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眾偽聖領導30年,美國夢醒?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眾偽聖領導30年,美國夢醒?
眾偽聖領導30年,美國夢醒? 發文時間: 2016/7/10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18,900+

最近常聽到這個說法:美國夢正在破滅。是這樣嗎?究竟是怎麼回事?

美國夢的主要內涵,是指一個人可以在美國社會從基層力爭上游,實現人生夢想。美國這個社會所能夠提供的機會較多,向上爬升的阻礙相對較少,而助力相對較大,可以確保個人夢想的實現。

美國夢是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具體提出來的說法,這個美國夢目前正面臨考驗,年輕人學生貸款欠了一屁股,畢了業找不到工作,買不起保險,買房子一說更像是天方夜譚!時代不同了。

美國夢遭遇到的核心問題來自於美國社會已經陷入了嚴重的大分歧(The Great Divergence)。分歧意味著利益的不一致,所以,所謂美國夢碎,還要看是從誰的角度來說。

讓我藉著這個題目,同時通過老子哲學觀察和診斷其始末因果。

分歧緣起

1981年美國雷根總統上台,他為了要拯救前任的卡特總統留下來一敗塗地的大爛攤子,決定大幅減稅,放鬆管制,刺激經濟。他把最高個人所得稅稅率分三年從70% 降到50%,在1986年再降到28%,又把公司所得稅分五年刪減1千5百億美元。結果效果顯著,八十年代美國經濟強勁擴張,氣勢如虹,雷根從而以驚人的國家實力壓制蘇聯,結束了冷戰,並且保送他的副總統老布希當選總統。那是美國在第二次大戰之後,到目前為止唯一的一次同黨三連任。

雷根的成就非凡,毫無疑問,但是他留下了一個後遺症:他的金融政策和減稅手段,主要只對高收入家庭有利,對中低收入家庭相對不利。不幸,美國貧富差距擴大了。

美國社會的嚴重大分歧,從此發端。雷根的繼任人一個個包括共和民主兩黨在內,或高或低繼續將最高個人所得稅稅率維持在40%以下。資本利得稅還更低,在柯林頓時代降低到21%,在小布希政府和歐巴馬政府更降低到15%。一方面他們也或許都考慮到減稅政策明顯對競選有利吧,另一方面,華府這個政治交易市場裡面的廊廟賢人和權錢掮客不斷地在起負面作用,其結果,是最富有的1%的美國人實際綜合納稅稅率目前已經降到了大約15%,比一般收入家庭所承受的稅率還要低。

在這同時,由於金融管制長期不斷放鬆,使得美國經濟體已經變得過度金融化了。根據不同的計算,美國大約有25%到40%的公司企業利潤,流進了金融體系,而金融體系卻僅只帶來經濟體4%的就業機會。如此,收入分配不但是主要向一方傾斜,而且社會就業率偏低。

在這樣的政策背景之下,也就難怪,根據統計從1980年到2005年,美國經濟體所增加的國民收入,有高達80%流入最富有的1%的美國人的口袋裡。

差距惡化

2008年,美國進入了經濟大衰退。美國政府用什麼方法救市?在七年之內,政府執行各種高端政策,包括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柏南基打出三次量化寬鬆(QE)。量化寬鬆提供了充裕的流動資金進入金融體系,穩定了總體經濟,遏制了經濟逆轉,股票市場表現佳,但是,很不幸地,這些政策使得美國社會的個人貧富不均問題更為嚴重。其後果不難推想,從2009年到2012年,又有高達91%的收入增長,流入了最富有的1%的美國人的口袋裡。

这一連串關注全局但是卻明顯地失之偏頗的總體政策,在三十年的長時間執行下來,再加上全球化趨勢以及網路經濟的推波助瀾,後患極為嚴重。根據統計,美國真實工資年增長率,從1979年到2013年,最富有的1%的美國人,累計增長138%,然而,底部以上90%居民一共只累計增長15%。差異極端懸殊,真是令人吃驚。

在同一期間,美國中間收入勞工,平均每小時真實工資只增加6%;底部10%的低收入勞工,平均每小時真實工資,竟然下跌5%。而最高95%的高收入勞工的該工資數字卻增長了41%。

美國的中產階級也已經大幅度縮小。根據統計,美國中等收入家庭的成人人口,在1971年佔61%,在2015年縮小為50%。在同一個期間,高收入家庭的成人人口從14%增加為21%,而低收入人口則從25%增加到29%。

讓我借用一句話概括大分歧的嚴重程度。新任的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耶林說的很明白,「過去這幾十年的收入不均現象,是十九世紀以來持續最久的。」

十九世紀,那還是南北戰爭和西部開拓時代,是美國鐵路大王、鋼鐵大王和石油大王剝削勞工和累積大量財富的時代。去和那個時代相比,歷史絕對是在開倒車!

政策偏失

過去三十年美國政治與總體經濟政策領袖所採行的政策,存在著明顯偏頗,只有利於高收入少數。雷根已經被共和黨尊如聖王,這是公開的事實,但他當初如何領導推廣供給面經濟學,期待通過減稅,驅動總體經濟擴張,從而自動照顧到中下階層,結果,理論與實際頗有出入。事實證明了,在邏輯上以全無法概偏,有利於全體未必自動有利於局部。要改善中下階層,必須推動具有針對性的政策。

巴馬總統在半年內卸任後會得到怎樣評價,雖然還很難說,但事實上,他的國會關係極差,犬吠火車,無力提出財稅對策,只能聽任貧富差距拉大,讓民怨加深。他實際助長了大分歧的愈演愈烈。

巴馬的出身背景和選民基礎,他可能會持有那樣的主觀願望,希望富者愈富、貧者愈貧嗎?當然不至於。但是在他的職位上,他優先挽救整體,勢在必行。他也想做聖君,傾力推行健保立法,卻充滿瑕疵,目前看來適得其反,未必照顧到中間階層。他拼命要結束伊拉克戰爭,但是他的「惡後」收尾,和當初小布希總統的「惡後」發動一樣拙劣,倆人打了個平手。他以為可以從後面「領導」中東,但是歷史卻不斷地把他拉到台前,他尷尬而無法迴避。

巴馬早已不是上任初期的那個巴馬。他現在處處露出令人費解的高傲驕態,顯然不留意於老子說的「貴以賤為本、高以下為基」的「上善若水」之道──其實也就是民本之道。

政治後果

我們如果不認識到美國社會這嚴重大分歧、中產階級的大幅度縮小和它所製造的兩三代民怨,並留意到選民已經識破華府政治交易市場扭曲民主政治的手腳,體會到網路科技正發揮奇功重整新舊勢力,便無法理解2016年美國兩黨大選。

這場大選到目前為止怎麼會讓專家們滿地跌破眼鏡?怎麼會讓川普(Donald Trump)和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極右極左論調形成政治運動,民粹主義氾濫?那些受到選民歡迎的競選政見,為什麼總是衝著顛覆權威、反政治正確、反全球化,僅僅為解決局部切身問題在吶喊,甚至自相矛盾也在所不惜?答案大約都在這裡。

哲學診斷

從老子哲學的角度來看,這個收入大分歧是「聖人不仁」的現代失算版經典案例。我們在前面一篇說明了,「聖人不仁」的意思是正面的。按照現代的語彙來說,「聖人不仁」的意思是:極為傑出的政治領導者,在處理大局的時候,冷靜而理性地考慮全體福祉,做到大公無私。

老子說「聖人不仁」,目的是在提出一個公正無私、均衡而不偏頗的全局視野,其真義,以及他對個別和局部的積極建議,前篇已經略述。過去三十年,美國總統雷根、老布希、克林頓、小布希、巴馬,再加上聯邦儲備當局主席任期長達十九年的格林斯潘和八年的柏南基,以及目前只有低到18%支持率的美國國會袞袞諸公諸婆,他們所採行的政策,總體短期有效,中下層平民長期被忽視,政策方向明顯偏頗,我要不是親眼目睹,還真難以置信。

這些總統固然都涵容宏觀理念而且一個個大概多多少少都想做聖君,他們的失敗,按照老子的理論,卻應該說是因為「仁(偏頗有私心)」或「仁類型的政策盲點」使然,而不是「不仁(不偏頗沒有私心)」使然。

眾偽聖三十年製造了社會大分歧,因而美國夢碎。這社會分歧,由來者漸,民主帶來的病,目前看來還要靠著民主的藥來醫,否則便會掀起革命。

美國的領導人們的這些作為,真令人不由得不聯想起杜牧名句:「十年一覺揚州夢」;同時,也真讓人看到老子哲學的價值。

老子勸治國者大公無私,治國者卻各有私心,結果治國者愈「有為」,政治就偏頗得愈厲害,經濟分歧由此不斷拉大。對百姓而言,美國夢碎;可是對精英而言,美國夢正酣。

社會兩極分化,百姓覺醒,這幾乎是必然的。

(待續)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7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