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美國大選評論系列三〉遊說機構大興:廊廟賢人的歸宿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美國大選評論系列三〉遊說機構大興:廊廟賢人的歸宿
美國大選評論系列三〉遊說機構大興:廊廟賢人的歸宿 發文時間: 2015/11/15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3,100+

這是過去三十年美國政治的一大特點,遊說機構大興,一層層打造出共和黨總統競選人費麗娜(Carly Fiorina)所譴責的「職業政治階級(professional political class)」,和競選人克如茲(Ted Cruz)所批判的「華盛頓卡特爾(Washington cartel)」。遊說機構實質上完成了美國民主政治市場化的拼圖,它的副產品,是讓選舉結果所反映的蓬勃朝氣,蒼白無力,虛有其表。從政人、利益團體和遊說機構的私利,這三十年一點一滴地侵蝕了選民的公益,因之,合該此時,我們目睹美國正掀起選民之怒。

一般人沿用英國哲學家伯克(Edmund Burke)在18世紀晚期新創的說法,同意新聞界是第四階級(the fourth estate,或稱第四權)。但是人們大都沒有留意到,美國遊說人(lobbyist,或稱說客,我戲稱廊廟賢人),其實已經悄悄地迎頭趕上,從上個世紀末加入了第一階級。

在西方18世紀,貴族、僧侶、平民是三個階級。我做一個更新,21世紀上半葉的美國社會經濟體制下,三個已經不太能按階級區分的類別,大約是:官員、議員、法官與說客屬於一類,大企業等利益團體與擁有財富淨值靠前的富人屬於第二類,其他屬於第三類。分類順序不分高低,而且彼此可能互相流動。

說客是官員議員退職旋轉門,轉出來的產物,性質是從事與第一類相關的工作,所以屬於第一類。至於第四階級,繼續是新聞界,加上評論家、教授學者和新媒體發言大眾,他們在憲法實踐之中,擔任關鍵的中心角色:輿論。

說客,做為中間人、媒人、介紹人,我相信一定存在著建設性的功能與價值,但如今說客與華府的政治工作者,已經形成了互相依存狀態。說客不只代表利益團體,他還扮演著政黨和議員的顧問、籌款人兼競選委員會主席等等角色,地位不可或缺。仔細觀察美國政治,如果你認為有這麼一個東西,叫做政治交易市場,說客便相當於這個市場的經紀人。說客的一部分作用,我嘗試這樣界定,是合法中介那些貌似贈與的種種間接的、無對價的權力交換行為,讓關係和獻金起作用,從而服務於他的客戶的立場和要求。他有的時候能幫助制度系統產生良好功能,但有的時候,他也能讓民主普選的原始用意相對失靈。

遊說機構大興

大約在1975年,美國出現了第一家公司,宣稱自己是遊說機構。第一名國會議員轉為說客,當時國會同僚頗不以為然。

據統計,從1998到2004年,離職的國會參議員之中有半數成為說客,而眾議員有42%。同一期間,有高達3600多名國會幕僚通過旋轉門,改行做說客。

2007年,有14837名註冊說客,年支出達30億美元。其中,有188名前國會議員註冊為說客。

2008年,前小布希政府的政府官員(政治任命的)已經有310人轉到遊說機構、政治行動委員會或他們原先所主管的相關民間行業裡面工作。前克林頓政府有283人,彼此不相上下。

2009年,說客年支出增加到35億美元,也就是在每一名國會議員身上,平均支出650萬元。這數目愈來愈驚人,但一切都相對合法。目前的國會,據說是美國有史以來最乾淨的國會之一。

選舉要花錢,捐款人重要了。說客能募到款,成為獻金供應方,議員便脫離不開說客。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全國委員會用籌款餐會方式為從政黨員募款,舉行一次餐會,就可以募到兩千到兩千五百萬美元。如何募這麼一大筆金額呢?擔任過12年國會參議員和兩年國防部長的黑格(Chuck Hagel)說,在大多數情況下,找25個說客,成立一個餐會主辦小組,每個人負責找一百萬元,任務應該就完成了。

2013年,註冊說客只有12281名,但實際說客人數,根據估計是十萬人,因為在2007年小布希政府時代,美國進行遊說法改革,制定了《誠實領導和公開政府法》,要加強監管。說客為了規避監管,依法只要讓個人遊說工作時間量低於兩成,就不必註冊登記。許多人便利用這個漏洞。

民主黨籍的參議院前多數黨領袖戴紹(Tom Daschle)卸任後參加一家律師事務所,他的職銜是特別政策顧問,不登記為說客,可是這家事務所的遊說收入,在他加入當年立刻增加一倍。戴紹直到最近才正式依照《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登記為說客,因為要代表台灣政府處理白宮和國會關係。他強調,他的工作其實是顧問。

美國總統歐巴馬在2009年上任的第一天,銳意革新,馬上簽署行政命令,禁止任何一個過去兩年登記為遊說人的人才進入政府部門工作,禁止新進人員處理前任雇主的事務兩年,並且禁止政府人員離職之後擔任遊說人兩年。目的是要控制華府嚴重的遊說和利益衝突問題。

但是很不幸地,只不過數星期,奧巴馬就對三位新聘高級官員,宣告禁令免責,理由是這三人「比其他人更適合擔任(uniquely qualified)」幾個政府要職,所以不得不對他們網開一面。在接下來的一年半之內,他又陸續免責了40多個官員。可以想像,歐巴馬政府形象大壞。

這個當初高調頒布的行政命令,據了解,目前已經形同虛設。

歸於富厚也

美國民主政治的這個不幸的我所謂市場化發展,讓我想到《太史公書》。司馬遷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人,為人民寫歷史,他在《佞幸列傳》劈頭就說,「力田不如逢年,善仕不如遇合,固無虛言。」這是鋪墊。

他在《貨殖列傳》序文感嘆,「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壤壤,皆為利往。夫千乘之王,萬家之侯,百室之君,尚有患貧。」還是鋪墊。

《貨殖列傳》是《太史公書》列傳系列的壓卷之作,司馬在最後的這篇列傳的主文之中,終於點明了政治經濟現象之鑰。他說,「賢人深謀於廊廟,論議朝廷,…,安歸乎,歸於富厚也。」

司馬遷這位通古今之變的大哲,隔著時空遙遠的竹簡,似乎將美國的華府政治都能說破。

人的權力與財富慾望,存在於貨殖人性。部落、封建、專制、集權、民主、共和,只是變化形式,並不能改變貨殖人性本質。所以我們不要老是人云亦云,對民主作太多不合理的期待。民主代表了一種投票制度,也是一個很好的形容詞,形容一種我們認可的生活方式。但是民主既不可能解決人性之惡,也不會使一個人更有智慧。擁有民主,更完全不意味著必然擁有法治。沒有雅典民主,蘇格拉底不會被判死刑;沒有美式民主,歐巴馬也不會讓他的命令失靈。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