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做更透明的公益
首頁 > 人物 > 袁 岳北京 > 做更透明的公益
做更透明的公益 發文時間: 2013/6/1   文 / 袁 岳北京 瀏覽數 / 4,700+

本人最早接觸專業公益是在1994年左右開始為聯合國系統與其他國家援外機構做對援華公益專案的成效評估。在那些專案中積累的經驗讓我學習到了評估對於公益專案管理的重要性,甚至可以說沒有可評估的結果,公益項目就很可能流於形式甚至成為問題的根源;協力廠商評估的立場觀點方法的重要價值;我們在那些專案的基礎上,根據中國公益發展的特點,持續研發出了不少快速高效的專業評估方法。

在我參與很多公益專案的時候,觀察這些公益機構與專案管理是否具有可評估性,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指標。中國紅十字會的公益專案的透明度與可評估性不足正是以往它的問題所在之一,也是目前的努力方向,沒有專業的可評估機制就很難確切地瞭解它的專案落地情形。

我受邀參與作為中國紅十字會社會監督委員會的委員時,從一開始界定我自己的角色作用的時候,就是推動紅會完善公益專案的透明可評估機制。當然,任何工作的推動如果只是一個自己口頭上提提建議的事情那是比較容易的,真的要落實則有很大的問題,尤其是要有大量專業工作與團隊人員的投入。

2013年2月底紅會考慮在博愛家園專案中建立專案評價機制,但這涉及到評價指標的設計、具體評價測量工具的設計、評價結果的分析與報告寫作,還有未來協力廠商評估機制的管理機制等的設計。

考慮工作效率與專案預算的可承擔性,我所在的公司當時以相當於常規報價1/3左右的水準(人民幣6萬元,項目於4月3日首付3.6萬元,目前支援與設計工作已經全面完成,餘款未付),提供專業團隊做前期評價指標、測量工具與報告編纂支持的工作。在此要特別說明的是,此專案現有的評估方法正如紅會所公佈的那樣,實地實施為其本系統實施,從立場與技術上來說並非最理想,但可理解為紅會系統朝向建設更為理想的可評估機制的開端,零點的設計中也規劃了下一步協力廠商評估的規則與操作管理手冊。

鑒於公益監督工作的敏感性,同時考慮嚴格的專業公益規則要求,在本人受邀出任紅會社監委委員期間,本人所在公司承接了紅會專案評估的技術支援工作,本人的社監委角色與評估方法支持專案之間就會有了媒體與公眾提出的瓜田李下之嫌,為此特做如下聲明:一本人對於上述合作關聯性的敏感不夠深自反省,就本次合作決定退回所有委託款,前期工作作為義務支持;二公益專案成效必須建立評估機制,但未來對於紅會專案的評估機制的建設如有具體建議與革新諮詢,也均將義務提供,不收取費用;三繼續推動以協力廠商評估監督紅會公益專案,但本人擔任社監委委員期間及不擔任社監委委員之後的三年內不會承接紅會公益的任何專案評估工作;四在社監委委員會全會期間,向委員會報告本此專案的合作情況,接受委員會對此問題的判斷與意見,如委員會認為必要本人將辭去社監委委員一職。

結合本人在公益領域的接觸,我就此也特別提出四項意見供公益界同仁參考:一是期待無論官方背景與民間背景的公益基金會與公益機構,均應努力重視與完善公益專案的落地情況與成效評估,沒有這樣的評估,就意味著公益專案不是真正的閉環管理系統,就無法給捐助人以切實的交代;二是公益專案的專業評估需要投入,公益機構包括捐助人應支援專業評估,並預算出適當的評估費用,在國際公益專案管理中評估預算普遍占到專案總費用的5%左右,最多會到10%,因為沒有適當的預算支援就很難支援持續的專業評估,這是現在大部分公益機構普遍缺乏的設計;三是評估應以協力廠商評估為主,協力廠商評估機構的選擇應不論專案規模大小應全面實行公開招標;四是作為公益專案透明化的組成部分,評估方法、時間表、結果均應全面向捐助人公開,如為公募基金會則應向社會公眾公開。

(原文刊載於袁岳博客)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