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美國大選評論系列一〉透明合法但還是腐化!怎麼辦?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美國大選評論系列一〉透明合法但還是腐化!怎麼辦?
美國大選評論系列一〉透明合法但還是腐化!怎麼辦? 發文時間: 2015/10/24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3,350+

這是個奇特的年代:民主似乎使我們愈來愈忙碌,有人動腦、有人動口、有人動手、有人動腳。美國媒體將2016年總統大選竟然戲稱為賽馬,每天不停地追踪採訪不說,幾乎每月還要舉行電視辯論會,趕著名駒上陣,一字排開,品頭論足,利用矛盾,相互較勁。民主讓我們動個不停,難怪民主這兩個字常常和運動連在一起。

民主在走,而美國人民卻覺得距離那1776獨立建國所宣揚的共和理念已經愈來愈遠了。我分别參與過共和民主兩黨的總統候選人提名大會,涉獵觀察多年美國政治,也一度經常捐助許多位目前已經很成功的多數族裔和亞裔候選人競選市級、郡級、州級到聯邦級的政府職位,我感覺,美國共和像是青春,一去不復返,而民主卻像是同學會和校友會,還在辦,還在聚餐,彼此互稱同學,像是時光可以倒流,刻舟可以求劍。

自從誇張而戲劇化的紙牌屋(House of Cards)這部電視系列片推出以後,人們對於華府內幕充滿了想像。總統、白宫、國會議員、議員幕僚、夫妻、候選人、媒體、行政官員、監管機關、遊說機構、捐款人和非牟利機構,關係錯綜複雜,脫不開權錢名利。我在這裡先提供一些會說話的數字,一方面幫助想像,另一方面又拉近現實,讓我們窺見這個食物鏈和政治文化的因果由來。

沒有什麼能夠比現金流更現實了,我們看一下美國一名聯邦政治人物的競選開支。

龐大的競選經費

美國競選經費的數據,新的容易找,舊的不好找。我在一些美國學者的著作裡,做了一番蒐集整理。按今天的幣值推算,在1950和1960年代,美國國會參議員的競選經費,平均一位大約要花50萬美元。眾議員的競選經費,大約10萬美元。

美國參議員競選經費,平均在1974年要花190萬美元。這個數字,到1982年增長為兩倍,到1994年增長為三倍,到2006年增長為四倍,也就是大約每位要花760萬美元。

眾議員的競選經費,平均在1974年要花23萬6千美元。這個數字,到1982年增長為兩倍,到1996年增長為三倍,到2006年增長為四倍,到2010年,跳升為五倍,也就是大約每位要花120萬美元。

這些數字都是按2010年幣值倒推計算的。 (按,23萬6千美元大約相當於1974年當年幣值的5萬6千美元。)

2010年以來每次國會選舉,參眾兩院所有參選者的競選經費,總共大約在15億美元上下。

美國總統競選經費開支也可以比較一下,2004年是6億4千萬美元;2008年躍升為17億美元,其中歐巴馬開支7億多,遠遠超過他的黨內和黨外對手(希拉蕊(Hilary Clinton), 2億5千萬;麥凱恩(John McCain),2億2千萬)(兩個感想:其一,許多人誤以為民主黨是屬於中下階層的黨。其二,歐巴馬經此一役,不知道欠下多少政治負債。好萊塢金主的持續大筆捐款,后来直接促成了他改弦易轍,主張同性婚合法);2012年則將近20億美元,歐巴馬欠的更多了。

2012年是上一個涵蓋總統和國會議員改選的大選年,當時聯邦選舉開支一共達到70多億美元。候選人花了30多億,政黨花了20億,傳統型的政治行動委員會花了12億,另外,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花了9億。

2016年只會更多。

美國國會參議員的任期是六年,眾議員的任期是兩年。所以,讓我們總結一下,目前選美國聯邦參議員,每六年要募集競選經費大概850萬美元。選聯邦眾議員,每兩年要募集競選經費大概150萬美元。

選美國總統,每四年改選一次,要募集競選經費大概10億美元。

這些數字還都不包括候選人爭取到的各種政治行動委員會的外圍後援支持。政治行動委員會的廣告開支,只要不針對特定候選人,在法律上沒有任何金額限制。

上面列舉的這些數字很大嗎?有人會說,這不算什麼,和獨裁專制政府所造成的不公不義和奢侈浪費,以及一場流血革命所付出的慘痛代價相比,便宜太多了。而且美國法治社會的最大優點,是力求透明,只要透明就不怕貪腐。

依賴型腐化的陷阱

是這樣嗎?不盡然。制度化的合法腐化,就往往是透明的。而制度化的合法腐化,在美國高度民主政治體制底下,其來有自。原因是,競選經費需求太高,而入不敷出,使得公職候選人,除了少數例外,容易掉進依賴型腐化的陷阱。

舉一個例子,根據文獻記載,目前擔任駐中國大使,曾經擔任過參議院金融委員會主席的包可士(Max Baucus),在2003年到2008年五年內,從他所主管的金融、保險和健康產業的利益團體,募集了五百萬美元以上政治獻金。這便是公開透明的。請問這位議員平日如何對待這些利益團體呢?美國2008年爆發的金融恐慌和經濟大衰退,和立法議事工作有沒有若干程度的關係呢?

依賴,像是一個社會主義名詞,但是在美國資本主義大民主,已經完全生根,無法撼動。

依賴,在一個相對乾淨的美國政治,是指依賴於合法化的賄賂。美國擔任過16年國會眾議員,後來陸續擔任白宮幕僚長、中央情報局局長和國防部長的帕内達(Leon Panetta),感慨地說,“Legalized bribery has become part of the culture of how this place operates .”

帕內達的感慨,總結了一生事業所積累的,來自從地方到華府,大約是最普遍最高最深層最權威最內幕最中肯的體會。

讓我做為一名關懷提倡法治的學者和律師,換一個口吻提出這個普世問題:透明合法但還是腐化!怎麼辦?

我相信,改革必須從問題的根源做起:美國的公職競選經費對個人來說,太過龐大了。

除非你是共和黨總統競選人房地產大亨和電視名人壯普(Donald Trump)者流,他是億萬富翁,政治獻金挪不動他。這個立場,經他宣揚,已經加分,且看下回分解。

(待續)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