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我對偉大沒有特別的景仰
首頁 > 人物 > 馮 侖上海 > 我對偉大沒有特別的景仰
我對偉大沒有特別的景仰 發文時間: 2013/8/22   文 / 馮 侖上海 瀏覽數 / 7,650+

問:您說的「三通」言論在網上有很多人非常推崇:境界的通透脫俗、做事通權達變,做人通情達理。還有一句:偉大是管理自己、不是領導別人。我分析這些觀念,跟傳統家所提倡的內聖外王的觀念非常符合,這些觀念是來自於自身各個階段不同的經驗?還是先知之後行之?

馮侖答:

我覺得這就是生活磨練的,也是你不得不做的一些選擇。當然從個性上來說也會有差異。我特別喜歡歷史、哲學,我的視野很大,心很大。因為心很大,所以有很多事就覺得就這麼著吧。另外我處理任何事,參照非常多。我有五千年、六十億人的參照,世界觀是管橫的,歷史是管縱的。因為這些事我都知道,所以沒有太多事能讓我生氣了,我有處理的方法。

比如農村婦女讓男人碰一下手指頭就跳井裡了,因為她的視野小,她只有一點點是非:男女授受不親,只要接觸了,她認為就是生死選擇。她進了一趟北京城看了天上人間,發現還有這種選擇,她又多了一個想法。她發現這裡有些人不僅掙了錢,後來還進婦聯當了領導。她開始通透了,她覺得村裡那些年輕婦女跳井裡都是有問題吧?

所以在是非面前,你必須有一個極大的思維空間,通過歷史和世界觀哲學上的思考,你才能在一般和個別、今天和過去中找到處理問題的方式。

在《野蠻生長》裡,我提到經常看到偉大的陰部,所以我對偉大也沒有特別的敬仰。對於所謂失敗的、大家認為不好的,我都能夠坦然處置。偉大是一個結果,是熬出來的,它不是設計。一個人的思想進化包括做事情的方法,跟知識結構和精力特點有關係。

另外我們50後人有很多社會理想,人對人自律就強一點,對自己的要求會不一樣。比如做生意的時候,有時我之所以能夠妥協,因為我對於錢、權以外還有更大的追求和想法。就是追求理想,順便賺錢。這導致你處理很多問題跟別人就不一樣,你吃得了虧,很多人都吃不起虧就敗了。我能夠養活自己就很滿意了,我沒有一定要成為首富。而且我認為賺錢是一個過程,它不是一次交易。

當然還有性格的問題。我的性格有樂趣的一面,我是永遠把喪事當喜事辦的。另外我非常理解人,對人性、人生有很好的把握,所以就特別有韌性,知道怎麼把握、處理掉複雜的問題,在複雜環境裡,怎麼把角色扮演好。這些東西當然也跟年齡有關。

當初我們六個人創業衝突比較大的時候,我把羅爾綱的《太平天國史》拿出來給大家看,太平天國當時就是因為繃不住天津之亂而失敗,我們總得比他們做得好。我們不能內亂,一內亂什麼都做不好了。然後拿魯迅關於戰鬥的文章給大家看,那個時候沒有MBA,我就知道這麼點事。大家說我們總得想個招,最後找到以江湖方式進入,商人方式退出的一些辦法。

 

我覺得一個人要做到通態、通透,有歷史感非常重要。你有了歷史感,你才知道自己角色的扮演是怎麼樣的,你不會過。否則的話,比如說妄自尊大,你就過了。你不知道在歷史的過程當中,你的角色就是一個小角色。再有就是要不斷自我反省、檢討。通過內省的功夫,來使自己和外部世界找到一個尺度。在生活當中,學習是成本最低、收益最大的一件事情。那我多看一下別人的優點,沒有損失什麼,得到了更多,還沒有付錢。

比如我這次跟劉文好合作,學到特別多的東西,比如他對於一件事情的執著、細緻分解。我們拿到一件事情他要分解,讓員工下去再分解,分解到不能分解為止。一件事分解成幾百個步驟,然後再把它兜起來,分配誰來管幾個步驟。這樣事情怎麼能執行不到位呢?我對照我管公司就沒有這麼好,我很粗,說行就這樣做吧,這次立體城市這件事就分解再分解,所以他管這個事我就特別踏實,因為我知道按照他的領導風格,這個事一定能落地。如果我看不到別人的優點、不學習,那麼萬通也不進步,我學完萬通也進步了。

古人說見賢思齊,我是聞賢思齊。我聽到之後我都想學,你看我學萬科,所以到今天我沒死。前天我跟王石在深圳,我們倆聊了一晚上。我二十年學萬科,不用給萬科分紅。這很符合中國傳統,你是水要低,然後你才能夠隨山形、地勢來適應,最後才能活下來,然後把有利的東西集中起來,你才能成為一個潭,成為一個湖,成為一個更大的蓄積能量的地方。這樣的話你才能夠包容,才能夠彙集到別人。這樣一個人就會變得很舒服,自己也舒服,別人也舒服。

(原文刊載於馮崙新浪博客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