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美國大選評論系列二〉選舉就像看一場不上映的電影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美國大選評論系列二〉選舉就像看一場不上映的電影
美國大選評論系列二〉選舉就像看一場不上映的電影 發文時間: 2015/11/1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3,200+

由於競選經費金額龐大,而收入又只能勉強維持生活,使得美國聯邦從政人(英文politician 的正確原意)容易掉進依賴型腐化的陷阱。這真是民主的悲劇,因為被從政人採取的尋租手段所出賣的,一定是選民和納稅人的利益。美國民主的代價,絕對是那70億美元選舉開支的十倍不止。

大約在一個月前,蓋洛普公佈民意調查結果,發現75%的美國人,認為政府存在著廣泛的貪腐現象。這個調查不是今年第一次做,在小布希政府時代,這個數字曾經相對低到67%,最近幾年,則徘徊在73%和79%之間。可見美國人民,眼睛早已雪亮。難怪紙牌屋(House of Cards)雖然純屬虛構,但這部電視系列每季播出,收視率和評價雙高,而且今年共和黨總統競選人競選,詭異迷離,政治素人房地產大亨川普(Donald Trump)和名醫卡森(Ben Carson),反而能主導議題,支持度居高不下。

政府違反民約

美國聯邦參議員有100位,聯邦眾議員有435位。兩院議員同薪同酬,每年薪資和福利不到20萬美元。按美國大城市的標準,除非這位議員原來就家財萬貫、配偶有收入或者生活十分節省,這樣的薪資不夠照顧兩地,維持選區一個家,再分租華府一間小寓所,以及支付其他種種活動開支和同僚互助兼酬酢。加薪極難,受賄無膽,於是制度化的合法腐化出現了。

美國有將近四百位議員合法設置了個人領袖政治行動委員會(leadership PAC),用募款的方式支持各項政治開銷,包括與募款、政治活動有關(或號稱與募款、政治活動有關)的旅行、餐飲、娛樂和高爾夫等等。在2010年選舉週期,國會的領袖政治行動委員會總共募集了4千1百萬美元。平均下來,數字不大,可以補助日常開支,但是任何一名議員仍然不夠支應他龐大的競選經費。

所以根據統計,美國國會議員竟然有30%到70%的時間,用在募款上。而且這樣的時間分配,大致上是約定俗成,黨團容許的。

其第一個不幸的結果,是議員只好主要聽從黨團的政治安排和幕僚的建議,本人根本沒有時間去仔細閱讀、了解和思考每一個議案內容。著名的參議員愛德華甘乃迪(Ted Kennedy)在2009年出版的回憶錄裡面,披露國會幕僚已經普遍承擔高達95%的立法工作。納稅人選出的議員本人,僅只過問5%。甘乃迪在2009那一年過世,他不知道身後第二年的情況,會愈演愈烈,民主黨控制下的國會通過重大的所謂歐巴馬健保法案,是百分之一百的政治性決定,共和黨議員沒有一個人投贊成票。健保法案長達兩千多頁(隨後衍生的法規大約一萬到兩萬頁),疊起來幾乎像書桌一般高,我們可以想像兩黨許多議員根本不會認真讀過。

其第二個不幸的結果,是遊說對象頓時增加了好多倍。幕僚決定權大了,遊說對象如今大可以包括那些能幹的幕僚,不再受限於535位議員。

這些現象告訴我們,美國選民投的那張票,已經被黨團、助理、利益團體、捐款人和說客等等,一層層地剝削稀釋到幾乎無影無蹤的程度。

這現象就好像,你到鎮上唯一的一家電影院,高高興興地買了一張票去看一場好電影,進了戲院,結果戲院臨時決定換片(也許從來沒打算演),另外放了一部吵吵鬧鬧的爛片。你的寶貴時間不但浪費了,還規定不能退票。隔了幾天,你不信看不成,再買票進場,結果戲院還是矇了你,不放映那部片子。

所以,選舉有時候就像去看一場不上映的電影:你去投票,但候選人一旦當選,政見總是不兌現,你能如何?

選舉絕對不是看電視,觀眾隨時可以轉台。

對於這種政府和人民契約關係的毀壞,是的,美國已經不斷發生,政府無力挽救。今年的美國民意,都在大聲疾呼,要選出局外新人,打破體制,顛覆權威。不然,美式民主只有繼續急速衰敗!

選舉不是看電視

國會幕僚人數有多少?在1957年,每位國會眾議員平均有5.6名僚屬,每位國會參議員平均有11.6名。在1967年,每位國會眾議員的幕僚平均人數增加到9.2,每位參議員的幕僚增加到17.5。到了1977年,每位國會眾議員平均有16名助理,每位國會參議員則平均有36名。目前每位國會眾議員可以有18名全職助理和4名兼職助理。

既然要養這麼多人手,國會議員的薪資低,幕僚的薪資更低。一般國會助理平均年薪收入區區3萬5千美元,幕僚長可以最高收到17萬,但是低的只有12萬。相對於華爾街一名大學畢業的新進分析員,可以拿到12萬元加上獎金,美國政府員工的薪資顯然偏低。目前,一般國會助理在任不到五年就會離職他就,因為那樣的薪資在華府留不住政治和立法人才。

在這種收入條件下,一些議員和幕僚的下一個事業出路,除非是酷愛公職、深懷理想,設法競選高層,或者是得到了新的政治任命,不然不是要轉任基金、媒體、民企和律師事務所,否則便是參加遊說機構,去做說客。前面說了,遊說的對象在增加,既然如此,遊說機構的團隊陣容也要不斷擴充。

國會幕僚和說客的收入,相差五、六倍,甚至更多。一名有六年經驗的國會助理,從國會山莊跳槽到遊說機構集中的K街上班,年收入會立刻提高到30萬美元,資深的可以提高到50萬以上。參議員的優秀助理,如果換跑道的時候參議員老板還在任,薪資會跳升到75萬。

國會議員本人和一些政府部門以及監管機關的高級官員,如果也像助理一樣,決定結束生涯投資期,轉入收益期,多半會得到更大的回報。據報導,聯邦通信委員會前任主席鮑威爾(Michael Powell)卸任,做了Comcast公司的首席說客,薪資一下跳升到兩百萬元。

總之,如果不了解美國政府部門和K街的生態關係,討論美式民主,可能太抽象了。單憑印象和感覺論述美麗的三權分立,像是寫情詩。

美國紐約州前任州長郭謨(Mario Cuomo)的一句名言,Campaign in Poetry, Govern in Prose。換句話說,要認識和處理好政治和治理問題,不能學南唐李後主。但是,人性偏好巧言令色,選民愛品詩詞歌賦,所以但凡民主國家,難免不選出將人民權益葬送的後主等等。隨著媒體發達,我們有生之年,總會耳聞目睹幾個眾所周知的類似人物。歐巴馬總統的中東政策和國會關係,都一敗塗地,直追卡特,還舌燦蓮花,掩耳盜鈴,便是一個典型的教科書案例。

(待續)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