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台灣人民被政治寵壞了──其結果是:政府無能、社會無序、國家無前景
首頁 > 人物 > 張作錦台北 > 台灣人民被政治寵壞了──其結果是:政府無能、社會無序、國家無前景
台灣人民被政治寵壞了──其結果是:政府無能、社會無序、國家無前景 發文時間: 2013/8/13   文 / 張作錦台北 瀏覽數 / 38,300+

被視為「獨派大老」的辜寬敏,日前批評民進黨「被台灣社會寵壞了」。

謝天謝地,終於有人講了這句話。這話早該有人講了,但誰敢呢?首先,你的「出身」要被檢查;其次,你的「動機」要受質疑。而且,過關與否的標準由「檢方」制定。捨辜氏之外的其他人,多半懼於因言賈禍,寧可輕國事而重自保,袖手乾坤看斜陽去了。故辜氏之言,可貴而難得也。

辜寬敏的批評,當然是恨鐵不成鋼,希望民進黨更好。但其他人若有此舉,應也是懷著同樣的心情。蓋民進黨是目前最大的在野黨,且曾經執政八年,以後還有機會取得政權,擔負起治國大任,為全民安全幸福之所繫,國人不論個人政見如何,為私心利害計,也希望它日有精進,成為健全而負責的民主政黨。

辜寬敏說「台灣社會」寵壞了民進黨。誰是「社會」?就是「選民」嘛。譬如民進黨籍立法委員邱議瑩腳踹法務部長辦公室房門,涉嫌妨害公務,台北地檢署以被告身分傳她應訊,她公開發表聲明,既不請假,也不出庭。一位立法者對法律蔑視褻玩到如此程度,實在叫人吃驚。但據說政客愈是這樣「恃寵而驕」就愈有選票,在民主選舉的台灣,還怕沒人群起效尤嗎?

部分選民因為握有這一票,不僅可寵愛他的候選人,更可取得不少他想要的東西,哪個政治人物敢不給?

我家附近要有個機場,於是有了機場,但有沒有飛機就不管了;

高速鐵路要停我家門口,於是停了,但鐵路是否還高速,就不管了;

我鄉我土要有一所大學,於是有了,但學生沒有啊,也不管了;

我要養殖,要灌溉,所以不經核准就逕行抽取地下水,結果地層低於海面,有雨必淹,這當然要指斥政府治水無方,並責其善後;

我的各種福利和津貼愈多愈好,但稅不能加,油電瓦斯和自來水這些公用物資的價格也不准漲,至於政府的錢從哪裡來,那可不是我的事;

核電我不要,但是代替方案是什麼,也不歸我管;

我家門前要清潔,所以環保第一,就是世界「環保模範生」的工廠要來,我也拒絕,現在國外廠商到台灣來投資的幾乎沒有,台灣企業也怕麻煩,多「逃」去其他國家設廠了,可是我家孩子要就業啊,政府怎麼這樣無能呢?

我需要賺大陸的錢,也需要大陸在國際上替我撐腰,但是官方接觸稍微多一點,我就擔心它會「賣台」;

菲律賓無故射殺我漁民自應嚴正交涉,但政府尚未及採取行動就被罵軟弱,於是外交國防立即硬起來,可是隔天又被罵反應過度,貽笑國際;

同理,為了讓漁民能到釣魚台海域捕魚,政府與日本簽訂協議,這本是利民的大突破,但又有人斥政府「喪權辱國」。

總之,選民手裡之所以有這張「神聖的一票」,是因為台灣的民主制度。這一制度寵壞了選民,某些選民為私利、為私心、為私人的政治主張,而膨脹或濫用了這一票。其結果是:政府動輒得咎,無法做事;社會是非不明,沒有秩序;五日京兆的官員,當然訂不出國家的長遠方針。於是人心苦悶,視野更窄,胸襟更小,除了更耽於內鬥之外,社會大眾多以罵馬英九總統以求發洩。

誠然,馬有很多事情做得不夠,但他對外維持和平,對內進行改革,而且清廉自守,節用權力。如果有人要求特赦或保釋陳水扁,卻要罷免馬英九,恐怕也未必公道吧!再說,馬英九有任期,台灣生存可沒有期限,每一位選民要不要想想自己對國家的責任?天天高喊反對、上街遊行,能把台灣建設好嗎?

日前遇一台灣企業家,他在大陸有六、七處投資,請他比較一下大陸和台灣未來的發展。他毫不猶豫的說:「大陸沒有選舉,台灣有選舉,台灣就沒法比了。」聽了叫人駭然,也叫人默然。我們一向以台灣的民主為傲,認為將來可以此影響和同化大陸,想不到它也能成為國家進步的絆腳石。

「惟民主能統一人心,然後能統一國家。」這句話似乎不能用在台灣,我們有自己社會「特色」的民主。

(原以筆名發表於2013年5月22日聯合報民意論壇版)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