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國家生存戰略 勿玩猜謎遊戲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國家生存戰略 勿玩猜謎遊戲
蔡總統求救於中華民國 國家生存戰略 勿玩猜謎遊戲 發文時間: 2016/6/11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38,150+

蔡總統就職演說說了四個字「解決問題」,但未說出另四個字「九二共識」。未說出這四個字,兩岸似仍不能解決問題。

蔡英文曾說,九二共識的問題分兩部分:一、名詞使用。二、名詞詮釋。

馬政府的表述是:「九二共識(名詞使用)/一中各表(名詞詮釋)」北京的表述是:「九二共識(名詞使用)/兩岸一中反對台獨(名詞詮釋)」

蔡英文總統的就職演說,則可謂是:「不說九二共識的九二共識(名詞使用)/不說一中各表的一中各表(名詞詮釋)」

她說:「(尊重)1992年兩岸兩會……秉持求同存異的政治思維……達成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也就是她說了「九二認知」,但她不說「九二共識」。她也說了「求同存異」,但她不說「一中各表」。

不說的,是對深綠不說;說的,則是對北京及對淺綠與藍營而說。

她更說了「1992年會談的歷史事實與求同存異的共同認知」是「持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既有政治基礎」之一。這已極近似北京說:「九二共識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共同政治基礎。」

以上,大體上是她對1月21日「九二歷史事實╱推動兩岸關係」談話的重申。至就職演說,她又增添了一些說法。她說:「新政府會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處理兩岸事務。」

她拋出憲法與條例這兩個關鍵詞,似希望北京自己去查查政治字典:

一、此說比「在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下,推動兩岸關係」進了一步,因為「憲法」已較「憲政體制」明確;且此部「為因應國家統一前的需要」而增修的憲法,可與「憲法一中/一國兩區╱一中各表」連結。二、再翻查《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可知此法用在「國家統一前規範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之往來」,且註明「大陸地區即台灣地區以外的中華民國領土」。亦即,字典的釋義是:「憲法一中/一國兩區」。

蔡英文將字典的釋義留供猜謎,是因深綠不願聽到謎底。

更可注意的是,演說在提及東海及南海問題時說:「我照依中華民國憲法當選總統,我有責任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和領土。」

蔡英文將這句話置於東海南海的上下文中,但她在此處對「主權」與「領土」的宣示,亦可視為她對「整部憲法(主權)」與「整幅國土(領土)」的承當。

蔡英文曾說「中華民國是流亡政權」,此時她說「我是中華民國總統,有責任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她也曾說「我的中華民國沒有長江黃河」,此時她說「我有責任捍衛中華民國的領土」。

大陸方面常問:妳的「中華民國領土」是否包括大陸?想藉此印證蔡英文是否接受「兩岸一中」。現在,蔡英文給了答案。

這些論述,皆巨幅超越了她在1月21日的談話。

在演講中,蔡英文將「九二共識/中各表」的拼圖拆解。東露一片,西藏一塊。她希望想看到的人(北京、藍營及淺綠)找得到,不想看到的人(深綠)找不到。

現在的問題是:北京看到了,但裝作看不到;深綠其實也看到了,但不能承認看到。

這樣的架構,可能兩頭落空。

一、蔡英文說,她要捍衛中華民國,但事實上卻是她必須求救於中華民國,求救於中華民國憲法。二、北京看出了蔡英文的困境,決定要從蔡英文的口裡聽到中華民國憲法是否「一中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是否「一國兩區」?及為何接受了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與「九二認知/求同存異」,卻不接受「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三、深綠心照不宣、自欺欺人地吞下了蔡英文說的這一切,但若要他們再吞下「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八字,情何以堪?

蔡英文自以為能說的都說了,幾乎只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八個字尚未出口。但北京正在得寸進尺,深綠卻要捍衛一層面皮。蔡英文何去何從?

蔡英文如果夠謙卑的話,她應知道:她現今其實談不上捍衛中華民國,而是她在求救於中華民國及中華民國憲法。

如今的兩岸危機,未必是剎那間的地動山搖,而將是沒完沒了、不知伊於胡底的神經戰與消耗戰。蔡英文如果處理不當,中華民國必創鉅痛深。

「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是全方位的國家生存戰略,北京認為「有原則/亦有善意」、美國接受,藍營支持;綠營中的開明意見是「若是一中各表,可接受」,深綠甚至已是「只要不說出九二共識四字,在就職演說繞圈子也可接受」。

因為,各方皆知,蔡英文必先求救於中華民國及憲法,始可能捍衛台灣。

但是,一方面求救於中華民國及憲法,另一方面又閃避「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這卻是自相矛盾。因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正是以中華民國憲法支撐的國家生存戰略。

前文說,蔡英文的策略是「把九二共識說成九二認知/把一中各表說成求同存異」;她希望北京能夠「雖不滿意,但可以接受」。但是,北京在誘使蔡英文深入口袋後,其態度卻是「雖然每次都增加一點滿意,但仍未達標,不能接受」。北京得寸進尺,蔡英文卻進退兩難。這是因為,北京也看準了蔡英文必須求救於中華民國。

民進黨始終未能建立一套「全方位」的憲法戰略與兩岸政策。因此,對北京說一套,對美國說一套,對藍營說一套,甚至對淺綠、深綠也各說一套。於是,如今出現這種「不說九二共識的九二共識」。說了,但沒有說的功用;不說,也沒有不說的功用。

此種非全方位的國家生存戰略,「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又不能說/又不能不說」,最大的危機是在執政團隊內部已失去同一標尺的治國準據。

例如,對外說捍衛中華民國憲法,但骨子裡若是借殼上市或兩國論,治國團隊即失準據。這種表裡不一的政策思維,將權術視為國策,無法限範執政團隊中的各行其是,更無可能在兩岸之間建立互信與共同政治基礎。

例如,就職演說宣示捍衛中華民國憲法,第二天就宣布廢止微調課綱。這究竟是回歸憲法或去中國化?又如,就職演說表態參與RCEP的意願,並稱「願與對岸尋求各種合作與協力的可能性」,但前一天卻先已宣布不再重啟兩岸貨貿協議談判。如此一來,新南向政策究竟應解讀為與對岸分道揚鑣,或可與RCEP、亞投行及一帶一路並駕齊驅、「尋求合作與協力的可能性」?

此種「表裡不一╱見彎就轉」的分裂政策,首先將錯亂了治國團隊。於是,總統府稱捍衛中華民國,立法院演兩國論。主張廢除台獨黨綱者作了行政院發人言而閃避九二共識,支持ECFA者任國發會主委,以新南向政策向北京挑戰,而罔顧「南向」是否「難向」。國防部長馮世寬在立院首演,居然從「我不會支持台獨」,秒收到「我收回這句話」。

這種「言不顧行╱行不顧言」的錯亂政策架構,甚且使總統至閣員亦是心思與言行自相矛盾。準據反覆,心志猶豫,如何執政治國?

其實,蔡英文已說出「不說九二共識的九二共識」。北京與蔡英文無互信,因此要她說出「九二共識」;深綠與蔡英文有猜忌,因此不容她說出「九二共識」。蔡英文如果不能使北京給她更多的空間,即必須設法使深綠給她更多的空間。

蔡英文的問題,其實是在深綠內部。北京堅持那四個字,也是對準了深綠。蔡英文如果搞定深綠,那份未完成的答卷,其實只差四個字:九二共識。

少了這四個字,猶如一紙契約少了一枚印鑑。

蔡英文還談不上捍衛中華民國,她必須求救於中華民國及中華民國憲法。本文的建議是:「在中華民國憲法下,理解並發展九二共識。」

(原文刊載於2016年5月29日《聯合報》)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