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最高領袖的最低生涯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最高領袖的最低生涯
最高領袖的最低生涯 發文時間: 2015/12/12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3,500+

我在最近三篇討論美國民主政治的專文之中,分析了美國的種種制度末世景象,在政治交易市場上,依賴型腐化和合法化賄賂公行,果然可悲。民主清譽大國,目前正在沉淪。感嘆之餘,回過頭來看現代非民主體系之下,一位領袖人物的心聲。

蔣中正(字介石,以下簡稱蔣)生前是叱吒風雲權傾一世的領導人,一般公認他專斷獨裁,但誰能相信,在內心世界,他曾經自憐是許多人的奴隸。

他曾經感嘆部屬,「無人不要錢,無人肯努力」。那是1929,不是1949。當時剛剛完成北伐,是勵精圖治的時刻。

兩年以後,他身為黨政軍最高領袖的當時,還這樣抱怨:「來者,無非要錢;來電,無非索欠。余誠為天下之大債主;欠人之債,作人之奴隸」。

難以想像:蔣站在山巔卻自比奴隸。那是1931。

根據他的日記的記載,在這段期間,蔣一直想方設法,或多或少,以生活費、補助或軍餉的名義,花錢資助和收買現代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包括: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韓復渠、張學良、許崇智、段祺瑞、盛世才和汪精衛九人。實際當然遠遠不止這九人。

1926年,蔣付給馮玉祥50萬元,馮玉祥參加北伐。1927年,蔣每月發2百萬元給馮,取得他支持對抗汪精衛。

1929年張學良在東北宣布效忠南京,僅僅在1930年一年,張學良接受了5百萬元蔣的軍事補助和國民政府發行的1千萬元公債。

李宗仁參加北伐之後,在廣西繼續保留軍權。蔣1933年支付給了李宗仁出兵款,李卻不就職。 1936年,蔣又給了李宗仁不下3百萬元補助費。 1937年對日抗戰開始,李宗仁的部隊才正式加入國軍編制。

這些金額是什麼概念呢? 1928年整個南京國民政府全國每月預算不過2千萬元,但 是國民政府基本上入不敷出,需要發行高利公債,向上海工商金融界借款。

北伐的成功,顯然一部分靠黃埔,另一部分靠收買。不過,光是看上開這張名單,你已經猜想得到,花了這麼許多用高利借來的錢,所費不貲,蔣還不見得買得到忠心。撇開是非不論吧,張學良、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許崇智等多人都背叛過蔣,汪精衛是他的政敵。這真是蔣作為「奴隸」的一大痛苦。

蔣的痛苦還包括與國民黨財政負責人宋子文的爭執。宋子文受美國教育,對蔣開支的任意性,不能苟同,有時候甚至拒絕支付。 1926年,蔣抱怨,「子文狡賴,不敢負責財政,…痛苦極矣。」

1930年中原大戰爆發當時,宋美齡苦求其兄宋子文籌發軍費,不惜表明變賣自己的房產和積蓄,並且以死相激。據稱,她說「若軍費無著,戰事失敗,吾深知介石必殉難前防,決不肯愧立人世,負其素志。如此,則我如不盡節同死,有何氣節;故寧先變賣私產,以充軍餉,以冀勝利。」

蔣記載說,「子文聞之心動,乃即發款也。」

最近北美南加州華人寫作協會通過好友傅中邀約我參加戴鴻超教授的新書發表會,並且讓我給書評和介紹,我因此提前拜讀了戴的新著《蔣介石與毛澤東治國之道》。這本書見解精闢,給與蔣和毛客觀公允的比較和評價。這本書探本溯源,多處引用了蔣的日記,以上諸節文句,都出自戴教授的引述。

蔣中正的「奴隸時期」(戲稱),應該是1928-1933,從率領黃埔師生在1928年打到北京,完成北伐,擔任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主席前後開始,一直到任命孔祥熙為財政部長為止,一共五年。 1928年以後,南京十年,經濟卓然有成,工業產值總共增加了百分之一百零三點六,而且幣值非常穩定,蔣才逐漸脫離所謂奴隸時期。

孔祥熙擔任財長,直到1944年,對蔣的要求,據說有求必應。 1945年,蔣在日記表明:「中央銀行總裁人選,非絕對服從余命令,而為余所能信任者不可。以此二十年來所得之痛苦經驗。」

人生難以逆料,但要不是因為這個堅持,在1948年12月面臨國共鬥爭的危急存亡關頭,蔣難以下令央行總裁等人,將央行的黃金白銀美元等資產運送到台灣,奠定了後來台灣軍政和經濟發展的貨幣基礎。

此後蔣將近三十年任期內,台北市長曾經可以幾度不是國民黨員,央行總裁卻個個必須由他決定。

這個歷史側影,可以幫助我們理解蔣氏武力崛起,軍權、財權和政權的相互為用。蔣氏領導北伐,完成中國三分之一固有領土的統一,雖然是中國自清末以來一大里程碑,但是這個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完成的統一,基礎十分脆弱。凡商業兼併收購,必須費力整合,而且大多失敗告終,何況各據山頭、各擁兵權的軍閥政治,整合更是難上加難。對日抗戰前的南京十年,可以視為中國整合發展的十年,其中包含著一段蔣氏創業維艱,左支右絀,滿足各方勢力需索的「奴隸」時期。

軍權、財權和政權相互為用,留下來的歷史遺跡,都沉澱在國民黨的貪腐文化裏。後果顯然非常嚴重。

從這裡也方便認識,繼蔣氏父子之後在台灣迅速崛起的李登輝和陳水扁,也因為基礎不足,為了鞏固個人權力,曾經在一個錯置的年代和濫用的體制之下,打造了黑金政治,台灣民主因而付出慘痛的代價。

我們在這裡不考究日記所記載的當事人之間的是非因果,早年出身小康家族的蔣氏,他的這一番靜夜感觸是可信的。我深信許多政治和財經領域的白手起家創業者,都有過類似的經歷和感受。做最高領袖,往往體驗過最低生涯,不足為外人道罷了。

拉回時空,當今世界最大的白手起家政治領袖,是美國總統歐巴馬。 2008年他競選期間,聲勢如虹,唱響全球,我已經不看好這位夢想家兼演講家的執政能力。他既沒有任何行政和管理歷練,沒有執政班底,也絲毫沒有權力基礎,一旦當政,美國與世界就只好為他交學費,陪他犯錯,替他償還巨額選債。

果不其然。

那一年歐巴馬的競選開支創下總統選舉紀錄,高達7億多美元,遠遠超過他的黨內對手希拉蕊(Hilary Clinton)所支出的2億5千萬。有趣的是,被認為是富人政黨的共和黨,候選人麥凱恩(John McCain)一共只開支2億2千萬,不到他的三分之一。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