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在畢業的季節裡,企業家能給年輕人的禮物
首頁 > 人物 > 陳長文台北 > 在畢業的季節裡,企業家能給年輕人的禮物
在畢業的季節裡,企業家能給年輕人的禮物 發文時間: 2013/6/25   文 / 陳長文台北 瀏覽數 / 7,600+

幾年前我寫過<給畢業生的一封信>,提到西方將「畢業」稱為Commencement,是「開始」的意思,意謂著學生完成了階段性的學習,即將展開獨立的人生。

當時我與學生們分享自己的體會,一是:「挫折」代表生命的「轉折」,今時今刻的不順遂,往往是為未來的機會埋下伏筆。另一是:要維持「正直」的本心,正直的性格更能夠得到別人的信任,因而也擁有更多的機會。

然而今天,單單這些對畢業生的期勉已經不足以抵擋全球失業的浪潮了。自2008年爆發金融海嘯以後,全球各地接二連三陷入經濟危機,打開電視,經常看到年輕人失業而露宿街頭的畫面,或是畢業生踏出校門,穿戴整齊地尋求工作機會,企業卻毫無回應的報導。

在這畢業的季節裡,這樁事讓我特別牽掛。

我認識的一位年輕人去幾家知名的企業應徵工作,用人單位非常滿意他的學經歷與應答進退的態度,建議了一個不錯的待遇方案,然而複試時核薪主管卻參考「市場行情」打了五折。我想如果這位核薪主管的孩子找工作時也遇到這種情況,不知道他會不會從年輕人的需求與感受去設想,還是以降低企業的成本為唯一考量?

許多企業很成功,富可敵國。在追求經營績效、講求數字管理的時代,企業捨當地的人力不用,而外包到人工低廉的地球另一邊;當地人少了就業機會,而接到低價訂單的廠商就以幾乎不人道的方式管理生產線。在大家把「企業社會責任」喊得響亮之際,如果企業能勻出更多的資源讓「人」多一些福祉、多一些尊嚴,少一些因為實現好看的報表而實施的壓縮,是不是能帶來更大群體的「成功」?

此外,我也建議企業(包括諸如律師/會計師等事務所)盡力勻出資源讓年輕人得到「實習」的機會。也就是,企業即使不能晉用新手,能不能容納多一些的年輕學子觀摩實習的機會,有如培育自己的子弟一般,在專業技能與群體合作上加以調教?能不能讓不夠精明的人得到多一點練習的空間,讓需要長期蘊育的種子比較可能發芽茁壯,讓智力體力不是最強的人少一點被淘汰的恐懼?

如果企業可以幫助更多人得到生計,並且以關懷的經營理念去凝聚價值意識,我認為企業成員應該有可能釋放出更活潑的創造力。人與人之間可以多一點溫厚,讓每天的生活多一點尊嚴與自信。企業裡這樣的人愈多,個體與群體間應該會產生正面作用而使企業具備更強的競爭力,因為企業永續發展靠的不是所累積的資金,而是企業裡快樂工作的成員。還有比互相支持、彼此尊重的成員更能為企業創造價值的嗎?

企業的價值在於為人群提供生機與福祉,而不是追求無限大的數字,即使企業家在極盡績效之能事後慷慨捐助公益亦然。從事公益固然彰顯了「成功者」的高貴,但是,如果能在累積財富前就多釋出資源,讓更多人的生命得到滋養的土壤,應該會有更多成功與高貴的心相伴,而讓群體的能量更加提升!

這當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所涉及人才教育等問題也不是企業家所能單獨承擔。多年以前我為<哈佛的新鮮人>一書寫序時,曾經引用哈佛法學院校友Ralph Nader(美國消費者保護運動的先行者)的話:「最不可能解決的難題,是不是應該交給最優秀、最有能力、最有信心的人去處理?以菁英自居的你們不去做,誰去做?你們不必把自己的知識力量與才華,用在不顧公共利益的大財團身上,這種工作,你們不去做,他們一樣找得到別人去做。如果你的想法是『我是一個眼光短淺的專技人才,沒有理想與抱負,也能愉快的過日子』,那你根本是在做賤自己。」

Nader所講的話,不但適用在年輕(法律)人身上,所有的企業家也應有如此的認知。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