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精英列表 > 洪蘭
洪蘭.台北

台灣大學、加州大學實驗心理學博士畢,曾在耶魯大學哈斯金實驗室及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神經科接受博士後訓練,曾任國立中正大學心理所、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所,目前為國立中央大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暨認知神經心理學實驗室主持人。多年來致力於腦科學的研究,以及相關知識在教育的應用和推廣,譯有40多本科普英文書。長期關心教育,並極力推廣科學教育與閱讀。

發文時間:2021/01/29

朋友知道我還是在用稿紙寫稿,便將他辦公室的廢紙拿來給我反面用。我們生長在物力艱難的民國四十年代,紙張很貴有管制,我們都用日曆反面來做草稿紙,商家也都把信封拆開,裁成小張記帳,連報紙…

發文時間:2021/01/22

我在美國時,曾經看過一個廣告:一個人聲吵雜的雞尾酒會,突然之間,大家停止說話,頭都朝一個方向轉去,旁白:When E.F. Hutton talks, people listen。…

發文時間:2021/01/15

2020年12月1日聯合報報導「老師為了訓練孩子的體適能,偶爾會安排學生晨跑,結果有家長不但要求自己的孩子不能晨跑,還要求全班不能跑」。我看了很驚訝。因為,讓學生盡量運動,在現在疫…

發文時間:2020/12/15

我父親有寫日記的習慣,但是都沒有保留下來,每一年除夕祭祖後,燒金紙時,他會把這一年的日記丟進金爐中燒掉。因為他說寫日記目的是檢討自己:有沒有與朋友交而不信乎?為人謀而不忠乎?所牽涉…

發文時間:2020/11/27

有人說「他人請客我作陪」是最愜意之事。我倒不覺得,因為既然是「陪客」,就得盡力替主人陪好客人,若是碰到不恥下問,又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客人,有時還很難招架。有一次我去作陪,坐在我旁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