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世界遺產的浪漫中,看見堅定

文 / 姚仁祿台北

拿花的制服學生  8月底、9月初,在波羅的海搭了趟船,路過愛沙尼亞首府「塔林」(Tallinn),時間不多,只能在列入世界遺產的舊城與不算大都會的新市區大致逛了逛,印象很好,隨手收…

更多內容

有實力就有尊嚴

文 / 張作錦台北

高希均教授的新著《文明台灣——六十年的學與思》,是一本體大思精的書,各方讀者都能從中找到自己歡喜的、有用的文章。我最有感的,是「有實力就有尊嚴」這一篇。因為我和高教授這一代人,就是…

更多內容

照顧者與囚犯

文 / 張曼娟台北

在一場關於照顧者的演講過後,一位瘦削憔悴,目測大約40歲上下的女子,來到我的面前,她對我說,她也是照顧者,其實,不用說明,從她臉上的疲憊與無助,已經表露了身分。她說母親輕微中風,復…

更多內容

黑暗裡,一盞一盞的燈

文 / 張毅台北

小時候,家裡大人都說:好好唸書。為什麼要好好唸書?還沒有說清楚,人就長大了。年紀大了,回頭想想,學校裡到底唸了些什麼書?回想得起來的,實在不多。 為什麼? 今天,回想起…

更多內容

收起觀音的千隻手,只留佛心

文 / 彭菊仙台北

孩子沒做的、不想做的、不會做的,爸媽總想幫忙排除萬難。但青少年正是學著為自我負責的關鍵階段。 孩子的便當盒誰洗?當然是自己洗。自從上了國中之後,小子一踏進門就會喊兩個「:好餓…

更多內容