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大選落幕,追求「侘寂美」的台灣社會!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大選落幕,追求「侘寂美」的台灣社會!
大選落幕,追求「侘寂美」的台灣社會! 發文時間: 2016/1/18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19,150+

台灣的大選落幕,一個新的時代並非毫髮無傷地開始。

美國即將來臨的總統大選,應該也會對美國社會造成一些分裂跟損害。但我相信台灣社會有比美國社會更強的復原能力,所以對於台灣的未來並不那麼擔心。

我之所以會這麼說,並非從政治學的角度來判斷的,而是從語言的結構來說的。

過去在這個專欄中,我曾經提過美國史丹佛大學心理學教授Lera Boroditsky教授的一項研究裡面講到「說英語的人,比較會記仇」的概念,我覺得很有意思。因為英語屬於「強調未來性」的語言,這類的語言具有分辨過去、現在與未來的性質,如果一個碗破了,即使這件事是個意外,英語裡通常還是會說:「某某打破了一個碗。」正因為使用英語的人,容易記得是誰不小心打破碗,所以英語系國家在司法上,傾向於懲治犯法者。

但是相對來說,我居住的泰國使用的泰語,跟中文一樣,都是比較不強調「未來性」的語言,這類的語言使用相同的時態來敘述過去、現在與未來的事件。比如泰國人如果不小心打破了我的碗,一定會比我還更搶先說「沒關係。」 

「打破東西的人明明是你,『沒關係』這種話,應該不是你的立場該說的話吧?」一開始我對於這種「不負責任」的心態很無法釋懷。

讀了這份Boroditsky教授的研究後,我才豁然開朗,因為就算「某某打破了碗」,但講泰語的人,就像西班牙語、日語的使用者,通常也只會說:「這花瓶自己破了。」也因此說這些語言的人,會傾向不以法律手段為優先,而是盡快協助受害者恢復原狀,所以泰國人打破碗會趕快跟物主說「沒關係」,是衷心希望失去碗的人趕快不要難過,而不是追究誰打破的責任更重要。

政治人物或許會記仇,但一般人卻不大會,所以選戰後台灣人的日常生活,會很快地回復到常軌。

雖然表面上太陽依舊升起,日子還是繼續,但誰都知道「破鏡難圓」的道理,破碗的碎片,就算扔掉了,偶爾想起來,肯定還是有所遺憾。

除非,我們知道如何修復這只碎裂的碗。

日本漆器工藝中有一門從十四世紀以來傳承的獨特技術,叫做Kintsugi(金継ぎ),中文就稱呼為「金繕修復」好了,簡單來說,就是用漆、砥粉(黏土粉)、糯米粉等天然接著劑,用鯛魚牙等傳統工具來黏結修補陶瓷的一門古老手藝,最特別的是,在修補好之後,並非想辦法讓裂痕看不出來,假裝從來沒發生過,而是沿著黏結的地方塗金粉,把損毀位置完整地呈現出來,所以叫「金繼」,同樣的道理,如果用銀粉,就叫「銀繼」,用白金當然就叫「白金繼」。

不刻意去掩飾破損,而讓破損變成一道美麗的記憶,給了修復後的陶瓷新的生命跟獨特意義,變成獨特的日式美學,叫做「侘寂(Wabi-sabi)」,這種以「短暫」和「不完美」為核心的美,無常,不完整,不對稱,粗糙,不規則,卻低調而親密地展現出自然的完整性 。

侘寂的美承認三個簡單的事實:「沒有什麼能夠長存」,「沒有什麼是完成的」,以及「沒有什麼是完美的」。

明知道現實複雜,卻崇尚簡單。

金繕修復這門工藝還有一點非常有趣,那就是如果找不到原來的碎片了,也沒關係,可以找一塊來自另一件陶瓷的碎片來補上,就算顏色、材質不相同,也無所謂。這像極了一個對多元、成熟社會的美好隱喻,真正值得追求的,不再是古希臘美學中的完美,而是能接受不完美,與傷痕和好,那種成熟、經歷千錘百煉的快樂。

一個強調高尚純種亞利安人種的德意志,在歷史上已經破碎,甚至為了追求種族、社會、文化的「純淨」,犯下了納粹黨的歷史大錯,但是經過金繕修復之後的德國,將亞利安人帶給猶太人、吉普賽人、同性戀的傷痕,用漆黏合,用金粉標示每一個裂痕,這個破過的舊碗,變成了一個新的創作,而且比過去更獨特、更美、對於再度破碎的威脅,也不再恐懼,所以在敘利亞難民潮湧入歐洲時,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沒有一天不端視著用金粉標示修復裂痕的德國,因此有能力展現了其他國家無法理解的成熟氣度,張開雙手接納。

今日德國的社會雖然不完美,不純粹,但確實具有獨特的美感,是其他國家無法向背的。

當然,我並不贊成把一個好好的碗打破,然後進行金繕修復,為了金繼而金繼。就像常在電視上或國外會看到一些美國嘻哈歌手,把原本完好的牙齒削小以後裝金、銀或鑲飾寶石的護套(Grills),是膚淺的,愚蠢,不成熟的。但一個不幸已經有了裂痕、甚至碎片的碗,如果可以不棄不離,仔細修繕、再創作,提醒現在的完整多麼脆弱與無常,多所珍惜,卻可以擁有超越完美,比完美無瑕更具有深度的「侘寂美」。

台灣或許有些無可挽回的歷史傷痕,就像無論如何都找不回的碎片,但新台灣人的視野,加上來自中港澳,越南,泰國,印尼,緬甸及其他世界各地的新住民,卻可以是這些待用的美麗碎片,只要我們願意像糯米跟漆那樣延展自己,政治人物知道怎麼好好使用民主法律這個鯛魚牙為工具,就可以修補,讓台灣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件獨一無二的藝術品。

未來的台灣之美,未嘗不可以是「侘寂美」。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