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當第一個説道理的人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當第一個説道理的人
當第一個説道理的人 發文時間: 2016/1/27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16,000+

鑒於民進黨全面執政後台灣新的政治形勢,需要凝聚重整在野力量,以發揮民主制衡效果。我和一些朋友們成立了一個網路的在野論述平台:野台

野台中,我們期許自己擔當「第一個説道理的人」。

也許,有些人會遲疑,會覺得:

「政治世界,真的還有道理可言嗎?」

「秀才遇到兵?道理還沒説出口,就被亂槍戳死、亂棒打死了吧!」

「第一個説道理的人,通常不就是第一個被拖出去砍頭的人嗎?」

對於這些疑惑,我想,先説一個小故事。

大家也許記得,過去多年來,有些不喜歡馬英九總統的人,藉由「死亡之握」的惡質説法,對馬英九總統進行長年的人格毀滅。

但大家有沒有注意到,這様的惡質操作,何時開始稍歇的呢?

答案是,2015年初,柯文哲拿「死亡之握Vs.回春之手」消遣馬總統之後。

當柯文哲這麼説後,剛開始網路上一遍掌聲,覺得柯文哲消遣得好、「大快人心」。

但就在當時,我是全台灣第一個跳出來,批評柯文哲拿「死亡之握」消遣他人非常惡質,且不厚道的人。我寫了一篇〈死亡之握殺了誰〉(也刊登在遠見華人精英論壇),我主訴的並不是「國家元首的尊嚴」,而是「不該拿往生者及其家人的悲痛,做為政治消費」。

我説:「死亡之握,殺的是人心裡的那一份厚道,殺的是就事論事的理性,殺的是對喪家與往生者的同理心與同情心。」

我説:「不消費別人的悲劇是對人的基本尊重,更不要說,還利用喪家的悲劇,做為政治打擊別人的手段。」

我説:「你可以不喜歡馬英九,也可以譏諷馬英九,但請不要踐踏,人與人之間應有的同理心與尊重,那是屬於台灣的一份厚道!」

大家不妨想一下,這些「道理」,有沒有理?有那一句話?那一個字説得不對?

看起來我好像説出了「道理」,但我就立刻獲得如雷掌聲,成為鄉民英雄了嗎?

不是,網路上的柯文哲支持者們,群情沸騰,「骯髒的小強」、「馬英九的打手」、「無恥的敗類」以及不好意思寫出來更難聽的人身攻撃,全部出籠。我被罵到體無完膚。

這還沒有結束。怒不可遏的柯粉們還對我的臉書發動了人海檢舉,先檢舉到我的文章被臉書删文,這還不夠,接著又檢舉到我的臉書被停權,如果情況沒改善,下一步大概就是關掉我的臉書帳號。

是的,當下的我成為了箭靶,我見識到那可怕的「封口力量」。

但我失敗了嗎?那要看怎麼定義「失敗」二字。在一開始,我的確受到排山倒海的攻撃。然而,也是因為我的那篇文章一出,媒體的社論、評論開始出現批評「死亡之握」不厚道聲音,這個聲音慢慢發酵,而形成一個新的力量。

自此而後,就鮮少有政治人物敢公然拿「死亡之握」消費馬英九,而網路上雖然還是有這様的流言,但勢頭也比過去降低許多。

為什麼呢?原因很簡單,因為,「道理」。

「説道理」也許不會一開始就被接納,但時日一久,大家沉澱一下,就會願意支持道理。因為,説理,仍是根存在人心裡的一種本性與本能。

這件事中,讓我體會到,「道理」遠比我們想像的強大,只不過他的腳程慢,我們得有耐心等待他。

然而,道理的第二個特點是,他有時不會自動被發現,尤其在大家一面倒的站在道理的對立面時,於是,第一個説道理的人,要有遭到萬箭穿心的心理準備。

就像揭穿國王新衣的小孩,要承受極大的風險,但當道理被説開了,第二個、第三個、第一萬個説道理的人,就會漸漸地站出來。

我們要相信,只要不怕當第一個説道理的人,就會漸漸凝聚了認同我們的人,也許一開始不是多數,但一定會是「有力的少數」。

最後,道理不是軟弱,道理也可以很犀利,只是説道理比不講理,有著更多的自我要求,論述有憑、論證有據,就是論事,不造謠抹黑,也不無中生有。這就是所謂的「説道理。」

有時大家在討論政治時,會覺得被對方不理性的方式惹得非常生氣。生氣是應該,也是正常的。但當用生氣對生氣時,我們往往只能讓對方閉嘴,而旁觀的人則用一種各打五十大板的漠然看待。但如果用犀利的道理對無理的潑蠻,我們當然還是不可能説服潑蠻,因為我們無法説服根本不打算被説服的人。但我們會有比較多的機會,説服旁觀的第三者,因為,「説理」,是潛藏在人心中深處的本能。

如何説出「犀利的道理」以服人,這才是該努力的事。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