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敘利亞難民Vs.醫療難民
首頁 > 人物 > 胡涵婷波士頓 > 敘利亞難民Vs.醫療難民
敘利亞難民Vs.醫療難民 發文時間: 2015/11/26   文 / 胡涵婷波士頓 瀏覽數 / 14,800+

2015年11月13日黑色星期五,法國巴黎爆發多起濫殺無辜的恐怖攻擊。一個歡樂的、氣候宜人的週末秋夜,轉瞬成為血腥悲慘的夢魘。法國總統沉痛地宣告這是等同伊斯蘭國(ISIS)對法國宣戰。舉世領袖政要紛紛同仇敵愾地表示決心,要剷除ISIS這個令人髮指的恐怖組織。在事件發生後的短短幾天之內,因為主事的恐怖分子阿布得可能是持偽造簽證,以敘利亞難民身份混入歐洲的;突然美國的許多政客,包括總統候選人、國會議員、州長跳出來說要中止接受任何敘利亞難民。兩個月前,悲傷地喪命於異國海灘的三歲敘利亞難民小男孩的新聞照片,震撼全世界人心,其後展開了由德國挺身而出的敘利亞難民國際救援行動,雖然混亂辛苦,但是卻給沉淪的人道精神展現了一線曙光。美國這些膝蓋反射型的政客,顯然已經被ISIS嚇昏了理智,失去了「做對事」的能力。反觀受害的法國,她的總統歐蘭德卻理性地宣告,難民與恐怖分子是兩回事,法國將繼續開放收容三萬名敘利亞難民。

21世紀的世界是一個地球村,出國辦事或旅遊彷彿上個世紀的人去到隔壁村一般,國與國的距離與分界在概念裡縮短、模糊了。但是,說到國籍與歸根感,國與國的距離卻仍是大過海洋,遙不可及;國與國的分界戒備森嚴。數百萬的敘利亞人逃離如人間煉獄的家園,卻變成無根、無國籍的難民。而美國這個基本上是三百多年前由追尋宗教與政治自由,而漂洋過海的難民建立起來的國家,面對同樣是冒著生命危險脫離ISIS恐怖迫害、追尋自由新生命的敘利亞難民,卻要將他們註記可能是ISIS恐怖分子,而摒棄他們於門外。我不知道這些美國政客們在紀念五月花號歷史的感恩節前夕,如何對自己歷史觀與世界責任交代。

思想著這些糾結困頓的國際情勢,一個病人的家屬在我忙著看診的時候,從另一個醫院的急診室連續傳來抱怨、無助的簡訊,感覺他們在醫院間被踢人球。這個除了癌症之外還有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的病人,實在需要一個好的家庭醫師替他安排需要的照顧。事實上,鮮少台灣病人有家庭醫師。擁有全民健保的台灣,一張健保卡可以逛遍大小醫院與診所,尤其是在醫療資源充足的大台北地區,卻仍然有許多病人得不到最適當、最好的照顧。台灣的醫療在某些層面,彷彿當今的國際亂象,需要幫忙的病人像難民一般,只能各憑本事、自力救濟。一位醫界前輩甚至結論:台灣病人被寵壞了,事實上健保所能提供的就是那麼有限,醫生只能給病人健保給付所值的照顧,不能讓他們(包括病人、健保署)予取予求。難怪不僅病人像是沒有國籍(沒有醫師或醫院認養)的難民,更是次等公民,候診三小時,看醫師三分鐘,因為健保只給付醫師三分鐘價值的診療費。

把病人比喻成難民,醫師與醫院比喻成不願意收留難民的國家,想必會激怒很多人。事實上,台灣許多醫院與醫師工時之長,工作負擔之重,就算是有心,也無力妥善照料每一個病人的需求。如果把病人比喻成難民,許多醫護人員實在也是這個難民窘境下的受害者。最近看到台灣首富企業家捐出鉅資興建國際一流的癌症中心,說是希望讓好醫師安心照顧病人,不要跑去從政。郭總裁的確一矢中的,台灣的醫生需要一個能安心照顧病人的好的醫療環境,而不是有如面對難民潮般的困境;所以醫護人員能發揮他們的知識技能以及人文倫理,提供病人完善的照顧。在台灣,鮮少醫生感覺工作是充實快樂的。而病人似乎也接受了健保卡畢竟只是三等艙的票,能滿足基本需求已屬難得。結果是醫病兩造都很鬱卒。我們的制度病了!病得很重!郭總裁的這家國際一流的癌症中心恐怕只會擴大M型社會的醫療型態,而一點也不會達到他所說的「讓好醫生安心照顧病人」的願景。

延續著巴黎伊斯蘭國恐怖攻擊事件,美國的政界沸沸揚揚,膝蓋反射的言論排山倒海而來,包括抵制收容敘利亞難民的呼聲,以及派遣地面部隊進入敘利亞一舉殲滅ISIS的聲浪也很高。所幸,有理性、良知的政治家及學者,甚至平民百姓並沒有保持沉默。康乃迪克州長對一個被印地安納州長排拒的敘利亞難民家庭,張開溫暖的臂膀歡迎與接待他們。質疑美國「即使有軍事能力消滅當今的ISIS勢力,也沒有重建回教世界秩序的策略」的理性聲音逐漸浮現,不容忽視。美國的下一步棋怎麼走,很令人拭目以待。

而台灣的醫療難民困境也在等待有智慧、有遠見的政治家、企業家、學者,醫界及覺醒的人民,誠實誠懇地檢視、醫治我們沉痾的病情。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