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食物與人的奇幻旅程(上)
首頁 > 人物 > 張安平台北 > 食物與人的奇幻旅程(上)
食物與人的奇幻旅程(上) 發文時間: 2013/7/22   文 / 張安平台北 瀏覽數 / 9,700+

中國人說:「民以食為天」。但對人類而言,食物的意義不只是為了延續生命而已。它是人類社會演進的主要推手,也是歷史變遷的起因。兩百萬年前,懂得用火烹煮食物是人類有別於動物的最大轉折點。從草食大猩猩演化成雜食人類,人改良了食物及飲食方法,但由食物與新的飲食方法所獲取的營養素也使人類得到更多能量,強化了人體結構及頭腦,從而改變了人。

文明的基礎,歷史進化推手

食物可說是人類文明的基礎。人類對食物的追求塑造了今日的社會。初民的社會結構建立在糧食的生產和分配上,而祈求農作物豐收的儀式則可能是最早的宗教原型(archetype)。無論東方或西方,宗教的起源,其實和倫理或道德無關,甚至也不談論對與錯。它們充其量只是一種心理依託的工具,人們相信四季、陽光、雨水和自然界的秩序是可祈求而來的,並使人類有好的收成。遇到心存善念的神,如果我們膜拜祂,可讓糧食盛產;兇神則導致歉收、旱災、瘟疫或傳染病。在新石器時代,天上的神與開天闢地、人類源起及萬物肇始等創世神話有關,要不然就是復活(例如解釋土地逐年衰亡與再生)或生育的故事。直到大約西元前六世紀瑣羅亞斯德(Zoroaster)在波斯頒布祆教教義時,才出現善與惡、光明與黑暗的對抗。

在古代,食物是財富,誰掌控食物,誰就掌握了權力。食物不僅促使商業誕生,也強化了文化和宗教的交流。食物也一直是戰爭最有效的武器,從亞歷山大到拿破崙、乃至於美國與蘇聯之間的冷戰,成功的軍事戰役必須仰賴充分的食物補給。18、19世紀英國擁有超強的軍隊和海軍卻輸掉美國革命戰爭,敗給了幾乎毫無訓練的美洲殖民地農夫,原因就是英國無法提供有效的食物運補。有名的軍事家威靈頓公爵(Duke of Wellington)曾經說:「要達成你的目標,你得先吃飽。」

在20世紀之前,食物是各國政府的心頭大事,因為它可以興邦,也可以喪邦。即使20世紀開始後糧食的重要性已經降低,許多政治學家仍然把蘇聯在1991年的瓦解,歸咎於糧食短缺和1989~1990年全球穀物歉收。雖然18世紀馬爾薩斯理論所言的「人口成長陷阱(Malthusian Trap)」(即主張農業的生產力無法趕上呈幾何倍數成長的人口)並沒有發生,但今天世界上,仍然有許多人還飽受饑荒與營養不良之苦。食物的演化,在過去、今天及未來都影響著人類發展的方向。

農耕能力躍進,人類命運改變

大約在1萬1千年前,狩獵的覓食社會(hunter-gatherers)開始試圖掌控自然生態系統,以獲取更多的食物,人類從此有意識地栽種糧食。最早的農夫,可算是史上第一批「摩登文明人」,因為從西元前1萬1千年一直到西元前4千年,是現代文明孕育的期間,考古學、人類學、古生物學及古植物學和歷史學,都算不上是嚴謹的科學。人類農耕的能力才是技術上最大的躍進,因為可以耕種的都是已經改良過品種的植物。

亞當史密斯曾說工業化是「農業的子孫(the offspring of agriculture)」,實際上,人類在有記載的歷史之前,已經有相當能力去栽種植物和飼養動物。歐亞民族興起後約在西元前8千5百年栽植小麥,中國在西元前7千5百年種植水稻,南美洲人在西元前3千5百年栽種玉米,西元前8千年在近東的伊拉克也畜養綿羊和山羊,再隔了約2千年又開始養豬。西元前6100~5800年,土耳其和馬其頓有人養牛,西元前6000年東南亞開始養雞,西元前4000~3000年出現種植橄欖、無花果、棗子、葡萄、石榴。現代我們所吃的大部分食物,在西元前2000年以前的人類早已懂得如何栽植或豢養,並被人類完全改良過。

時至今日,幾千年前改良過的小麥、水稻和玉米依然是我們每天所需消耗的主要熱量來源。而很多現在的食物,品種經過不斷改良,甚至可以說是人類創造的。例如,胡蘿蔔原本是白色和紫色的;今天大家吃到的橙色柑橘,是荷蘭人在16世紀時為了向William of Orange進貢第一次成功培育的。事實上,沒有任何一種經過栽種的植物或飼養的動物,今天可以不經人工照料而野生存活。

小麥、水稻和玉米為人類文明奠定基礎,連今日所使用的語言也是早期的農夫流傳下來的。世界上90%的人所說的語言,原先出自7個語系。到西元前2,000年以前,大部分人類都已經從事農耕了。人類改造了食物的基因,人類的基因也受食物影響而改變。馴養、栽培和育種是一條人與食物交互影響的雙向道。

社會階層化,政經制度成形

事實上,農業是人為的,它對世界造成的改變遠遠超過人類其他的任何行為。一萬年前,農耕讓人類可以定居生活並從事生產,但農業發展也導致社會的階層化。狩獵覓食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比較平等,物品和食物為集體共有,並自由分享。進入農業時代後,私人所有權和財產的觀念才漸漸出現。

19世紀,馬克思和恩格斯發表了共產主義宣言,或許一部分就是受到Lewis Morgan對狩獵覓食社會中「原始共產主義(primitive communism)」描述的啟發。不管是否如此,從農耕獲得的糧食盈餘使人類可以朝向專業化發展,例如不同手工藝的工人、士兵和抄寫員。後兩者尤其讓統治菁英如虎添翼。雖然就某種程度而言,人類社會本來就有階層的傾向,就像我們在動物世界中可以看到的。

考古學的證據顯示,大約在西元前6千年,大型的中央建築物開始出現。它們也許是糧倉、宗教聚會所或是首長的住宅。美索不達米亞地區約在西元前5千5百年出現了許多墳墓陪葬文物,但不是所有的墳墓都有,有的很多,有的完全沒有,差異極大。考古學的證據無法呈現社會階層化的機制,但似乎愈複雜的社會愈有生產力,也愈有韌性對抗苦難而存活。村落如果出現強有力的領袖,就更可以和別人一爭高下。當最初的城市出現時,不朽的建築也出現了,例如美索不達米亞的金字塔廟(ziggurats)和埃及的金字塔。

在早期的文明中,食物可用來支付薪水和稅金。儲藏食物的多寡代表了價值、貨幣和財富。當然,也有用提供勞務的方式去抵稅金的。當農耕出現後,菁英份子和神祇也出現了。農民向統治菁英繳稅,統治階層接著向神明進貢並獻上犧牲祭品,神明再回過頭來保佑農民豐收。

舉例而言,早期的美洲人(Mesoamericans)相信玉米是神明的肉體,這股神力會藉由吃玉米而進入人的血液中。人的活體祭祀見血後就可以償還人世的債,這個活人獻禮就可維繫宇宙的大循環。統治階級得以在神明和農民大眾間取得了關鍵角色,並因此讓財富與權力的不平等分配變成具有法律拘束力的制度,但統治者相對地也就有照顧百姓的責任。其結果是人民用土地種出的農產品向統治者繳稅,並用活人當祭品作為精神性的食物向神明進貢,這種新宗教建立起來的關係讓一切都得到合理化。似乎放棄先前比較平等的生活方式,成為農業降臨和文明要延續下去無可避免的結果。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