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新型大國或新型大黨?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新型大國或新型大黨?
新型大國或新型大黨? 發文時間: 2013/6/20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4,900+

歐巴馬贈與習近平一張加州紅杉二人座的長椅,兩人並肩坐在椅上合影;此一平起平坐的圖像顯示,不論是「新型大國關係」或「新合作關係」,皆透露著一股「G2」的飛揚意態。

習近平與歐巴馬談「新型大國關係」,其實,可先從把中國大陸建構為「新型的大國」作起。

中國不無可能成為「新型的大國」。若以中國與十九世紀的大英帝國相比,英帝國高舉資本主義的大纛,經由侵略、殖民及剝削他國,成為大國;但中國則是趁上世紀末的全球化風潮,以大量低工資的勞動階級成為「世界工廠」而崛起。這是「新型」。

再將中國與二十世紀的共產主義蘇聯相比,蘇聯以領導東西冷戰與南北對抗為能事,最後是因「休克療法」未能挽救一黨專政而致大國崩解;中國則在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下,成為共產政權的轉型典範。這也是「新型」。

再以中國與美國比,美國原就是由抗議英國母國統治的出走者所建,自始即有自由民主的立國價值體系;而中國卻經歷了三面紅旗、文革、六四等統治夢魘,對其人民尚有不易償贖的政治債務。這亦是「新型」。

由以上簡略的比較可知,中國不會變成英帝國那樣的侵略國,亦不會變成蘇聯那樣的「鐵幕連線」,也已暫度過蘇聯那樣自內部瓦解的危機;因此,中國在對外關係上,確具備主張「外部和平」的「新型大國」條件。

但是,中國的問題在內部。像美國以自由民主立國,站在普世價值的同一邊,雖亦有其偽善及兩重標準的行徑,畢竟不曾背離自由民主,這是支撐其為「大國」的重要支柱;而中國將以何種價值體系來維持其「內部和諧」及「外部號召」,這才是新型大國的終極考驗。

習近平曾說: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饑餓和貧困,三不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這些,皆是新型大國的對外條件。但根本的問題卻在於:其內部的統治究竟是具有「新型大國」的道德高度,抑或只是以標榜一個「新型大黨」而自豪?

中共已經成為一個「新型大黨」。它是舉世最大的政黨,且是一個六十餘年來沒有反對黨的政黨;它實行共產黨的一黨專政,但未像蘇聯及東歐諸國一樣崩解;它仍以「無產階級專政」為名,卻以一黨控制的土地、資源及各種統治工具來炒作「有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這些,皆使中共儼然成為一個「新型大黨」,而且迄今及在可見的短期未來,它皆是一個相當成功的模式;然而,這是不是一個永續的模式?卻是一個大問號。

因為,中共不可能永遠以「中國特色」來維持這種「新型大黨」的統治正當性。亦即,它不可能永遠不面對必然趨向自由民主的公民社會與普世價值(皆已列入「七不講」);中國若想要作為一個「大國」,如果連人民的憲法權利皆不能兌現,如果連自由民主的人性追求亦不能實現,而認為「共產黨永遠一黨專政」是唯一的政治鐵律,其對於全人類文明價值之號召何在?又如何成為名副其實的「大國」?

其實,中共能在「蘇東波」的骨牌風潮中,轉型成為一個「新型大黨」,誠為一個政經奇蹟;下一步,即應是運用此一「新型大黨」的特殊條件,設法使中國能經由與英、美、蘇聯那些「老牌大國」不同的路徑,而也能成為實現自由民主普世價值典範的「新型大國」。因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不會因確保共產黨永世一黨專政而「偉大」(其實,也絕不可能永遠保住);真正的「復興」,應是建立在中華民族每一人民皆能享有自由民主之上。

中國的「大國」形象,是「內聖/外王」。以今日語言說,「內聖」即是「民主」,「外王」即是「和平」。此一至理,不可能隨中共一黨專政的意志為轉移。中國必須成為如此的新型大國,始有可能建立並引領真正的「新型大國關係」,亦始有可能作為人類文明的典範;如此,始有可能言中華民族的偉大與復興。

再者,兩岸關係處於「內外介面」之間,如何處理,亦是對「新型大國」的關鍵考驗。如果兩岸關係不能經由「外和平」與「內民主」的途徑獲得「合情合理的安排」,這必重傷「新型大國」的建構,也難以維繫對外的「新型大國關係」。

(本文原載六月十一日聯合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