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五億中產階級人口往哪去?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五億中產階級人口往哪去?
五億中產階級人口往哪去? 發文時間: 2015/10/13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2,750+

在上個月發表了《當中國成為超級大國的那一刻》這篇文字之後,收到一些朋友的有意思的迴響,我特別挑選了其中五則,在這裡一敘。

一位在台灣銀行界很有成就的前輩,來函說這篇文字「善心善念善行」。這個評語,意味深長。

一位在矽谷創業多年的老友來函直觀地說:「我愛這個標題!」

我回了他一個電話,和他分享了一則軼事。世界馳名的女鋼琴家王羽佳在2011年8月,著橙色短裙在洛杉磯好萊塢碗音樂劇場,精彩演出艱深而美妙的拉赫曼尼諾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之後,她頓時擁有了第二個身分:她成為了全球古典音樂界的時裝話題名人。那場演出,我在現場目睹轟動,一年半以後,因為工作上的關係,我和她相識,她親口和我說,有若干愛樂者願意讚賞她,「我喜歡妳的禮服」,卻忘記評價她的音樂。

一位定居洛杉磯的名作家,來函和我說如下幾句十分過譽的話:「拜讀大作,特別欣賞此篇,中肯,大度,銳利而不失厚德,有王者之風!」我不能承受,怕以後再也提不起筆。

給與寶貴批評的自然也有,激發我慎重思考。一位北京出身,在加州大學系統任教的文史學者,直截了當地說:「謝謝妙文,但立論似乎太高,中國永遠不可能成為美國一樣的超級大國。」

我忍不住回函,「大教授,美國也沒能時時處處達到標準,文中指出了。但是,世界對美國 的期待的確如此之高。」

我接著問:「我好奇地想知道,你認為中國在哪些方面永遠不可能成為美國一樣的超級大國?」世界上沒有兩個國家是一模一樣的,我們也不必期待中國會和美國一樣,但是在哪些方面會永遠不一樣呢?

我一直還沒有得到回音。

最後,讓我引述一位香港學者的來函。他說:「大文拜讀。你的願望很好。中國不見得和你的看法相近。記得當年駐聯合國代表黃華說的嗎?兩個超級大國,都…,指的固然是美國和蘇聯。也就是說,在他們眼中,蘇聯也是超級大國的典型。使中國成爲另一個蘇聯,是超級大國了,但符合你的條件嗎?」

我想了想,準備這樣回覆。

蘇聯曾經是超級大國,按照一般定義,在冷戰時代它也的確是的。但蘇聯在武器、經濟與政治競賽中失敗,下場是崩潰。所以下一個大國,如果在經濟體制和全球競爭力兩個方面還不夠超前,最好不要窮兵黷武,去和美國較量。這個經驗教訓,北京顯然有考慮。事實上,美國祇要能繼續讓國際通行美元,作強勢貨幣,繼續印鈔,加上本身地緣有利,市場龐大,資源豐富,那麼中國在軍事上,便難以等量齊觀。如果中國的政治、司法和財產權改善不顯著,不足以給與人民保障,人才和財富的上一代、這一代和下一代,還是會繼續大量往美國輸出。

去做當年蘇聯那樣的邪惡超級大國?我深信中國不會。首先,不論主客觀條件,今天中國都不是蘇聯,根據瑞士信貸集團新發表的財富報告,中國是世界第二大富裕國家,中產階級的人數有一億九百萬人,是世界第一,超過美國的九千兩百萬;阿里巴巴集團甚至樂觀估計,再十多年,大陸中產階級會達到五億人,會是美國的三倍。再說,如今時代不同了,如果一定要選擇那一條邪惡道路,北京會在還沒有成為超級大國之前,甚至連內部治理和台港疆藏關係都不能安定,而內外受制,如何超級得起來。

我列出的理想標準,是21世紀的。在本世紀的規範要求之下,中國大有可為之處很多,亞投行和一帶一路只是開始,今後會出現很多機會。中國很明顯可以另闢蹊徑,走出一條良性超級路線,其性質只不過與美國不盡相同。

這標準的前面四條:做人類自由與尊嚴的倡導者和捍衛者、世界人文價值的贊助者、世界和平的維護者和國際均勢的協調者,在人類文明的這個時代,和這個地緣政治條件下,中國最終是不會迴避的。切要的是,中國文化傳統一旦大復興,長遠會有助於它重塑包容,而抑制對立。這四條超級大國界定標準,就理念本質,其實與中國歷代世界觀,大體不相違背。不違背就意味著在斯土斯民有根有據,不離譜。

我們可以鼓勵北京做這樣的衡量:如果中國人普遍認為美國基本上是一個八分良性超級大國,有兩分惡性,那麼北京只要努力邁向七分良性,便能夠贏得舉世尊敬,如果進而再能做到八分,世界格局已經完全改觀,人心與財貨的引力,將告扭轉。這個世界夠大,容得下兩三個超級大國,中國與俄羅斯的立國本質與條件又截然不同,既然如此,中國何必有康莊大道不走,置自身於險地?!

而如果中國認為美國這樣的超級大國基本上只有五分良性(顯然低估),有五分惡性,那就更容易了。北京只要努力做到六分良性,全世界都要說中國好。

進一步說,按季辛吉的標準,中國如果要成為超級大國,就必須展現出一種全球性、結構性和法理性的文化,打造出一種超越了中國本身的視角和理想的秩序觀。做一個極端的理論性假設:一個國家(任何一個國家)不能一方面拼命只講民族主義,做零和競賽,另一方面又期待世界被 它的這種利己的甚至於悲劇性的秩序觀所領導。

國際政治看重硬實力,這是事實,但是文德治理、理性洗練加上軟實力的透秀,所匯聚的總體成果,既是中國在本世紀上半葉躍升成為超級大國的充分條件,也是必要條件。從習近平九月下旬訪問美國和聯合國的表現來看,中國目前走的道路,似乎在一定程度上依然反映了這個認識。中國政府高調盤點訪美49項成果的種種內容,顯示出中國的官方自我定位,以延續性為基調。如果一名選手每次賽事結束,都贏得喝彩,他會對這個賽局保持好感。中國的處境和國家意志,與昔日蘇聯、今日俄羅斯,都大不相同。

孟子說,「有恆產者有恆心」,恆心意味著一定高度的人民道德和行為準則,我們可以懷疑一切,但無法懷疑將來那五億中產階級人口所形成的方向。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