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政治對話歷史之鑰 就握在習近平手中
首頁 > 人物 > 陳長文台北 > 政治對話歷史之鑰 就握在習近平手中
政治對話歷史之鑰 就握在習近平手中 發文時間: 2013/7/22   文 / 陳長文台北 瀏覽數 / 7,750+

辜汪會談二十周年,對於辜汪會談的歷史意義,各界都肯定那是一個兩岸關係中重要的里程碑。

二十年前,辜汪會談在歷史舞台登場,兩岸關係出現了曙光。但這樣的光亮維持的並不長久,接下來磨擦不斷,而在1998年的第二次辜汪會談後,會談之門因為1999年李登輝前總統提出了兩國論而關閉,兩岸關係回到冰點;歷經民進黨執政八年,霜雪更重、春天更遠。這低盪的關係,一直到2008年馬英九總統上任後,僵局才被打破。

馬總統的第一任期,兩岸關係以「欣欣向榮、共創雙贏」形容絕不為過。兩岸關係的進程,大體是依照「先急後緩、先易後難、先經後政」的十二字框架進行著,許多令人驚豔的成就在這個脈絡下,在馬英九總統與胡錦濤主席的手上完成。然而,當馬總統進入了第二任期,大陸方面進入了習近平時代,這十二字要再度對兩岸交流發揮框架作用,卻開始顯得乏力。

以「先經後政」來說,在過去五年,經的部分進展快速,這意謂著,經的空間已經有限,甚至,有些表面上屬「經」的部分,是與「政」難以切割的;對經的期待減少了,自然會產生對政的憧憬。所謂的先易後難,易的部分也做得差不多,剩下的議題,「難」的比重也隨之增加。而同樣的「先急後緩」,急的都做得差不多時,緩的就會替補成為「急」的。

於是,大陸方面希望把兩岸議程往原來被界定為「後處理」的「政、難、緩」範疇推進,希望兩岸能進入政治對話的階段。只是,馬總統似乎並不急於政治對話。是馬總統沒有心、不積極嗎?筆者認為未必,而是馬總統沒有立場進入政治對話,亦即,政治對話的鑰匙是掌握在習近平主席的手上。

何以言之?讓我們把政治對話化約成一個簡單項目,那就是名正才言順,馬習要以什麼樣的身分進行政治對話?馬總統曾說,他不管到哪裡,都是以中華民國總統的身分。

換言之,馬習會,依多數台灣人民的要求,馬除了總統以外,別無身分可見。台灣是民主社會,總統無法脫離民眾期待。這時關鍵即在於:習接不接受馬以總統身分會談?

若習接受,則政治對話就沒有障礙,但若習不接受,見面都難,政治對話更不可能!

或有人會說,那也是對習的為難,承認馬總統的身分,就等於承認了「兩國」,而這是中共絕難突破的底限。但一個中國都可以各自表述了,為什麼一個「總統」,不可以各自表述呢?

對中華民國來說,一個中國指的是中華民國,但我們並不強迫大陸也如此認知,也就是說,主權並不勉強兩岸相互承認,但治權至少做到不要相互否認。而治權的互不否認,正是兩岸關係在馬胡時代可以發展到「六十年來最好」的原因。

 

同樣的,當馬總統以「總統」身分見習主席,「總統」二字,對我們來說,當然指的是主權意義的總統,但我們並不勉強中共也做出相同解讀。只要中共以「治權互不否認」的精神,從治權的意義去界定對「總統」二字的認知,不去否認,那麼政治對話原本看來牢不可破的障礙,則彈指即破。

其實,兩岸在1949年分隔後,有很多的僵局都是兩岸對國家的定義,被限縮在傳統框架裡。而這些僵局能被突破,也和兩岸過去五年能以更寬闊的胸襟,去突破了這個僵固性的框架有關。最關鍵的莫過於「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識,突破了傳統狹隘的主權概念。以前的主權概念強調主權不可分割,兩岸卻有彈性的區分主權和治權。正因為有這樣的彈性與創意,在過去五年,兩岸達到了六十年來最友善的高峰。

習主席上任後,馬習任內的兩岸能否開展出超越馬胡的高峰?歷史之鑰其實握在習近平而非馬英九之手,若習主席能創造更有創意的主權觀,高峰就近在咫尺。而這樣的歷史機會,只剩下三年,馬卸任後若國民黨執政,這高峰還有機會在下一任總統任期中創造,但若政黨輪替、民進黨執政,兩岸關係能不倒退已屬難得,如何期待在習主席任內再創高峰?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