,埋頭滑著iPhone的敘利亞難民,他們的人生正在經歷什麼嗎?

這樣的時刻,我再度提醒自己:世界很大,而我們知道的很少。面對無法理解的差異時,最需要的是包容和接納。最不需要的,就是我們的寶貴意見。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